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四十章 新任河伯

    巨人负碑,一步一个脚印,向天冥河行去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天边飞来一辆斗篷车,车篷上用红珊瑚点缀,挂满了海螺、贝壳、玛瑙等物,这些物品随风发出“叮铃”的清脆声响,十分的好听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这辆车竟是没有车轱辘,车篷的底座下有一团蓝气将其托起,以一条金色的飞鱼拉着,这飞鱼没有脚,腹下双鳍忽闪之间,拉着斗篷车风驰电掣般的划过天空。

    南海明看得目瞪口呆,当下摇了摇头,也没有当回事,只是过了一会,那飞鱼车竟是折返了回来,从斗篷中钻出一莫约其十四五岁的少女。

    这少女生的娇俏可人,五官精致,两侧脸颊还有婴儿肥没有退去,额头上竟是长着两根短小的鹿角,状若珊瑚,十分的好看。

    “请问巨剑城怎么走?”少女忽闪着两只可爱的大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巨剑城?”

    南海明愕然,奇怪的看着少女,问道:“你去巨剑城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去巨剑城杀人。”

    少女俏皮的嘟着小嘴,随后又补充道:“去杀一个叫南海明的人,你认不认识他?”

    杀人?而且还是去杀他?

    南海明瞪大了双眼,再三确认自己从未见过她之后,一颗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,一本正经的道:“我不认识他,我绝对不认识他。”

    少女看了看巨人背上的石碑,感到一阵诧异,疑惑道:“你们背这镇海神碑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来也怪,这少女竟是认识镇海神碑?

    “天冥河河水泛滥,我想用镇海神碑来解除水患,造福乱神塚。”南海明大义凛然的忽悠道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,大哥哥你可真是个好人。”小女孩认真的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憨厚一笑,道:“那是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少女钻进飞鱼车,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南海明松了一口气,摸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嘀咕道:“怎么谁都想杀小爷,小爷这是招谁惹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淫贼,哪里走,我要杀了你!”正在这时后方又传来一声怒吼声。

    南海明回头一望,却见后方的天空中悬浮着有一只巨大的楼船,楼船的船头上立着一身穿墨绿色衣裳的少女,这少女俏脸寒霜,正怒视着南海明,仿佛南海明欠了她一百万似的。

    南海明怪叫一声,急道:“崔长老,快快快,后面有一个凶婆娘来了!”

    巨人回头望去,瓮声瓮气的道:“你这人真不是个好人,怎么谁都要杀你?”

    南海明翻了翻白眼,一拍腰间的云袋,云舟跃出,本想逃之夭夭,却不想那飞鱼车去而复返,再次折了回来,少女从车篷中钻出,脆生生的问道:“大哥哥,忘了问你巨剑城怎么走?”

    这前有猛虎,后有饿狼,这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好在这少女好像不认识他!能否蒙混过关呢?

    “淫贼,拿命来!”

    楼船上那少女娇叱一声,一剑劈出,一道剑气从楼船上呼啸而来,直取南海明。

    南海明一惊,正欲躲避,飞鱼车上的少女抬手一抖,淡蓝色的匹练飞出,瞬间将剑气击的粉碎。

    南海明看得心头猛跳,这少女竟然有如此神通,灵气精纯的程度可怕,比起他来都有过之而无不及,就算是他也不可能轻描淡写的将那道剑气击碎,但少女却轻轻松松做到了。

    少女架着飞鱼车飞上天,拦住楼船,气势汹汹的问道:“你这坏女人,为什么要打我的大哥哥?”

    南海明一听,感动的恸哭流涕。

    真是好妹妹,初次相识就替哥哥我出气……

    随即他又有些担心起来,就算这少女再强大,毕竟也只是单枪匹马,而楼船之上旌旗密布,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中流出来,显然有不少的高手在楼船上。

    “让开,否则我连你也一起杀!”

    楼船之上少女脸现怒色,一摆手,楼船之上露出大量的兵马,寒槊林立,金戈铁血之气回荡,冲开了云霄,楼船之上竟是一只训练有素的军队。

    “哼!比人多是吗?”

    飞鱼少女冷哼一声,从车内取出一五色海螺,“呜呜”的一吹,刹那间海浪声大作,水中似有万兽游动,向他们这边集结而来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个硕大的鱼怪、虾兵蟹将争相浮出水面,密密麻麻,不知其数,这些水妖挥舞着钢叉,铁钳子等耀武扬威,呼喝声阵阵,声音隆隆,瞬间盖过了楼船之上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少女是谁?竟能指挥得了这么多的水怪?

    南海明心中震惊,突然想起之前那两鱼怪的对话,心中惊呼:“莫非她就是新任河伯?”

    若非如此,她为什么要去巨剑城?为什么要杀他?

    这一下什么都明了了,南海明心中惴惴,但表面上却不动声色,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好像受了莫大的冤枉似的。

    楼船之上众人大惊,为首的身穿墨绿色衣裳的少女也是一惊,权衡之下,惊怒道:“淫贼,这次你有帮手,我便饶你一次,下次再让我遇上你,定叫你后悔活在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撂下狠话,少女一摆手,楼船调转方向,向远方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飞鱼车上的少女撇了撇嘴,手一挥,众水妖隐去身形,瞬间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你放心,那恶女人已经被我吓走了,量她也不敢再回来了。”少女俏皮的走到南海明跟前,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心中有苦难言,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道:“好好好,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说:“我怕的人其实是你,你可比那个恶女人厉害多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哥哥,我护送你将镇海神碑放入天冥河,看谁敢挡你。”

    少女跳回飞鱼车,摆手示意南海明也上来。南海明略一犹豫,上了飞鱼车,只是拉车的那条飞鱼“哼哼”两声,显得很不满。

    巨人负碑,一跨数丈,百里之地,几个时辰便到,南海明跳下飞鱼车,指挥巨人将镇海神碑放入天冥河中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,镇海神碑乍一接触河面,便掀起叠叠浪花,水势滔天。只是这碑却悬浮于水面之上,不曾落入河水中,突兀的“隆隆”声大作,镇海神碑下方隆起一方巨石,将镇海神碑稳稳的托住。

    刹那间水光滔天,声音隆隆,犹如雷霆炸响,本已流出河槽的河水竟是逆流倒灌而回,蜂拥往天冥河汇聚而去。

    只不到半天的时间,困扰了乱神塚近月余时间的水患便彻底解除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