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二章 逆转

    “少家主,不好了,不好了,李家的人来了,李家的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南海明和穆芊芊正在前厅商量火系妖元和晶石的事情,却不想一小厮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,失声大叫。

    “李家?”

    南海明脸色一沉,站起身来,问道:“带头的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李家的公子李翀。”那小厮倒也激灵,竟是能回答上来。

    “李翀?”

    南海明脸色阴沉的可怕,摆了摆手,示意小厮下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李翀便带队直接闯了进来,见到南海明,趾高气昂的道:“呦,我当是谁,原来是南海明你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南海明冷哼一声,沉声道:“李翀,你因何故闯我南府?”

    李翀满脸的讥笑,嚣张道:“我是来替我李家老祖来迎亲的。”

    “迎亲?”

    南海明双眼中寒芒暴动,沉声道:“李翀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

    “欺人太甚?”

    李翀满脸的讥笑之意,撇嘴道:“我李家老祖能看上你母亲,那你母亲几世修来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南家众人听得纷纷大怒,恨不得冲上去将李翀活撕了。

    南海明也是火冒三丈,不过他眼中的寒芒慢慢的敛去,唤来海东流,在其耳边低语。海叔点头,随即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“南海明,你做什么?”李翀不明其意,沉声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皮笑肉不笑的道:“不要着急嘛,等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哼哼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间一连串的怪声响起,海东流牵着一头硕大的老黑母猪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翀脸色难看,沉声道:“南海明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南海明嘴角噙着一抹邪笑,嗤笑道:“我听闻你李家老祖有八百岁了,而我家这老母猪也活了有些年头了,我看这样,你将聘礼放下,将这头老母猪与你家老祖迎回去,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南家众人一听,忍不住哈哈大笑,只觉心中畅快,从未有过的舒爽。

    有人欢喜,就有人悲。

    李翀一听,顿时大怒,手一指南海明,怒道:“小兔崽子,你找死不成?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南海明双目一寒,双手一拍,顿时从四面八方涌出大量的高手,将李家众人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李翀双眼中寒芒闪烁,怒道:“南海明,你看清楚形势,你若敢动我,我李家必要你南家旦夕之间覆灭!”

    “给我杀!”南海明怒吼道。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刹那间南家高手尽出,齐齐向李家人杀去。

    李翀大骇,他怎么也没想到南海明会什么也不顾,突然下杀手,惊叫道:“韩叔救我!”

    李翀身旁的一中年冷面汉子冷哼一声,手一摆,一物从他宽大的袖袍中飞出,此物迎风渐长,转眼的功夫疯长到十数丈大小。

    竟是一条巨蛇,蛇头两侧有巨大的肉蒲,“呲啦啦”的迎风作响,吐着猩红的信子,甚是骇人。

    这巨蛇行动之间,或吞、或咬、或抽,转眼间南家人便死伤惨重,甚至连南家三长老也被这巨蛇一尾巴抽倒飞出五六丈远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大妖!

    这巨蛇竟是一头大妖,相当于人类天人境的高手!

    若非如此,三长老在它面前不可能走不了一合!

    众人倒吸一口凉气,再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南海明,怎么?你刚才不是很猖狂吗?”李翀双眼中满是兴奋之意。

    南海明冷哼一声,双眼直勾勾的看着中年冷面汉子,拱手道:“周师兄,师傅石庆年要我向你问好。”

    中年冷面汉子一愣,双眼寒芒暴动,沉声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“师兄真是贵人多忘事,你我同出一门,怎么不记得我了?”南海明的笑容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只见他看向不远处树上的一只小鸟,对那小鸟招了招手,那小鸟竟是乖巧的落在他肩膀上,亲昵的用脑袋拱着南海明,像是小孩在讨好大人一般,十分的奇妙。

    “万兽引!”

    中年冷面汉子双目一凝,沉声道:“石庆年根本没有别的徒弟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替师傅取你狗命的人!”南海明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找死!”

    中年冷面男子脸色发寒,双手一引,刹那间紫芒暴动,大蛇双眼之中蒙上一层紫色,变的凶厉起来,直向南海明冲去。

    南海明瞳孔剧缩,疯狂的催动起万兽引来。

    巨蛇张着血盆大口,在离南海明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下来,南海明可以清楚的闻到大蛇口中的腥臭味。

    巨蛇身躯慢慢的扭动,盘了起来,口中吐着蛇信子,竟是如一条哈巴狗般舔着南海明的手掌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巨蛇竟然在讨好南海明?

    南海明诡异一笑,道:“师傅早就看出你有异心,所以在传你万兽引的时候留了一手,为的就是今天!”

    “这个老匹夫,如此害我……”

    周仝双目发寒,心中豁然明了,怪不得他以往每逢修炼到紧要关头,总觉接连不上,似乎中间断埑一般,使得灵力无法正常运转,原来这一切都是石庆年搞的鬼。

    “周仝匹夫,师傅待你恩重如山,你却害他性命,当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南海明双眼寒芒暴动,双手连掐印诀,催动万兽引,那巨蛇呼啸一声,直冲向周仝。周仝大惊,同样催动万兽引,但巨蛇根本不听它指挥,反而张开血盆巨口,一口将他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李翀大骇,惊的跌坐在地上,瑟瑟发抖,再无之前的半点嚣张之意。巨蛇蠕动上前,猩红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,显然将他当成了一顿美餐。

    南海明摆手,示意巨蛇停下。

    巨蛇止住动作,又变成了听话的哈巴狗,讨好似的噌着南海明的手掌。

    南海明踱步走到李翀跟前,嗤笑道:“你想死,还是想活?”

    “想活,想活,求南兄饶我一条狗命,饶我一条狗命……”李翀拉着南海明的长袍,泪声俱下的央求道。

    “饶你也可以,不过你得牵着这头老母猪回去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阴笑道:“哦,对了,来人呢,准备文房四宝,我要赐李家老祖几个字。”

    南家小厮端来文房四宝,南海明拿起笔来,“刷刷刷”的写了几个大字,众人一看,差点笑掉了大牙。

    “李家老祖之妻!”

    李翀看的脸色发苦,他若果真牵着这一头老母猪回去,那他李家的脸可就被他丢尽了,老祖宗非得活剥了他不可。

    但李翀此人胆小怕死,抬头看到巨蛇不怀好意的盯着他,顿时浑身一阵激灵,吓得什么都忘光了,连连点头答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