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四十四章 犯众怒

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黄脸公子哥说完,南海明直接又是一个大耳刮子上去,直扇得黄脸公子眼冒金星,头晕眼花,两个脸颊肿的犹如猪脸,此时恐怕他老妈来了都不认识他了。

    静!

    楼上楼静的可怕,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夕,蓄而待发!

    黄脸公子哥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痛得他倒吸一口冷气,眼角流泪,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他气急,指着南海明,含糊不清的道:“你给我等着,有种的你不要走。”说完,黄脸公子哥急匆匆下楼而去,显然是去找帮手了。

    “明儿,好汉不吃眼前亏,我们快走吧。”柳絮儿压低声音,焦急的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撇了撇嘴,一屁股坐到板凳上,看样子根本没有走的迹象。只见他大手一招,大声道:“掌柜的!”

    掌柜和小二听到楼上有打斗声,急忙跑了上来,正听到南海明叫他,他上前小心翼翼的道:“这位公子,你闯祸了,你知道你打的人是谁吗?”

    掌柜的见南海明无动于衷,急道:“他可是天波工府的弟子,不一会儿他便携师兄弟们找你来报仇了,你还是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天波工府?”

    南海明挑了挑眉头,问道:“是什么鬼东西?”

    静!

    楼上楼再次鸦雀无声,静的落针可闻!

    众人向南海明投来鄙视的目光,更多是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外邦人,土包子,没见过世面,连天波工府都不知道,一会有你好果子吃的。”

    大部分都如此想,等着看南海明的好戏。

    掌柜的怜悯的看了南海明一眼,耐心的解释道:“天波工府乃南国数一数二的学院,学生数千,就算你再厉害,也打不过这么多人,你还是快走吧。”

    柳絮儿和沐千雪听得脸色微变,柳絮儿催促道:“明儿,我们还是听掌柜的话,快点走吧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摸着下巴点了点头,满脸真诚的抬头看向掌柜的,道:“掌柜的,南国自诩文明礼仪之国,是否遵从单挑的规矩?”

    掌柜的脸皮抖了抖,回答道:“是倒是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松了一口气,一摆手,大声道:“掌柜的,给我取文房四宝来!”

    掌柜的无奈,唤人取来文房四宝,再次提醒道:“公子,你还是走吧,再过一会你想走也走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撇了撇嘴,道:“走?我为什么要走?”

    掌柜的摇了摇头,知道多说无益,也不再劝,只是不知道南海明要文房四宝做什么。

    等小二取来了文房四宝,南海明提起笔蘸上墨,“刷刷刷”的写了两行字,末了还小心翼翼的吹干了,往墙上一挂。

    “沉珠境中期无敌手,打遍南国谁与争锋”。

    众人定睛望去,顿时大怒,纷纷咒骂出声,一时之间楼上楼乱成了一锅粥,彷如卖市场一般吵闹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外邦野小子,竟敢如此无礼。”

    “麻了个巴子的,大家一起上,把这个外邦野人打成猪头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不可,我们南国人杰地灵,高手辈出,如果一起上,岂不是让人家说闲话?”

    “有理,有理,谁愿意出手教训一下这个臭小子?”

    “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来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争先恐后的要教训南海明,可见南海明这两句话的确是犯了众怒了。

    就连一向和善的掌柜的也冷脸站在一旁,看好戏了,他也是南国人,竟然被一个外邦之人如此侮辱,岂能不怒!

    一旁柳絮儿脸色煞白,嘴里嘀咕道:“完了,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沐千雪歪着脑袋向柳絮儿问道:“娘亲,明哥哥会不会被人打死?”

    南海明听得喷出一口茶,满头黑线,这个小萝莉,怎么说话呢?

    他这么做有他的道理,得罪了本地的地头蛇,跑那是肯定跑不掉的,恐怕他们跑不出天波城,便会被抓回来,之后的结果可想而知?

    单挑!

    这便目前为止来说最好的办法。所谓单挑,那就是一对一的挑战,而且必须是同等境界,偌大南国,自诩礼仪文明之邦,他料定这些儒子学士不会不遵守规矩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修习的万法归宗,已经达到了五阶下乘功法的品阶,也是唯一的五阶功法,目前这个世界上出现的品阶最高的功法,他自诩同等境界无人能敌,不输给任何人,才敢如此放肆。

    虽然冒点险,但他也想借着这次机会提升自己的实力,试试南国与乱神塚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“呔,兀那外邦野人,看小爷我不打死你!”

    一个黑脸少年起身大叫,他刚要出拳,正在这时一股恐怖的威压传来,压得众人喘不过气来,一道苍老而浑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,震得人耳膜“嗡嗡”作响。

    “任何人不许在凤凰楼动手!”

    高手!

    这凤凰楼中有绝顶高手的存在,不过想想也是,偌大一个要凤凰楼,如果没有靠山,怎么可能在这个浑浊的世界立足。

    那黑脸少年脸色大变,吞了口口水,手一指南海明,大叫道:“外邦野人,你可敢与我到外面决一死战?”

    南海明撇了撇嘴,嗤笑道: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黑脸少年在众人的拥簇下起身往外面走去,南海明也跟上,在走的时候还不忘把那副“沉珠中期无敌手,打遍南国谁与争锋”作死的对联拿上。

    众人恨得牙痒痒,若不是碍于规矩,恐怕这些人会一哄而上,把南海明活撕了。

    凤凰楼的前面是一个空旷的广场,足够容纳万余人,是再好不过的比试场地。广场的中央是一头巨大的白象石雕,白象昂首挺胸,长鼻朝天,似是在仰天怒吼。

    南海明来到广场,纵身一跃,跳到白象的头上,将自己写的那副作死的对联挂到了白象的鼻子上,过往的行人看到,纷纷驻足观看,对南海明破口大骂,恨不得吃南海明的肉,喝南海明的血。

    不多时,广场之上已经围满了人,人山人海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黑脸少年怒视南海明,摆开架势,大吼道:“外邦野人,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摆手道:“慢着!”

    黑脸少年大笑一声,怒道:“外邦野人,你是不是怕了?你跪地磕三个响头,小爷我便饶了你!”

    南海明嗤笑一声,撇嘴道:“我这人从不做亏本的买卖,单挑嘛,总得有些彩头,要不然我可没兴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