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五十六章 花灯

    夜色降下来,灵蓝沁才不舍的回到驿馆,她身后跟着一堆歪歪扭扭,笨手笨脚的纸人和一群会飞的纸蝴蝶,引得大街上的人频频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“九儿,今天是月圆花灯节,你不去看看吗?”南海明问道。

    “切,我乃堂堂帝国九公主,还需要放什么花灯……”灵蓝沁撇了撇嘴,进了驿馆,“啪”的一声,将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我多心了!”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灵蓝沁依旧无事,南海明心中悱恻不已,看到灵蓝沁回了驿馆,他才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驿馆之中有三千铁卫保护,灵蓝沁的安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如漆,一轮皓月当空,又到了十五之夜,不同于乱神塚的月亮,南国的月亮又大又圆,明亮而皎洁,散发出柔和的色泽,将大地裹上了一层银装。

    这还是南海明离开乱神塚过的第一个十五之夜,他抬头怔怔的看着天空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两个地方的月亮居然不同?

    莫非乱神塚和南国是两个世界?如若不然,天空上的月亮怎么会不同?

    不仅如此,南国一切都很正常,水是从高处流向低处的,太阳东升西落,也没见到地上乱跑的鱼……

    他很想看看南国的十五是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一个人身处异国他乡,不免心中仿徨,南海明离开驿馆,一路走走停停,沿途欣赏着南国的风景。

    不同于乱神塚,南国的夜晚灯火辉煌,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有年轻的男女在河道两边放花灯,花灯载着她们心中美好的憧憬,顺着河水漂向对岸。南国的姑娘们相信姻缘由天定,她们将自己的未来交由老天,让老天来为她们挑选未来的夫婿。

    河的对岸站满了等候花灯的年轻小伙子,若花灯漂到小伙子站的台阶处,小伙子就可以拾起花灯,摘下花灯心蕊上的纸条,纸条中有对面姑娘的名字、住址等信息,若男方愿意,便可以去寻放花灯的姑娘,两人的缘分就此天定!

    有得到花灯的小伙子,自然是心花怒放,也有的意兴阑珊,摇头离开。

    南海明便看到其中一位小伙子没有得到花灯,整个人变的失魂落魄,彷如霜打了的茄子,焉啦吧唧的,突然他仰天大吼:“贼老天,你为什么不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为此一阵愕然,在他看来也许是这小伙子位置不对,也许是运气不佳的缘故,没想到他竟如此疯狂。

    南海明摇了摇头,也没有在意,突然他瞥到那小伙子走到角落里,角落中还有人,看其服饰,应该是大黎王朝的人。

    小伙子从怀中取出一袋金币,递与那黎人老者。老者接过钱袋,嘴巴上下蠕动,似乎在与小伙子在交谈什么。小伙子听得不住的点头,二者之间显然达成了某种协议。

    黎人老者从怀中摸出几张纸,干枯的手掌上下翻飞,不一会儿,一个小纸人便叠成。那小纸人从老者的手掌上跳下来,笨手笨脚的跳入了水中,向着一朵花灯游去。

    说来也怪,这小纸人竟是不怕水,在水中短小的双腿来回摆动,推着一朵花灯游向小伙子。

    小伙子大喜,兴奋的捞起花灯,正要拆花灯的心蕊,突然间一道身影闪过,小伙子手中的花灯就不翼而飞了。

    小伙子顿时大怒,定睛望去,却是一个皮肤呈现古铜色,面容深刻的外邦少年抢了他的花灯。

    “你这外邦贼子,为何抢我花灯?”小伙子指着南海明质问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咧嘴一笑,手中提着花灯,冷笑道:“谁说这是你的花灯,你叫一声,看它应不应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外邦贼子,找死不成?”

    好事被南海明给坏了,小伙子顿时勃然大怒,一拳砸向南海明。

    南海明嗤笑一声,一个大耳刮子扇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清脆的大响,在寂境的夜空中显得特别的响亮。

    小伙子被南海明一巴掌扇得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,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,脸颊已经肿了老高,刺目的鲜血挂在嘴角,两颗白森森的门牙躺在地上,昭示着刚才那一巴掌的威力。

    小伙子瞪大了眼睛盯着南海明,怒急道:“你……你个外邦野小子,竟敢打我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冷笑一声,手里托着花灯,冷声道:“打的就是你这种投机取巧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敢打我,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

    小伙子发狠,从怀中摸出一大袋金币,向角落里的黎人老者一扔,大声道:“给我杀了他,这些钱就都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黎人老者打量了下南海明,见南海明并非南国人,拾起钱袋,点头道:“好,老夫便替你除掉他。”

    若南海明是南离帝国的人,他倒不好出手了,否则影响了两国友好协议,他可担待不起,但如果南海明不是南国人,杀了也就杀了,南离帝国朝廷也不会过多追究,毕竟每天都有人死于仇杀,尤其是从乱神塚中来的人。

    黎人老者双目闪着幽光,从怀中摸出一张张黄表纸,然后双手上下翻飞,只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竟是有十数个小人跳到地上,摇头晃脑,笨手笨脚的围着老者。

    南海明一愣,讥笑道:“老爷子,你不会是想用这几个小纸人来对付我吧?”

    黎人老者嘴角扯起一个诡异的弧度,冷笑道:“无知小儿,看老夫神通。”说着,只见他双手一指旁边的小伙子,其中一个小纸人歪歪扭扭的走到小伙子跟前,然后往他身上爬。

    小伙子大骇,正欲伸手将纸人打掉,却不想一股大力将他胳膊扯住。他回头一看,顿时又是一惊,扯住他胳膊的竟是一只只纸蝴蝶。

    这些纸蝴蝶看似轻飘飘的,没想到力气却大的出奇,无论小伙子如何使力,竟是挥不动胳膊。其中一个小纸人爬到小伙子的脖颈处,然后一头扎了上去。

    突兀的那小伙子一阵激灵,双眼翻出幽幽的绿芒,身上散发一股狂野的气息,彷如一头凶猛的野兽,只眨眼的功夫,他竟是换了个人似的,十分的诡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