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九章 沐清风的死因

    南海明试着用万兽引来控制小红鱼,但根本不管用,反而惹得小红鱼更加的凶厉暴躁,最后他只得放弃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能控制万兽谷的石雕巨兽,那是因为这些巨兽为石庆年所造,那些石兽日日与石庆年作伴,所以一听竹笛之声,便受其控制。

    至于周仝养的那条大蛇,却也是因为石庆年之故,石庆年早就发现周仝有异心,故而早做下准备,传周仝万兽引时做了手脚,南海明正好克制他,所以才能控制大蛇。

    现在这条小红鱼如此厉害,怕是远超周仝所养的那条大妖巨蛇,南海明再使用万兽引,却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南海明只得暂时回府,从长计议,反正巨剑城有神剑庇护,小红鱼也进不来。

    城中众人更是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辞别众人,南海明回到南府前面的大帐中,命人找来所有关于小红鱼的典籍,然后一头扎进了书海中。

    南海明找了整整三天的书,翻遍了所有典籍,也没有关于小红鱼的记载,只知道这小红鱼大概与上古鲲鹏有关。

    上古万法纪元,有一种异兽,其名曰鲲,鲲之大,不知其几千里也;化而为鸟,其名为鹏,鹏之背,不知其几千里也,怒而飞,其翼若垂天之云。

    这小红鱼虽不是鲲鹏,但与鲲鹏极为相似,遇水则为鱼,离水则为鹏,双翅一展九万里,着实厉害非常。

    南海明苦笑不已,这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南海明翻阅书籍期间,命人看了好几次小红鱼的踪迹,这小红鱼都不曾离去,看来是和他们耗上了。

    “少家主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”突然有小厮惊呼的闯进大帐之中。

    南海明揉了揉发酸的眼睛,沉声道:“什么事?如此惊慌?莫非那小红鱼闯进城了?”

    小厮讪笑连连,道:“倒不是小红鱼闯进城,万毒教的人毒杀了我巨剑城的百姓。”

    “万毒教?”

    南海明双眼中精光一闪,冷哼一声,道:“看来我这几日不曾出去,又有人不老实了,是该出去松松筋骨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南海明随着小厮往外走去,他扭了扭脖子,“噼里啪啦”的骨骼声暴响。小厮听得冷汗连连,暗道:“少家主真是暴力啊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随着小厮来到城东,此时城东已经人满为患,众人围在一起,指指点点,议论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南公子来了,快让开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让开一条路,南海明走近前一看,不觉眉头大皱,脸色阴沉的可怕。

    地上躺着八具尸体,这些尸体额头隐隐有黑气萦绕,脸色发青,嘴唇发紫,指甲盖漆黑,显然是中了剧毒而死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南海明眉头大皱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少家主,是万毒教的少教主陈桥做的。”南家小厮回道。

    “万毒教陈桥?”

    南海明脸色冷的可怕,沉声道:“他为什么要杀这些人?”

    小厮面带怒色,道:“少家主,这家人好心收留他们万毒教,却不想万毒教以德报怨,毒杀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“南公子,在下万毒教陈奇小试毒药,一时失手,毒死几个普通人而已,还请南公子不要为了这些小事而伤了我们之前的情意。”一身穿绿袍的少年略一犹豫,上前道。

    “情意?”

    南海明摇头,道:“在我巨剑城杀我巨剑城的人,还说情意?”

    “南公子,这些不过是些普通人罢了,你非要和本教作对?”陈奇双眼闪着寒芒,瞳孔竟不是圆的,而是犹如蛇眼一般竖着的,显得十分的阴厉。

    “按照乱神塚的规矩决斗,打赢我,此事就此揭过,打不赢,你死!”南海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姓南的,不要以为本少爷怕你,你不就仗着火麟子吗?有本事你不要用火麟子,我们公平决斗!”陈桥发狠咆哮道。

    “对付你,还不需要浪费我的火麟子。”南海明嗤笑道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我便杀了你,夺了你的火麟子,请吧!”

    陈桥一弯身,大袖中一抹绿色直扑南海明,速度之快,转瞬及至。

    南海明双目暴睁,下意识的双手一握,将那绿色的东西一把握在手中,却不想那绿色的东西竟是一条碧绿的小蛇,小蛇“嘶嘶”吐着蛇信,一口咬在了南海明虎口上。

    南海明吃痛,鼓荡灵气,用力一握,“啪”的一声,那条小蛇顿时炸成血浆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南海明没想到陈桥这么卑鄙,居然利用打招呼的时候突然暗算自己。

    南海明大怒,正要提起灵力攻击陈桥,却不想突然间脑海中一阵晕眩,他身形一阵趔趄,差点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姓南的,你已经中了我的蛇毒,只要你一用灵力,毒气便会瞬间游走遍你全身,到那时你便会毒气攻心而死。”陈桥喜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卑鄙!”南海明大恨,怒道。

    “少家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明儿,你……”穆芊芊更是急的脸色大变,差点哭出声来。

    南家众人一看,顿时大惊,纷纷咒骂陈桥。

    “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少少家主报仇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南海明稳住心神,以手挡住众人,沉声道:“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少爷,陈桥如此卑鄙,不必跟他讲什么规矩,灭了他再说。”海东流大怒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灭我?你家少爷中了我的蛇毒,只有我能解毒,你杀了我,你家少爷也活不成!”陈桥阴测测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卑鄙!”海东流大怒,却又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南公子,你现在是不是觉得浑身冰冷,如堕冰窟?”

    陈桥阴冷的彷如一条毒蛇,道:“一会儿,你便会浑身燥热如着火,如此反复三次,南公子你便会毒气攻心而死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柳絮儿听得浑身大震,手指着陈桥,惊怒道:“你,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心下疑惑,问道:“婶婶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柳絮儿满脸的怒容,美眸当中满是仇恨之意,急道:“是他杀了清风,清风当时毒发时的症状跟明儿你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听得勃然大怒,稳了稳心神,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陈桥,道:“是你毒杀了沐清风?”

    “沐清风?”

    陈桥双目一凝,沉声道:“你跟他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父亲跟沐清风前辈义结金兰,你说我跟他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南海明咬牙切齿的道:“看来近日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