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十七章 天王斩河伯

    为河伯庆祝新婚,水族的表演各色各异,十分的精彩。

    河伯看得哈哈大笑,声音隆隆,仿若雷鸣。老龟见河伯欢喜,皱皱巴巴的嘴角都咧到了耳根上,只见它再一举珊瑚杖,口中发出“叽里咕噜”的怪声,堂下顿时一片轰鸣。

    南海明听得清楚,那老龟分明是在说“有请新娘”。

    两只虾怪人立而起,短小粗壮的小腿前后迈动,屁股一扭一扭的,十分的搞笑。它俩推着一身穿喜服的小姑娘,这小姑娘脸如陶瓷,肌肤胜雪,不是沐千雪,又是何人?

    “小雪!”

    乍一见沐千雪,柳絮儿忍不住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她这一叫,顿时惹了祸端,众水怪循着声音望去,发现了南海明三人,刹那间鱼龙观炸开了锅,怪叫声连成一片,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柳絮儿也知道自己闯了祸,吓得脸色惨白。

    “瓦力咕噜西!”

    那老龟嘴里发出一连串的怪声,手中珊瑚杖向南海明等人一举,突然几条粗壮的触手卷向南海明等人。

    鸾鸟展翅斜飞,灵活的将触手一一避开。

    新婚大喜被人捣乱,河伯顿时大怒,只见它一起身,双手连连翻滚,像是某种古老的祭拜。

    刹那间天地间“哗啦”作响,南海明等人一惊,四下望去,却见汹涌的海水瞬间将三人包围,三人退无可退。

    “瓜沥孤寡哩……”

    河伯收住水势,向着天上三人大叫。

    南海明眉头微皱,沉声道:“婶婶,河伯认出了你,在向岳母大人问好呢。”

    柳絮儿脸色发寒,冷声道:“谁是它岳母,我可没有这么丑的妖怪女婿。”

    河伯听得大怒,怪叫连连,双手发力,蓝芒暴动,巨大的浪头滚滚压向三人。

    海东流一惊,急忙运用神通抵挡,可是他在河伯这样的神邸面前弱的犹如一只蝼蚁,根本没有反抗之力,浪头几乎是没有停顿便再次压向众人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南海明一拍鸾鸟背,鸾鸟发出一声响彻天际的啼鸣声,带着三人一飞冲天,直直的向天际冲去,在海浪聚拢的刹那间堪堪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海东流脸色涨红,“哇”的吐出一大口鲜血,竟是在一个回合之间便受了极严重的伤。

    南海明看得脸色发寒,取出竹笛,吹起了抑扬动错的曲子,这一曲子吹出,刹那间天崩地裂,万兽滚滚向鱼龙观进发。

    这些石兽本就是天地神兽,二十里的距离转瞬即至,在南海明的指挥下,冲入鱼龙观,大杀四方。

    龙吟、虎啸、凤鸣声响成一片,巨大的石雕神兽冲向那些水怪,那些水怪除了河伯以外,几乎毫无反抗的余地,瞬间被碾压而死。

    趁着混乱,南海明催动鸾鸟向下,一把将沐千雪拉在鸾鸟背上,然后逃上了天空。

    河伯一看,顿时狂怒,只见它仰天怒吼,脚下生出水汽,形成滚滚的黑云,将他托上了天,直追南海明所乘坐的鸾鸟。

    南海明一看,顿时大惊,将万兽引催动到极致,竹笛声突然变得急促起来,铿锵嘹亮,仿若万马奔腾,金戈之气大盛。

    刹那间,兽吼声大作,龙吟、虎啸、凤鸣之声响彻云霄。

    神龙调转硕大的身躯,探出一颗硕大的龙头,龙口一张,碗口粗的火柱直冲向河伯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凤凰也不甘示弱,双翼一展,带着无边的火气,也冲向河伯;

    两只麒麟怒吼连连,蹄踏火云,口喷火柱,气焰滔天,也冲向河伯。

    一龙、一凤、两只麒麟同时攻击河伯,但这河伯不愧为上古神邸,双手翻滚之间,海浪冲天,硬是挡下所有的攻击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烈火冲天,海浪翻滚,双方竟是打的难分难解,僵持不下。

    这个层次的战斗,南海明等人根本插不上手,虽然战不下河伯,但好在救了沐千雪,他们的目的也达到了。

    就在南海明等人想要逃离此地的时候,河伯身形一抖,整个人化作一头硕大的鱼形怪物。

    这鱼怪身长数十丈,全身漆黑透亮,包裹着坚硬的鳞甲,双鳍迎风“呲啦啦”的作响,大口一张,恐怖的吸力凭空而生,无数鳞甲飞禽走兽被它吸进了肚子里。

    南海明骑坐的鸾鸟也被吸力扯住,要看着就要被河伯所化作的鱼怪吸入口中。千钧一发之刻,南海明想起了斩杀骷髅将军的那幅黄卷,此时别无办法,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。

    南海明将黄卷铺开,黄卷绽放出万道光芒,丝丝雷电环绕其上,雷鸣电闪,弧光映亮了半边天。

    “啊,圣旨……”

    河伯看得惊叫一声,但它却眼神发狠,不退反进,直冲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一道弧光劈了下来,正中河伯所化的大鱼。

    大鱼被雷电劈的浑身乱抖,但它皮糙肉厚,一时雷电也奈何不了它。

    “大胆河伯,见到圣旨还不退下,竟敢以下犯上。”突然间天际雷声滚滚,一道厉喝声传来。

    南海明等人大惊,回头望去,却见天际祥云之上立着一尊金甲巨神,这巨神高达数十丈,浑身金光闪闪,手持一柄硕大的青龙偃月刀,端的是威风凛凛。

    “啊,北天王……”何伯惊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天王大喝一声,声音滚滚,震得人耳膜生疼,大刀之上雷电环绕,青龙咆哮,携风雷之势,一刀劈向河伯。

    快!

    河伯避无可避,被一刀斩下了头颅,硕大的鱼头滚落在地上,将地面砸出一个巨坑。

    河伯一死,众多水怪哄然而散。

    南海明等人看得目瞪口呆,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南海明大着胆子,向金甲巨神问道:“敢问天王,可知道我父亲南剑离的下落?”

    “你父南剑离在上青天!”

    金甲巨神的声音隆隆传来,南海明正要再问,金甲巨神伸手一指众人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眼前空间扭曲,他们毫无反抗之力,便被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咯喔喔……”

    嘹亮的鸡鸣声划破天空,驱散了万里无边的黑暗。

    阳光洒了进来,南海明被惊醒,四下一望,却发现他在万兽谷的茅草屋中。不仅他,海东流、柳絮儿、沐千雪四人也在茅草屋中。

    四人陆续醒了过来,脑海中昨日大战河伯的场景历历在目。

    南海明摊开黄卷,却见黄卷上的金龙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尊手持青龙偃月刀的金甲巨神,正是昨夜一刀斩了河伯的北天王。

    南海明跑出茅草屋,四下一看,发现万兽谷中石雕林立,只是许多石雕都碎裂了。

    四人对视,都看出了各自眼中的惊骇之意。

    为了印证四人的想法,他四人专门去了一趟鱼龙观,发现鱼龙观到处都是水族鱼怪的尸体,腥臭难当。鱼龙观外不远处有一个巨大的深坑,深坑之中竟是有一个硕大的鱼头。

    河伯的头!

    天王斩河伯是真的!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也都是真的!

    四人惊骇异常,而南海明却在想另一个问题,如果昨天夜里发生的这一切都是真的,那天王说的话**不离十也是真的,那他父亲南剑离就还活着。

    只是上青天又是什么地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