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六章 一路奔逃

    见过脸皮厚的,却没见过脸皮像眼前这人这么厚的,说自己不是流氓,却要看人家的胸,这分明就是流氓中的流氓。

    “护卫……”女子扯开脖子大叫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人来了。而且现在自己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”

    南海明当机立断,钻入水中,彷如一条鱼儿般滑不溜秋的向远方游去。

    “踏踏踏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声音很轻,但南海明却听得清楚,那是人脚踏水面行走发出的声音,来人修为深厚,而且南海明自觉理亏,还是逃之夭夭为好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似乎有什么追踪术,无论南海明怎么转弯,怎么游的深,他都能追上自己。

    在水下憋了十余分钟,南海明无奈,只得跃出水面,只是他刚一露头,一道剑气便呼啸而来,毒辣之极,所攻之处直指南海明的咽喉。

    南海明身形一侧,剑气从脖颈处堪堪划过,脖子上已然出现一道小口子,鲜血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海明抹了一把,一阵呲牙咧嘴伸手道:“停停停,互不相识,为什么一见面就要打个你死我活?”

    水面上立着一俏生生的少年,这少年身体修长,面目俊朗,着一身银装铠甲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肃杀之气,那是从杀伐中历练出来的气息,不战而摄人心神。

    让人忍不住赞一句“好一个少年将军”!

    “你亵渎公主,死!”

    少年将军双目寒意迸放,长剑一划,一道骇人的匹练将水面一分为二,直冲向南海明。

    南海明一惊,长啸一声,踏波纵身飞起,长剑出鞘,“御剑势”直指少年将军。少年将军凛然不惧,又是一剑划出,简单粗暴,但却是威力十足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大响,两道剑气在空中轰然相撞,将水面激的乱流四起,经久不息。

    借着倒冲之力,南海明斜飞上天,在腰间的云袋上一拍,一朵洁白的云舟跳出来,载着他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“云舟?织云宫?”

    少年将军眼睁睁的看着南海明离去,脸上闪过一道温怒之意,双眼寒芒闪动,咬牙切齿的道:“任何人不能亵渎公主,亵渎公主者死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他解下背上的大红征袍,向天空一甩,大红征袍“哗啦啦”作响,迎风渐长,竟是一块飞毯。

    少年将军脚踩飞毯,直追南海明。

    他二人在天空追逐,速度极快,仿若两道划过天空的流星,只眨眼的功夫,百里之地便过。少年将军依旧紧追不弃,看来他是铁了心要一心取南海明的性命。

    这时迎面过来一架硕大的云舟,南海明一喜,跳上那架大云舟,大叫道:“妾,快与我挡住后面的疯子!”

    洛曦气的浑身发抖,真恨不得一脚再将他踹下云舟。

    “哼,原来是织女宫的圣女,你织女宫好大的胆子,竟敢包庇朝廷要犯!”这时少年将军追上来,不由分说的怒道。

    洛曦面色发冷,沉声道:“秦将军,我与此人素无瓜葛!”

    “妾,你可是我的三老婆,怎么能叫没瓜葛呢?”南海明从崔晨身后伸出脑袋,露出贱贱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知廉耻,堂堂织女宫的圣女,居然做了人家的妾!”少年将军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秦云,你找死!”

    洛曦大怒,手中不知何时挽了一根绣花针,抖手拉过一片云彩,玉手上下翻飞,只一个呼吸的功夫,数柄云剑成形,向秦云呼啸而去。

    秦云双目一凝,一拍腰间的金丝缕袋,一片银色的小盾飞出,迎风渐长,只眨眼的功夫已有一人之高,正好将秦云包裹住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云剑打在银色盾牌上,发出一连串的金属交鸣声,火花四溅,将秦云击出数十丈远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秦云大怒,再一拍腰间的金丝缕袋,一个红色的战鼓飞到他头顶,瞬间涨成磨盘般大小,战鼓之上无人自擂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战鼓隆隆,声音厚重而沉稳,犹如万军冲杀,一股股仿若音波涟漪冲向云剑。

    云剑遇到这鼓声音波,一触即溃,却是被震散了,看来真是一物降一物,一山更有一山高了。

    洛曦织云攻击的神通已经够奇特了,没想到这少年将军的攻击更加的奇特,竟是用战鼓破了洛曦的云剑,当真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南海明看得目瞪口呆,暗道:“竟然还有这般打法?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受气息所牵引,洛曦被震得闷哼一声,退出数步。

    南海明眼疾手快,一把抱住洛曦,惊道:“妾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一听这声“妾”,本来已经咽下喉头血又一口喷了出来。南海明看得大怒,手一指秦云,怒声道:“姓秦的,你敢伤我的妾,我跟你拼了。”

    只见他将洛曦推给崔晨,长剑直指云霄,刹那间无数剑气蜂拥而出,汇聚于剑身之上,只眨眼的功夫,已形成一柄硕大的光剑,好似一柄狂野的大砍刀一般,十分的惊人。

    大砍刀呼啸而下,带着无可睥睨的气势,一刀斩向秦云。秦云避无可避,只得举盾牌格挡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大响,华光暴动,震得云彩飞扬,气海激流翻滚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大砍刀一刀斩断秦云的银色盾牌,刀锋去势不止,将秦云脚下的征袍也斩碎,秦云脚下踏空,掉了下去。

    狂剑势!

    这一剑几乎耗光了南海明所有的灵力,南海明脸色煞白,跌坐在云舟上,抱灵守一,静气调息。

    崔晨和洛曦眼中满是惊骇之意。

    崔晨毕竟修为深厚,率先反应过来,摇了摇头,嘀咕道:“年轻人火气真是大,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,哎……”

    洛曦瞪大了美目,仿佛不认识南海明似的,粉嫩的小嘴巴张的老大,都能塞下一颗鸭蛋了。

    南海明原来这么厉害!

    那他之前跟她比试时还一直被她压着打?原来人家一直是在跟她玩啊……

    猫捉老鼠!

    洛曦认清了现实,有一种被戏弄的感觉,而她就是那只被猫戏弄的可怜老鼠,南海明是那只可恶的猫……

    洛曦咬了咬牙,恶狠狠的看着南海明,心中暗暗发誓:“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打败他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