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七章 万法归宗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还是赶路吧。”海叔见南海明发呆,不又催促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点头称是,二人继续赶路,身穿月白色长袍的一老一少亦步亦趋的跟在二人身后,距离不远不近。

    南海明心下奇怪,小声道:“海叔,那二人还跟着我们。”

    海叔点了点头,并没有说话,只是催促南海明赶路。南海明只得闷头赶路,一路上闲来无事,南海明便拿出那黄卷研究,毕竟这黄卷关系到父亲的下落。只是黄卷上除了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外,再无别物,根本没有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“滴一滴血看看。”海叔出言提醒道。

    南海明依言咬破自己的手指头,滴了一滴血在黄卷上,突然间那黄卷上的金龙像是活了过来一般,在黄卷上不停的游走,金龙游走数圈后,长长的身体竟是开始瓦解,变作一只只金色的小蝌蚪,金色的小蝌蚪来回蠕动,形成许多蝇头小楷文字。

    南海明看得瞠目结舌,递与海叔道:“海叔你看,黄卷上有字。”

    海叔接过去一看,却见黄卷上除了那条张牙舞爪的金龙外,再无别物,哪有什么字。海叔摇了摇头,奇怪道:“少爷,哪有什么字?你是不是眼花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啊?这分明有字啊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定睛看得清楚,一排排蝇头小楷规整的陈列在黄卷上,怎么海叔却看不到?

    莫非这些蝇头小楷只有他能看得到?

    想想昨天那古怪的事情,南海明便觉得有可能,毕竟昨天是他接了圣旨,只有他能看得懂也不奇怪。

    “少爷,你别逗我玩了。”海叔看南海明的眼神分明是无语的表情。

    南海明无奈,只得闷头自己研究黄卷上的文字。黄卷上的文字讲的竟是一片叫“万法归宗”的功法,说来这功法却是奇怪之极。

    但凡是功法,皆有品阶之分,但这篇功法却是成长型的功法,黄卷上夸夸奇谈,说这篇功法如何如何的神奇,如何如何的逆天,是什么天下功法的总纲,可以融合天下功法,融合的天下功法越多,其品阶也就越高。

    说破天还不是一篇一阶下乘的破功法,有什么用?

    南海明哂笑一声,不以为意,只是他越看觉得这篇功法越是奇妙,好奇之下他便照着黄卷上的功法便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南海明越练越是心惊,他体内的灵力反而越练越少。

    “咦?少爷?你怎么了?”一旁的海叔发现南海明的怪异,焦急的出言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?”

    南海明额头上冷汗直流,显得很虚弱,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海叔说这件事,干脆便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少爷,前面有座破庙,我们去那里休息一下。”海叔以为南海明是赶路赶累了。

    南海明和海叔二人来到破庙,只见破庙残败,没了屋顶,只有四面墙,勉强可以挡风。只是此时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,南海明盘膝坐下,双手环抱胸前,抱灵守一,静静的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他先是催动南家的祖传功法大衍剑诀来修炼,气势疯长,他整个人凌厉彷如一柄出鞘的利剑,只半天的功夫,失去的灵力便练了回来。

    然后他又开始修炼起天罡浩然功来,只见他浑身赤如火烧,额头上热气蒸腾,灵力刚猛之极。

    海叔看得直摇头,待他恢复如初,便出言劝道:“少爷,修炼一途贵在精,而非多,你这般同时修炼多种功法,只会贪多嚼不烂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知道海叔是为了他好,人的精力有限,研究一门功法容易精益求精,容易走的更高更远。即使有人修炼多种功法,也有主次之分,这样即使灵力反噬,也好压制。

    像南海明这般两种功法齐头并进修炼的,可谓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初时灵力反噬可能还不明显,待到后期境界高了,灵力浑厚了,便容易发生灵力反噬,轻则走火入魔,重则当场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南海明苦笑不已,道:“海叔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显然将海叔的话当成了耳旁风,略微一犹豫,便在修炼起那古怪的“万法归宗”来,不到一炷香的功夫,他辛辛苦苦修炼回来的灵力竟是瞬间缩水,他的修为也再次暴跌,只是体内灵力似乎精纯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咦?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南海明内视,竟发现他的灵力竟是由红色和银色缠绕而成,也就是说他的灵力是有剑气和浩然之气两种灵力组合而成,这两种灵力竟然彼此完美的融合了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相当的奇妙。

    这一发现着实让南海明震惊不已,黄卷上的功法的确是太神奇,竟是可以使多种功法修炼得来的灵力融合为一,实在太过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咦?融合了两种四阶上乘功法的灵力,万法归宗的品阶果然提高了,竟是达到了恐怖的五阶下乘功法的层次,这实在是意外中的惊喜啊。”南海明惊喜不已。

    一个人修炼的功法品阶越高,他体内的灵力就会越精纯,越是雄厚,相同境界之下,取胜的把握就越大。

    南海明如此三种功法不停的修炼,他体内的灵力越聚越多,很快便恢复到了巅峰状态。

    正在此时,一老一少走了进来,正是跟了他们一天的那对身穿月白色长袍的两人。二人进了破庙找了个空地坐定,也不言语,只是抬头仰望星空。

    今天的天色很好,夜空中繁星点缀,彷如一颗颗宝石般闪闪发光,十分的好看。

    南海明实在忍不住了,便起身道:“打扰二位了,敢问二位为何一直跟着我们?”

    老者看了南海明一眼,满脸的皱纹蹙在一块,明明是在笑,却彷如哭一般难看,用苍老的声音:“这位小兄弟,你姓命吗?”

    “命?什么意思?”南海明疑惑道。

    老者伸手指了指星空,道:“每个人的命都和星空联系着,星空之中有着属于你的一颗命星。”

    “命星?”南海明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么有趣的事情,越发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你想知道你的命星是哪颗吗?”老者蹙着难看的笑容道。

    “哦?前辈能找出我的命星?”南海明惊喜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只要小兄弟的一滴血,便能找出小兄弟的命星。”老者神秘的道。

    “少爷,不可。”海叔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,却又说不上来,只得小心的戒备。

    “海叔无妨,我倒想看看我的命星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用剑刺破自己的手指,鲜血流出,老者伸手接过几滴鲜血,诡异的一笑,双手结了一个奇怪的法印,然后将鲜血往天空上一抛,鲜血直没入天空中的一颗星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,这颗泛红的星星便是你的命星。”

    老者笑容越发的诡异,道:“老夫观小兄弟的命星暗淡,被杀星包围,恐不日有血光之灾。”

    南海明听得眉头大皱,微怒道:“我诚心相待,前辈为何咒我。”

    老者摇了摇头,笑得南海明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南海明心中不好的预感更盛,重重的冷哼一声,转身回到海叔身旁坐下,不再言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