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八章 拜星咒

    夜黑风高,轻风吹进破庙中,抚在人身上,让人有一种清凉的感觉。南海明打了个哆嗦,本想翻个身继续睡觉,却见庙中那身穿月白色长袍的老者竟跪在地上,向星空不停的跪拜,像是在举行某种古老的祭祀。

    星光之下,南海明感觉到一股暖意,很舒服的感觉,困意袭来,他的眼皮越来越沉。

    老者继续向星空跪拜,南海明的命星竟是晃了晃,摇摇欲坠,与此同时南海明的身体也是一阵哆嗦,困意越来越盛,仿佛冥冥中似乎有什么牵引似的,十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一旁的海叔见南海明身体哆嗦,不由眉头大皱,突然他惊叫一声:“不好,拜星咒,你们是魁星山的人?”

    南海明听得也是一惊,只是眼皮沉重,想起身却是身上乏力起不来。

    之前带头进入南剑离坟墓的墨老便是魁星山的人,后来二人撕破脸皮,南海明便彻底与魁星山决裂,看来二人是魁星山派来杀南海明灭口的。

    “快快住手!”

    海叔见南海明这般情况,顿时大急,“噌”的一声,长剑出鞘,便欲杀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双眸一眯,法印连连变化,再一指海叔,便见天空中南海明的命星大亮,一束光柱直投下来,将海叔罩住。

    海叔一惊,拔剑一刺光幕,却听见南海明一声大呼,似是受了某种重创。海叔大惊,急忙收回剑,再不敢有所动作。

    “此乃我魁星山的星光咒,老夫用南海明的命星星光罩住你,你若是动星光,便是伤了南海明,你可想清楚了。”老者的笑容愈发的恐怖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海叔一听,再不敢乱动,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,团团转,却又没有任何办法。

    “星儿,接下来就看你的了。”老者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少年。

    少年眼如星眸,重重的点了点头,持剑向南海明走去。

    南海明发现自己能动了,顿时大喜,见少年走来,慌忙持剑戒备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南海明?”少年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点了点头,算是回答了少年,沉声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魁星山陈普星,墨老是我师傅,我今奉师命取你性命。”少年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嗤笑一声,道:“我当是谁,原来你是那老乌龟的徒弟,就算你不找我,我迟早会去找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我同是抱灵境巅峰的境界,相同境界下没人有是我的敌手,你受死吧。”

    少年双眸一冷,长剑上迸射出道道星光,一剑刺向南海明。

    “哼,狂妄之极!”

    南海明亦拔剑直刺向少年。

    二人长剑剑尖相抵,发出雷鸣般的爆破声,“霹雳啪啦”的声音彷如爆炒板栗不停的炸响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大响,二人长剑同时断作好几截,二人谁也不肯相让,同时弃了断剑,直扑向对方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大响,二人两掌相撞,一触即分,各自退出五六步。

    “哈哈,南海明你输定了,你竟然敢跟星儿对拼掌力,你可知道星儿他修炼的是什么吗?老夫告诉你,星儿修炼的是我魁星山的淬星诀,专门淬炼灵力,灵力的精纯难以想象,相同境界下,没有人可以胜过他。”那老者大喜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他的话刚落,却是陈普星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,显然是受了不轻的伤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不可能,这绝对不可能!

    淬星诀可是四品上乘功法,专门淬炼灵力的功法,陈普星的灵力精纯程度已经达到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地步,怎么会和南海明对拼掌力被打的吐血呢?

    难道南海明灵力的精纯程度还在陈普星之上?

    老者像是想到了什么,褶皱的脸上现出骇然之色。

    只有一种情况了,南海明修炼的功法品阶更高于四品上乘功法。四阶上乘功法之上便是五阶,五阶的功法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五阶的功法不是早就已经失传了吗?

    同样震惊的还有海叔,海叔对南海明的情况再清楚不过了,南海明修炼了家传的大衍剑诀,再就是不知从哪学来的天罡浩然功,但这两种功法都是四阶上乘功法,南海明又是什么时候学的五阶功法呢?

    南海明脸现潮红之意,不过很快便恢复常色,他直视少年,嗤笑道:“什么相同境界之下无敌手,简直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少年心高气傲,哪里受过这等气,被南海明一句话又气的喷出一口老血,身形摇晃,站都站不稳了。

    老者一看,顿时大惊,顾不得其它,慌忙撤了神通,一把抱起陈普星,身形连纵,转眼间便消失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海叔一心都在南海明身上,也不去追赶,急走到南海明身旁,关切的询问道:“少爷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南海明摇了摇头,道:“我没事,只是气息有些紊乱,调息一番便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好,这便好。”海叔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南海明却心事重重,道:“海叔,魁星山找到了我的命星,是不是他们随时都有可能作法杀我?”

    海叔一惊,脸现难色,道:“怕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那该怎么办?”南海明急道。

    “现下恐怕只有斩杀了那老者,魁星山的人才会找不到少爷的命星。”海叔脸现狠色,杀意迸发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重重的点了点头,恐怕也只有这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们赶快追赶吧。”海叔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性命攸关,南海明也不敢大意,当即答应下来,和海叔二人直往魁星山二人逃跑的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茫茫夜色,二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,要去哪里寻找二人?

    真是好奇害死猫啊!

    南海明脸色发苦,他现在后悔死了,都怪自己涉世未深,着了那老者的道,看来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也不要太担心,命星隐于星空之中,说不定过了今夜,魁星山那老者就找不到少爷的命星了。”海叔安慰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苦笑,只得如此安慰自己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南海明是过的胆颤心惊,一夜未曾合眼,生怕一睡就睡过去了,再也醒不过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