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二章 织女宫

    少女一听南海明的话,顿时暴怒,大叫一声“无耻”,挺剑便刺向南海明。

    “跟我玩剑!”

    南海明大笑一声,双手一掐剑诀,刹那间剑气蜂拥而出,绕在他胸前,形成一个硕大的剑盘。

    “叮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长剑刺在剑盘上,迸射出一连串的火花,无论她如何使力,却是再不能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绕剑势!”

    南海明变幻剑诀,由剑气形成的剑盘滴溜溜的旋转,瞬间合成一柄剑,顺着少女的长剑便往上转,十分的灵活,仿若灵蛇。

    少女大惊,果断弃剑。

    南海明摄来少女的剑,哈哈大笑道:“女孩子家不应该玩剑。”

    少女羞怒,俏脸通红,挽手取出一根绣花针。

    南海明心下奇怪,嗤笑道:“这才是你该玩的嘛!”

    少女一拍腰间的云袋,袋中飞出一朵洁白如雪的云朵,软软的好似棉花糖,正当南海明看得愣神的空档,少女跃上白云,白云托着她飞向天际的云端。

    只见她玉手翻飞,连掐印诀,以针织云,速度奇快,只眨眼的功夫一柄云剑成形,呼啸着向南海明刺来。

    这云剑软绵绵的,看似毫无威力,但南海明毫不怀疑,若是被它刺中,非得被被它刺个透明窟窿不可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神通,竟然以云织剑,当真诡异之极!”

    南海明暗惊,急忙闪身避让,可那云剑像长了眼睛一般,拐着弯再次向南海明追来。

    南海明怒急,手中长剑“嗡嗡”作响,仗剑而出,一剑将那云剑斩碎。

    他这般刚一剑斩碎一柄云剑,天空中“刷刷刷”的又射向数十柄云剑,数十柄云剑向蝗虫一般,直向南海明刺来。

    南海明大惊,急忙变幻剑诀,盘剑势,长剑化作剑盘,挡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“叮叮叮……”

    云剑刺在剑盘上,发出一连串的金属交鸣声,只眨眼的功夫南海明竟处于下风,被少女压着打。

    现在南海明悔的肠子都青了,这张破嘴,还小看人家绣花针,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根绣花针居然有这么大的威力。

    南海明叫苦不迭,咬牙切齿道:“小娘皮,小爷跟你玩玩,你竟然来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淫贼,死吧!”

    天上的云朵被少女拉扯而来,织就剑雨,剑雨呼啸而下,一轮接一轮的冲向南海明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个白色的云袋呼啸而出,袋口张开,彷如鲸吞吸水般,将天上的云彩一股脑的都吸走了。

    南海明压力大减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少女无云可织,催动脚下云朵向下飞来,落到地面上,她气恼道:“师傅,你为什么要帮这个淫贼?”

    中年美妇轻轻一笑,道:“我们在人家的地盘上,跟人家东道主动手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少女气的一跺脚,恶狠狠的瞪了南海明一眼。

    刚出用云袋收了天上的云的正是这中年美妇,若非如此,恐怕南海明要吃大亏。

    中年美妇款款走向南海明,道:“南公子,小徒顽劣,差点伤了公子,实在不该,我这里有云舟一架,全当做租金,还请南公子笑纳!”

    说着,中年美妇递过一个精美的云袋,只见她轻轻一拍云袋,一朵洁白如雪的云朵飞出,落在地下,似舟非舟,十分的神奇。

    云舟?

    莫非是拿云彩织就的飞舟?

    南海明心下大喜,接过云袋,爱不释手,咧嘴憨笑道:“当然,当然,我大人有大量,是不会跟小孩子计较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你看他,您给他云舟,他不感恩,还这样……”少女气急,直跺脚。

    “无妨,无妨,结个善缘罢了!”中年美妇笑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拍拍云袋,收起云舟,暗中朝少女翻了翻白眼,然后恭敬的向中年美妇鞠了一躬,道:“多谢前辈赠舟,巨剑城你们想住多久就住多久。”然后转身大步的离去。

    南剑钟疾步跟上。

    南海明再次拿出云袋,爱不释手的把玩着,嘴中嘀咕道:“好宝贝啊,好宝贝,这一趟总算没有白来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,转头想南剑钟道:“二长老,我要亲自去收租。”

    南剑钟身形一个趔趄,差点一头栽倒在地,很明显南海明是吃对了收租的甜头,想去别的势力讨要宝贝。

    “二长老,你可知道她们来自哪里吗?她们的神通可真古怪,竟是织云……”南海明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南剑钟想了想,道:“回少家主,早年时期老夫曾见过这门神通,以云为器,织云攻击,这好像是南国织女宫的看家本事。她们好像是来乱神塚历练的,正好遇上了大水,便来我巨剑城躲避。”

    “南国?织云宫?历练?那小酿皮可真厉害啊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心有余悸,随即脸色发狠,恶狠狠的道:“织女宫的小娘皮,早晚有一天小爷要把你弄上床,让你再聒噪……”

    南剑钟额头上拉下三条黑线,翻着白眼道:“少家主,你好像打不过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身形一顿,恶狠狠的道:“打不过我就用毒,我给她下春、药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春、药?”

    南剑钟白眼狂翻,他这个少家主可真是无良啊,竟是连春、药这种东西也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“咦?春、药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双眼大亮,惊喜的看着南剑钟问道:“呃,二长老,我问你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南剑钟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,恭敬道:“少家主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二长老你说鱼和鸟有没有小丁丁?”南海明瞪着眼睛,露出期盼的神情道。

    南剑钟听得老脸“腾”的一下就红了,讪笑道:“少家主这个问题可真是奇特,鱼和鸟有没有……呃,这个……这个老夫还真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想到对付小红鱼的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南海大喜,随即换了一副奸商的嘴脸,嘀咕道:“不过在此之前,我得先去收租,要不然就亏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剑钟脸皮抖了抖,心中为各大势力默哀。

    南海明打着收租的名义,向各大势力勒索宝贝,把巨剑城弄得鸡飞狗跳,人们见了南海明就像耗子见了猫一般,避之不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