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九章 一朵云彩惹得祸

    南海明现在可是深刻体会到如鲠在喉的感觉了,那种不上不下,卡在喉咙里的刺如果不拔去,恐怕他日后睡觉都睡不踏实。

    而卡在南海明喉咙里的这根刺便是魁星山的那老者,只要那老者还活着,南海明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终结。

    “必须将这个威胁除掉!”

    南海明心头打定主意,和海叔一起沿途寻找,终于在太阳快要落山的时候,发现了些蛛丝马迹,一些银月白色的沾着血的带子。

    南海明顺藤摸瓜继续找寻,终于在天色完全黑的时候找到了魁星山的二人,此时二人正躲在一处低洼的山谷里疗伤。

    “可恶那臭小子,竟然将你伤的这么重,老夫不会放过他的,今夜就用拜星咒拜死他。”老者恶狠狠的道。

    “师叔,拜星咒反噬力极强,您上次用拜星咒中途被打断,已然受伤,再不可冒险。”陈普星急忙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师侄放心,老夫就算拼着性命也要完成宗主交代的任务,南海明此子必须除去,否则日后必成我魁星山的大敌。”老者脸现绝然之色,怒道。

    陈普星知道他这师叔性子执拗,多说无益,也便不再继续劝。

    原来魁星山知道得罪死了巨剑城,便决定先下手为强,趁着南海明出城之际,便派人来杀南海明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南海明身旁有海叔这样的高手保护,所以他们决定用拜星咒来神不知鬼不觉的拜死南海明,不想被海叔发觉,中途打断了拜星咒,老者身受反噬之力,也身受重伤。

    二人的对话被南海明和海叔听在耳里,海叔大怒,便要出去斩杀二人,却不想被南海明拦住,海叔心下奇怪,小声问道:“少爷,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夜空中南海明的眸子显得异常的明亮,只见他坏笑道:“海叔,你有几分把握斩杀那老者?”

    海叔眉头微皱,道:“五成吧。”

    那老者和海叔同样是化象境的高手,只是海叔修为更深厚一些,但若那老者成心想逃,恐怕海叔要想留下老者也不容易,海叔说有五成的把握,但南海明估计海叔这样说也是为了安慰自己,恐怕海叔斩杀老者的把握不足三成。

    只要一旦让老者逃了,那南海明可就真的危险了。

    南海明笑的有些诡异,道:“海叔,如果那老者再受伤严重点,你有几成把握斩杀他?”

    海叔翻了翻白眼,急道:“少爷,我知道你鬼点子多,你快点说。”

    “海叔,我记得你是水系神通者吧?”南海明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!”海叔一个头两个大,不知道南海明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办了,如果我猜的不错,那老者施展拜星咒必须要与星星呼应,当他施展拜星咒的中途,海叔你就凝聚一片黑云,将星光遮住,老者的拜星咒必然被打断,如此他必然再遭反噬,伤势必然加重。”南海明贼笑道。

    从小南海明便自带一股痞子劲,南府从上到下几乎都被他整过。海叔听得也贼笑道: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话的同时,魁星山那老者已经施展开拜星咒,只见他满脸的厉色,嘴里叽里咕噜的念着古怪的咒语,双手结印,朝着天空中南海明的命星拜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南海明只觉一股困意袭来,三魂七魄彷如要脱离身体一般,他急忙催动功法稳固心神。这魁星山的拜星咒着实诡异之极,仅仅寻到人的命星,拜几拜就会拜的人灵魂离体而死。

    海叔看在眼里,急忙催动神通,天空中一朵硕大的黑云出现,慢慢的移向南海明的命星所在之地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黑云遮住了南海明的命星,老者的拜星咒顿时被打断,受反噬之力,老者吐出老大一口黑血,显然受了严重的内伤。

    “师叔,你没事吧?”陈普星一看,顿时大急。

    老者擦掉嘴角的血迹,痛心疾首道:“真是可恶,老夫的拜星咒被这朵突如其来的黑云打断,功亏一篑啊。”

    陈普星看了看天空上的黑云,皱眉道:“师叔,这黑云来的古怪……”

    二人说话的同时,天上黑云移开,南海明的命星再次露了出来。老者怒急,恶狠狠的道:“什么古怪不古怪的,待老夫再施展一次拜星咒,这一次一定要拜死南海明这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不可,来日方长,我们不必急于一时,等过几日师叔伤势恢复了,再施展拜星咒不迟。”陈普星看老者伤势加重,急忙劝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老者心高气傲,又在宗门夸下海口,难以咽的下心中这口恶气,怒道:“何须养伤,老夫还顶得住,这一次老夫非要让那姓南的小子魂飞魄散不可。”

    说罢,老者推开陈普星,再一次施展拜星咒,只是他经过两次反噬,受伤颇重,这一次施展起拜星咒来明显有些力不从心,只是强自撑着而已。

    “找到南海明的命星了,这一次看你还不死。”

    老者双手法印连连,双眼泛着寒芒,向天空中南海明的命星拜去,这一拜,南海明的命星晃了晃,与此同时老者又吐了一口老血,显然他强行施展拜星咒又使伤势加重了几分。

    南海明的命星又晃了几晃,只要再拜几下,南海明的命星便会陨落,与此同时南海明便会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可是天不如人愿,老天偏偏要和老者作对,正在这个时候又一朵巨大的黑云飘来,挡住了南海明的命星。

    “哇……”

    老者的拜星咒中途被打断,再一次遭受反噬,吐出老大一口精血,跌倒在地上半晌没动静。

    陈普星大骇,惊叫道:“师叔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眼看老者只有出的气,没有了进的气,陈普星大急,又掐人中,又输灵力的,总算是把老者给弄醒了。

    老者喉间吊着一口气,手指着天上的云彩,破口大骂道:“贼老天,该死的云彩,为什么要和老夫作对?为什么?老夫不服,老夫不服啊……”

    气急攻心,老者大骂的同时又吐出好几口老血,一条命已经去了半条。

    “师叔,你不要动怒,千万不要动怒,这黑云来的诡异……”陈普星急的满头大汗,不停的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