超神传承系统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一章 独面群雄

    “南海明,你快让开,否则休怪我等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南海明,你活腻了不成?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如果再不让开,老夫就让你下去陪你那死鬼老爹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让,我就不让!”少年倔强的挡在众人前面,双臂张开,用纤弱的身躯守护着他心中最伟岸的人。

    少年的身后是他父亲的陵墓,南家本是巨剑城首屈一指的世家巨阀,他父亲南剑离更是当世有数的天人境高手,本来一家人其乐融融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可是天有不测风云,数月前父亲南剑离为求突破更高的境界,竟是引来渡劫天雷,南剑离当场被劈的魂飞魄散,死于非命,没有了南剑离的南家很快便走向没落,从世家巨阀沦落为二流家家族,备受其它势力的欺凌。

    近日传言四起,南剑离虽然渡天劫失败了,但他尸骨中可能隐藏着天人境下一个境界的秘密,此消息一出,天下震动,引得多方势力抢夺。

    为守护父亲的陵墓,南海明挺身而出,以一己之力阻挡天下英雄。

    “哼,倘若南剑离还活着,我等尚且惧他三分,如今他已死,你这区区抱灵境的小辈,竟敢螳臂当车,当真是不知死活。”一名灰袍老者气势汹汹的道。

    “墨老,少跟他废话了,直接打杀了,我们进去便是。”另一名老者不耐烦的道。

    “老夫再问你最后一遍,你让不让开?”灰袍老者浑身气势一涨,顿时劲风大作,吹得人脸庞生疼,衣衫呼啦作响。

    南海明只觉迎面一股排山倒海的大力传来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,但他却咬牙坚持着,就是不肯退让一步。

    “哼,你找死就怪不得老夫了。”灰袍老者面色一冷,也不见他如何动作,一只淡蓝色的大手瞬间凝聚而成,直扑南海明。

    聚灵成像!

    这老者竟是化象境的高手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惊呼,不禁为南海明感到默哀。

    南海明只有区区抱灵境,而灰袍老者可是化象境的高手,中间整整隔了沉珠和凝神两大境界,南海明与灰袍老者相比,就好像孩童与大人一般,不可同日而比。

    老者这一击,南海明可谓是必死无疑。可怜老子刚死,儿子就要下去陪伴,南家恐怕再无出头之日。

    瞳孔中淡蓝色的大手逐渐放大,这一刻南海明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死亡的气息,但他依旧不肯避让。

    就算是死,他也要守护父亲的陵墓!

    父亲南剑离的英姿在南海明脑海中不停的回放,这大概是临死之前最后的回忆了吧?

    生死关头,一道白色的身影呼啸而过,卷起南海明避开了灰袍老者的这必杀一击。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大响,淡蓝色的大手轰在南剑离的墓碑上,墓碑顿时四分五裂,被轰的粉碎。

    众人又是一阵惊呼。

    “明儿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女子关切的声音传来,南海明惊魂否定,看向救了自己的白衣女子,急道:“娘亲,他们……他打碎了父亲的墓碑。”

    原来在千钧一发之刻救了南海明的正是南海明的母亲穆芊芊。穆芊芊宠溺的摸着南海明的头发,柔声道:“没事的,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南夫人。”灰袍老者冷声道。

    “墨老,我夫君在世的时候对你墨家可不薄啊,你如今却对他的独子下此狠手,可对得起他?”女子冷着脸,俏生生的站在人群中,犹如一朵腊月盛开的寒梅,孤艳而不可芳物。

    “南夫人,此一时彼一时,这些话就不要说了,免得彼此伤了和气。”墨老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女子气的语噎。

    南海明看在眼里,心中怒不可揭,踏前一步,小小年纪竟是有着不相匹配的成熟与霸气,只见他冷眼直视天下群雄,怒声道:“你们今日若敢谁进入我父亲的陵墓,日后我南海明会一一登门拜访,今日之辱十倍的奉还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灰袍墨老冷哼一声,率先走入南剑离的墓中。

    “魁星山墨家!”南海明咬牙切齿的道。

    有了灰袍老者带头,顿时起了连锁反应,众人一个接一个的向南剑离的墓中走去。每有一个人走进南剑离的陵墓,南海明便默默的记住这些人所属的势力和面孔。

    “青藤城林家。”

    “龙骧城龙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明儿,没事的,你父亲在天之灵不会放过他们的……”女子轻抚着南海明的头发安慰道,只是她眼中悲痛之色却怎么也难以掩盖。

    南家之人敢怒而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会放过他们的。”南海明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几个字,显然他恨极了这些人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突然有人急匆匆的从南剑离的墓中跑了出来,失口惊叫道:“空的,怎么会是空的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南剑离的墓怎么是空的?”

    “南剑离遭雷劫,明明已经魂飞魄散了,怎么他的棺木却是空的?”

    “南剑离不会还活着吧?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一句话,众人脸色顿时大变,尤其是灰袍老者和前几名进入墓中的人更是刹那间面如土灰,眼底明显有惊惧之意闪过。

    南剑离如果还活着,很有可能打破了天人境桎梏,进入了下一个恐怖的境界,之前他便是乱神塚中有数的高手,如果再突破,那便是名副其实的乱神塚第一高手了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后果恐怕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这些人顿时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一中年大汉走向南海明母子,拱手道:“南夫人、南公子,我之前一时糊涂,冒犯之处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一大汉见状,立马也上前讨好道:“南夫人、南公子,我是被青藤城的人怂恿的,冒犯之处,请夫人、公子不要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莫听他瞎说,是他龙骧城怂恿的我青藤城,我青藤城无意冒犯南府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明明是你怂恿的我,竟然恶人先告状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二人竟是为此争吵起来。

    “南大嫂、贤侄,我进墓是为了阻止他们,怕他们这些人损坏了南大哥的陵墓……”更有甚者信口胡诌,攀起亲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众人你一言,我一言,极尽讨好。

    灰袍老者脸色发青,犹豫再三,终究还是上前拱手道:“南夫人、南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南海明便打断他,沉声道:“你不必多说了,你是第一个带头进我父亲墓的人,三年之后我会向你挑战,生死之战。”

    热脸贴了个冷屁股,灰袍老者可谓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,只见他动作僵在空中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脸色由青转成了锅底黑,最后只得一甩袖袍,灰溜溜的带着自家之人离去。

    众人看得一阵唏嘘。

    南海明冰冷的眼神一一扫过众人,没有说话,拉着母亲离去。

    众人尴尬至极,脸色阴晴不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