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九章 谁最奸诈

    求一**荐票和收藏,走过路过的友友们麻烦动动手!!!明灯拜谢!!!

    这血魔修为深厚,就算是魁星山这老者和崔晨联手,也不一定是它的对手。

    南海明心中焦虑,突然双眼一亮,嘴角噙起一抹坏笑,大声道:“巨剑城的小子已经入魔了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洛曦疑惑的看着他,心中暗道:“南海明这个奸诈小人又在搞什么幺蛾子,他不是巨剑城的吗?为什么要说别人是巨剑城的?”

    崔晨也同样不解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咦?原来入魔的这小子就是巨剑城的南海明,我们该怎么办?”其中一条鱼怪叽里咕噜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拿下它,将它献给新任河伯。”另一条鱼怪双眼凸出,兴奋的道。

    “可他入魔了,我们还要擒他吗?”这只鱼怪明显有些胆小,心虚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听那坏焉的小子说了嘛,只是血魔的一道意识降临,我们没必要怕他,难道你不想做大将军了吗?”凸眼鱼怪激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听你的。”这鱼怪抵挡不了名利的诱惑,最终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两条鱼怪达成意见,跃出水面,手持三股钢叉,不由分说的直取陈普星。

    陈普星大怒,双臂一震,背后“咕噜”作响,长出两只硕大的肉翅,仿佛两只巨大的蝙蝠翅膀,长约三丈有余,十分的惊人,只见他双翅一震,血雾升腾,与两只鱼怪战在一处。

    崔晨正要上前帮忙,南海明一把拉住他,向魁星山那老者叫道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,帮手我都给你请来了,快上啊。”

    魁星山那老者一咬牙,脚下星辰闪耀,托着他飞上天,与那两只鱼怪一起战陈普星。

    “崔老,快快去搬镇海神碑。”南海明催促道。

    崔晨忙点头,大步向镇海神碑走去。他走到碑前,口中默念咒语,手掐印诀,身上泛起金光,浑身骨骼“噼啪”炸响,肌肉隆起,只眨眼的功夫便化作一数丈大小的巨人。

    那巨人身灿琉璃宝光,脑后宝塔千幢,身披黄金战甲,脚踏追云靴,一把抱住镇海神碑,便往起拔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间地动山摇,一道蓝光直冲天际,天空之中波光涌动,海浪声隆隆作响,好似银河之水要倾泻而下一般。

    巨人仰天怒吼一声,猛然发力,四下青筋暴起,双足深深陷地下,刹那间石屑飞扬,巨流激荡,仿若天塌地陷。

    巨人负碑而行,一步迈出,足有四五丈远,镇海神碑蓝光闪动,水流辟易,分出一条大道。

    如此动静,自然是惊动八方。

    陈普星眼见南海明溜走,心下大急,却被两只鱼怪和魁星山的老者死死缠住。

    陈普星这一着急,便露出了破绽,被其中一只水怪钻了空子,抖手撒出一张大网,将陈普星罩住,便扯动大网硬往水里拖去。

    “呔!放开星儿!”

    魁星山老者一看,顿时大怒,举着硕大的拳头,带着无边星芒,便向那鱼怪砸去。

    另一只鱼怪叽里咕噜的怪叫,抖动三叉股,扯起叠叠浪头,拦住魁星山那老者。

    一人一怪对轰一计,各自退出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魁星山老者大怒,声音隆隆:“你这妖孽抓星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那鱼怪挥动三叉股,叽里咕噜的又怪叫一番。魁星山老者不懂兽语,哪里听得懂,眼见陈普星被扯入水中,顿时大急,哪管得三七二十一,便气势汹汹的向那鱼怪杀去。

    鱼怪亦不相让,抖动三叉股,扯起千重巨浪,与魁星山老者战在一处。

    他二者本就是天人境的大高手,打起来顿时天崩地裂,日月无光,但想一时之间分出胜负,却是极难的。

    鱼怪见同伴将陈普星拉下水,弃了老者,身形一扭,化作一条丈八黑鱼,跃入水面,只眨眼的功夫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老者气的胡子乱抖,却又无可奈何,最后化作一道星芒追上南海明,怒道:“南海明,你将我家星儿弄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南海明翻了翻白眼,一脸无辜的道:“前辈你冤枉我了,是那两条鱼怪抓走了陈普星,又不是我,我哪知道它们将陈普星弄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气的浑身发抖,怒道:“是你唤来那两条鱼怪做帮手的,不是你搞的鬼,又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妈呀,那是什么?”突然间南海明脸色大变,指着老者后面惊叫道。

    老者怒急,沉声道:“南家小儿,你这奸诈小人,最会搬弄是非,老夫是不会上你当的。”

    老者说完,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,忍不住回头望去,这一望,顿时大骇,却见那负着镇海神碑的石龟竟是活了。

    石龟双眼如灯笼,泛着如同烧红的烙铁般的红芒,四肢粗壮短小,摆动之间,蹄下生出蓝芒,看似速度极慢,实则极快,只眨眼的功夫,便追上三人。

    老者大骇,顿觉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石龟追上南海明等人,巨口一张,只见口中蓝芒涌动,寒光耀眼,显然是要攻击南海明三人。

    南海明大惊,急忙大叫道:“六太子请手下留情,您还记得我吗?那夜是我帮您击退骷髅将军的……”

    石龟口中的蓝芒退去,瞪着一双铜铃眼看向南海明,喉间发出隆隆的声音,仿若雷霆炸响,似乎在与南海明说话。

    南海明听得清楚,石龟分明在说“原来是你”,看来石龟认出自己了,南海明大喜,松了一口气,道:“天冥河河水泛滥,淹了乱神塚,我想借镇海神碑镇压河水,救一方生灵,还请六太子务必成全。”

    石龟竟是大点其头,看样子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南海明大喜,向石龟拜了两拜。

    石龟喉间隆隆作响,如同灯笼般的巨眼看向魁星山的老者。

    南海明双眼一亮,嘴角噙起一抹贱贱的坏笑,老者看在眼里,心中顿时“咯噔”一下,急道:“南公子,老夫还有急事,就先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“前辈不要着急着走啊,刚才您不是说……”南海明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,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是老夫……老夫脑子里进水了,胡说八道,还请您不要见谅。”老者不等南海明说完,便急忙抢口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愕然,随即撇嘴道:“你这人奸诈之极,为了活命,竟能说自己脑子进水了,断断留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南海明,你不要太过分,要说奸诈,老夫比你差远了。”老者大急。

    南海明翻了翻白眼,懒得跟他多说,霸下巨口一张,一股寒气喷出,瞬间将老者冻成了冰疙瘩。

    南海明欺身直上,一剑将老者斩成了数块。

    霸下摇头晃脑,告别南海明而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