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七章 跟我玩剑

    云舟呼啸,数个时辰便来到霸下负碑那处遗迹。

    别的地方早已被大水淹没,只这处地方不同,大水流到遗迹外,就好像被无形的屏障所挡下,霸下所负镇海神碑发出淡蓝色的光芒,显得神采非凡。

    南海明等人大喜,收了云舟,降下身来,不想却遇到了老熟人。

    陈普星!

    同陈普星在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人,一老者,一少女,都穿月白色银袍,显然都是魁星山墨家之人。

    这处遗迹除了南海明和海东流知道以外,如今也就陈普星一人知道,显然陈普星早在此处等候南海明了。

    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陈普星恨得牙痒痒,而南海明却依旧笑嘻嘻的,只是他的笑容令人有些发寒。

    “呦,我当是谁?原来是我的手下败将啊!”南海明讥笑道。

    魁星山那女子一听,沉声道:“就是你战胜了我师兄?拔剑吧!”

    南海明撇了撇嘴,嗤笑道:“好男不跟女斗。”

    女子一听,顿时大怒,长剑一指,怒道:“南海明,有种的你就跟都决斗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够资格!”

    南海明转头看向洛曦,道:“妾,你去教训教训她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这声“妾”就好似一泼油,瞬间浇的洛曦火气大盛,她恨不得一剑割下南海明的臭舌头。

    “无耻贱人,自甘下贱,竟然当别人的妾。”

    好死不活的魁星山那女子又添了一句,洛曦瞬间暴走,带着无边怒气,一剑斩向魁星山那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不肯相让,亦拔剑相向。

    二女战在一处,一时之间斗的难分难解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天将城大长老崔晨摇了摇头,嘀咕道:“年轻人火气真大,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魁星山那老者要上前,崔晨跨前一步,道:“年轻人的事就让年轻人处理吧,我们都老了,还是待在一边观看吧。”

    老者发现崔晨气息内敛,修为显然不低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陈普星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南海明,看似平静的道:“出招吧,你已然成了我的心魔,我若不能亲手打败你,恐怕此生难有再大的突破。”

    陈普星在魁星山顺风顺水,自小无败绩,不免养成了心高气傲的性子,没想到第一次出山便遇到了南海明,他被南海明打败后,心中郁郁,积闷成魔,日日想着如何打败南海明,因此南海明成了他的心魔。

    “我成了你的心魔?”

    南海明讶然,咧嘴道:“那你没救了,因为你不可能打败我。”

    陈普星双眼微眯,七星剑铿锵出鞘,直刺向南海明。

    “跟我玩剑!”

    南海明嗤笑一声,凛然不惧,双手掐剑诀,同样一件呼啸刺出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两剑一触即分,但七星剑却被打的乱颤不已,南海明竟是后来者居上,稳压陈普星一头。

    南海明所使的这招其实有名堂,名唤“拔剑势”,乃是南海明集南、李两家的剑法,临摹多人拔剑所习,多方位出剑,后发先至,取得先机。

    “仗剑势!”

    南海明气势如虹,仗剑直冲向陈普星。陈普星受南海明气势所迫,举剑相格挡,他这一挡,便又弱了一个势头。

    “当……”的一声大响,双剑俱颤,迸射出一连串的火花。

    陈普星受大力所震,退出数步之远。只是他刚稳住身形,一柄长剑打着旋便呼啸而来,陈普星又是一阵手忙脚乱,堪堪将南海明的剑挡回,不免气势再弱一头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招叫回剑势。”南海明笑嘻嘻的望着陈普星,并没有乘胜追击。

    自从陈普星上次败给南海明以后,回了魁星山便加倍的用功,日夜不停的修炼,无论境界还是神通等各方面都进步飞速,自觉不输于南海明,才出山来寻南海明,只是陈普星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一上来就被南海明压着打,这一点着实令他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剑法?”陈普星惊怒道。

    “此乃我闲来无事,自创的剑法,不值一提,不值一提……”南海明故意满不在乎的道。

    不值一提?

    “他自创的剑法?不值一提就把我打的没有还手的余地,险些招架不住?”陈普星心中愤愤,犹如掀起了惊涛骇浪,久久不能平息。

    “醒来!”

    魁星山那老者当头一喝,声音隆隆,犹如雷霆炸响。

    陈普星激灵灵的回过神来,额头上冷汗直冒,心中暗道:“这南海明不仅天赋异秉,居然能够自创剑法,而且工于心计,故意乱我的心神,不愧为我的心魔……”

    “陈普星,我看今天就到此为止吧,小爷我还有要事要办。”南海明将剑还鞘,兴趣缺缺的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陈普星牙齿咬的咯嘣作响,怒嚎道:“拔剑!回剑势之后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南海明脸色一正,一本正经的道:“回剑势之后乃是万剑势,威力太大,我怕你承受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出剑!”

    陈普星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眼珠子咕噜一转,笑道:“这样吧,我听闻魁星山星斗术天下闻名,正好我最近也学了一套星术,不知可否讨教几招?”

    “星术?”

    陈普星一愣,惊道:“你也会星术?”

    南海明将长剑塞入腰间的星辰袋中,双手一掐印诀,刹那间天空暗淡了下来,漫天星斗,熠熠生辉,争相斗灿。

    “大周天星斗功!”

    陈普星惊呼出声,惊怒道:“你怎么会我魁星山的大周天星斗功?”

    随即他看到南海明腰间的星辰袋,心下了然,知道南海明的大周天星斗功是杀了他师叔所得,不觉心中更加气愤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还可以吧?”南海明的笑容更加的灿烂,犹如天上一闪一闪的星星。

    “跟我玩星术!”

    陈普星惊觉,调整心态,故意学南海明说话,末了还不屑的摇了摇头,学的那叫一个神似。

    南海明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,提起斗大的拳头,便向陈普星砸去,他这一动,漫天星斗皆动,星光灿烂,汇聚于拳头之上,显然这一击威力不小。

    陈普星眉头大皱,同样手掐印诀,漫天星斗乍现,一拳带着星光砸向南海明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,星光暴动,天空之上群星摇动,坠下无数流星。

    陈普星毕竟是出自魁星山,从小有长辈所教导,所修炼的大周天星斗功自然要胜过南海明这个半吊子自学之辈,这一击明显陈普星占了上风,南海明身后的繁星陨落大半。

    “哈哈,再来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大笑几声,宛如一头蛮牛般提拳带起无数星光,再次冲向陈普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