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七章 镇海神碑

    南海明这话一出,台下顿时哗然一片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就是火麟子?把李家老祖炸的渣都不剩的火麟子?”

    “这玩意有那么厉害吗?”

    “你眼瞎啊,你看不到巨剑城都毁了一半嘛,莫非是南家人自己没事干,用火烧的?”

    “呃,这火麟子如此厉害,连李家老祖这样的老牌天人境高手都炸的渣都不剩了,谁还敢跟南家作对啊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南公子,老夫乃天将城大长老崔晨,老夫率领族人来此地,并非来生事,只是求一暂时安生之地即可。”天将城那老者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上方谷也绝无生事之意,只是求一栖身之地而已,请南公子成全。”方华见崔晨都如此了,他也急忙道。

    “我等并无它意,只是为求一栖身之地而已,还请南公子成全……”

    顿时广场之上“哗啦啦”的跪倒了一片,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这个浅显的道理他们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“明儿,这……”穆芊芊小声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明白穆芊芊要说什么,无非是这么多人,光是吃喝,就够巨剑城受的了,如果收留了他们,恐怕会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但如果南海明不答应他们,这些人铤而走险,南家势必完蛋,毕竟他只有两颗火麟子,一旦火麟子用完了,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想,南海明不如做个顺水人情,大声道:“各位都是前辈,来我巨剑城是看得起我南海明,我南海明岂有不应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众人大喜,纷纷拜谢南海明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,不好了,大水来了,大水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也不知谁吼了一声,场面顿时哗然,再次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南海明眉头微皱,急忙蹬城,举目望去,却见离巨剑城大约十余里地,大水汹涌,连成一条白线,正向巨剑城涌来。

    大水之前有许多鳞甲之怪,多为虾蟹之流,密密麻麻,挥舞着钳子,向巨剑城冲来。

    南海明脸色微变,心中暗道:“这可如何是好?莫非梦中之事要成现实,巨剑城将要被大水所淹?”

    虾蟹之怪气势汹涌,奔腾而来,转瞬已经离巨剑城不足五里之地,若是让这些畜生蹬上城头,恐怕城中之人将无一人能幸免,众人不觉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大地震动,巨剑亮起了光芒,刹那间剑气冲霄,激荡云霄,巨剑的光华越来越亮,仿佛天地间只有这一柄巨剑似的,光彩夺目,刺的人睁不开眼目,

    巨剑之上开始慢慢的分离出数不尽的剑气,剑气以方阵排列,似乎是某种玄奥的剑阵,当虾蟹之怪离巨剑城不足一里之地时,一个个方阵剑气动了。

    刹那间剑气冲天,剑如雨下,仿若蝗虫般扑天盖地般的向城下的虾蟹之怪射去。

    “呲呲呲……”

    剑气破空而去,虾怪蟹妖虽然数目巨大,但竟是无一能跑到巨剑城下,顷刻之间全都被剑气射杀,状况惨烈,让人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巨剑城巨剑竟有如此威力!

    巨剑射杀虾怪蟹妖之后,剑气不止,纷纷再次射向水中,虽然射杀水中精怪无数,但却阻止不了大水移动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大水已经离巨剑城不到一里之地,恐怕再有几个呼吸之间,大水将漫过巨剑城,到时候巨剑城中的人将无一能幸免。

    众人从巨剑射杀鱼虾的喜悦之中惊醒过来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惶恐……

    南海明心头狂跳,也是极为紧张,城中有他的亲人,有他的朋友,他不能让一场大水毁了这一切……

    “有了!拼一把!”

    危急时刻,南海明从腰间的星辰袋中摸出一黄卷,将黄卷往城头一挂,大声道:“天神保佑!”

    南海明这是做什么?

    平时不拜神,这个时候烧高香管用吗?

    大水拍岸而来,激起千重巨浪,眼看就要漫过巨剑城,正在这时巨剑城城头之上的那黄卷散发出万丈蓝光,将巨剑城牢牢护住,海浪止步不前,竟是不能再进一步,当真是奇妙之极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滔天的巨浪,众人的心都悬在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巨剑城中一片寂静,落针可闻!

    除了城外海浪击流的拍打声,人们都可以听到对方“咚咚咚”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这实在是太刺激,太惊险了!

    巨浪就在头顶,却怎么也打不下来,众人只感觉从鬼门关走了一遭,一个个吓的虚脱,瘫坐在地上,摸着额头的冷汗,感慨能活着真好。

    待人们反应过来,纷纷向南海明拜谢。

    南海明一脸的庆幸,笑而不语,这次能保住巨剑城,完全就是侥幸,倘若没有这黄卷,恐怕他早已死了八百回了。

    这黄卷来历神秘,威能莫测,不仅能召唤出神龙相助,而且还能请来天王,它甚至关系到父亲南剑离的去向。

    南海明暗暗打定主意,一定要弄清楚这黄卷的来历。

    南海明向城头上的黄卷望去,却见黄卷上的天王神像早已不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块巨大的石碑,正是这块淡蓝色的石碑泛出淡蓝色的光华挡住了大水。

    “这石碑怎么如此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?”南海明心中暗道。

    海东流提醒道:“少爷,此乃镇海神碑,我们在乱神塚中见过的,龙王六太子霸下所负的就是这块碑!”

    “镇海神碑?龙王六太子霸下所负石碑?”

    南海明也想了起来,点头道:“不错,此正是镇海神碑,如此说来,这石碑海都能镇,莫说天冥河的河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爷的意思是找到霸下所负的镇海神碑,就能平息这次的水患?”海东流眼前一亮,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不妨一试!”南海明道双眼中精光闪烁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南公子,你说什么?你的意思是水患可治了?”崔晨惊喜道。

    众人大喜,纷纷竖起耳朵听南海明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各位,我曾在乱神塚西南处百里之外遇到一处遗迹,这遗迹中有一神龟,这神龟所负一石碑,名叫镇海神碑,如果能寻来这块碑,必然能治住这次水患!”南海明掷地有声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