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54章 酋长,是你长吗

    苏南摇头,忽然有些意兴阑珊,回话说:“有一间不是餐饮店,不说我了,大家吃好,我到厨房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他借故离席了,确实也有事,这边菜已经上齐,他便招呼员工和家属们也用餐,毕竟今天是节日,算起来,员工们也是来义务加班,连带这几天的工资,都由老舅来承担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中餐不比别的,能吃的很快就吃好,喝酒的还会继续喝。

    苏南干脆也拿着酒瓶,每桌都去敬了杯酒,不玩虚的,一杯就是二两白酒,这下也不怕别人说闲话,都是老乡,喝酒给力点也是应该。

    亏得众人没在店里多呆,计划中聚会还要转场,到附近三条街外的酒吧唱歌,已经订好了包厢。

    这时候苏南的必杀技来了,装着喝多了,不胜酒力,加上明日店里要开业,所以就没去了。

    但有拿出提前准备好的两条烟递给大表哥,请多包涵,人情世故,他还真没说的,可怎么感觉亏大了,今晚上本就不赚钱,两条烟还倒贴出去四百多,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“哥,苏南喝多了,我留下来照顾他,你们去吧,我明天一早也要上班。”关键时刻,安茜居然留下了。

    大表哥今晚上喝了不少,但酒量很强悍,笑着说:“那好,茜茜你记得早点回家休息,我们就先走了。那个,谢宇,你没喝酒,又有车,先带几个人过去把场子布好,酒都开了,明天不上班今晚上都别走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谢宇当场脸都绿了,却硬是给抗住了,同样笑着说:“没问题,表哥你上我的车吧。茜茜,回头再联系。”

    总算是给打发走了,苏南垂死惊坐起,丝毫没醉,安茜在一旁笑出声音,都猜到了,还以为是苏南在给她找借口脱身,其实并不是。

    “安茜,你这到底什么个情况啊,不想见到那个谢宇,何必参加聚会?”苏南喝着茶,虽没醉,但也要醒醒酒,刚才三杯下去,喝得太猛了。

    安茜无奈道:“你以为我想啊,还不是我父母觉得谢宇还不错,让我和他先交个朋友,别太急做决定。那个谢宇居然找媒人到我家去说亲,我都快烦死了。

    来之前我已经跟表哥说好了,他会帮忙收拾谢宇的,等去了酒吧谢宇就知道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居然还有后招,苏南还以为他才是主力队员,好吧,何苦来哉。

    “那个安茜,你答应薛丽和我相亲,是想临时找个挡箭牌吧?”苏南露出苦笑,认真想想,等过了年,芽菜妹也快满十七岁了吧,感觉更靠谱一些。

    “没有啦,今天薛丽还问我们怎么样了,她好像很关心你哦。”安茜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,又说:“薛丽过完年可能也会来这边找工作。”

    “她,还是算了吧,不提也罢。”苏南发现提到薛丽就是个错误,就凭薛丽和安茜的关系,他夹在中间,能有个屁的结果。

    罢了,心淡了,还是回家玩游戏吧,所谓情场失意赌场得意,今儿玩游戏的人品大爆发,不要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“敷衍就是有心,苏南,你心里还有薛丽吧!”

    安茜语气肯定,觉得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“呃,真没有,她那个人太不靠谱了,你说跟我相亲都大半年过去了,不约就不约吧,她居然还和我妈妈有联系,还帮我张罗相亲,把自己的闺蜜你介绍给我,这叫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苏南疯狂吐槽,说没醉,酒精还是影响到了理智,他说这些话干啥啊,言多必失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换来安茜一句,“你还说不在乎,解释就是掩饰。”

    “苏南,你好好休息吧,我先回去休息了。嗯,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!”

    安茜说着伸出手来,苏南一愣,却也伸了手,互握了一下,手感与想象中一样,软乎乎的,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“我到外面打车!”安茜说着起身了,这就要走。

    苏南动了动嘴唇,却只能说一句,“我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十来分钟后,他把安茜送上了出租车,独自留在寒风中凌乱,都说不靠谱了,圣诞节偏要凑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手机突然响了,他发誓如果是芽菜妹打来的,那就约吧,法律不外乎人情,然而并不是。

    “苏南,你在店里吗,我和梅梅出来了,正往你店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在呢,你们活动结束了吗?”现在还没到八点吧,忒早了。

    蒋甜甜的声音传来,“活动还没完,待在那里没意思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在店里,你们过来吧!”

    苏南打起精神,斗志失而复得,之前的策略没毛病,再不济今晚上也不是一个人过。

    揉了揉脸庞,快步往回赶,不料还没到店里,电话又响了,这次又是谁呢?

    “呃,老陈,你干嘛呢,我马上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苏你快来吧,有人找你,你是不是还有个外号叫什么酋长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,酋长!”

    苏南浑身一个激灵,什么情况,虽然他号称非酋长,但那是自嘲运气差如狗,在现实中还没真谁这么叫过他,唯有在原始世界里。

    “老陈,那人是谁啊,你确定是找我的?”

    “男的,超级壮汉,你来了就知道了。”老陈的声音有些发颤,电话里根本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苏南已经跑动起来了,心怦怦直跳,不算远的距离,愣是跑出了一身冷汗,背上都湿了。

    还没到店里,就瞧见门口站着一个彪形大汉,背着一个硕大的包袱,还光着一双胳膊,穿的是短袖?

    近了,苏南看着眼前这人,颇有一种初见大山的感觉,有点尿急,想跑路。

    这人身高直达一米九开外,满脸虬须,看不出具体年纪,虎背熊腰,身躯无比强壮,大冬天的就穿了条黑裤子,黑布鞋,还有一件黑色破短袖,露出一双肌肉爆炸的大胳膊,一双手就跟大蒲扇似的。

    “酋长,是你吗?”大汉说话瓮声瓮气的,如在打鼓,眼若铜铃,齿似钢叉,加上这身板,可以轻松吊打十个他这样的纯情帅哥。

    “那个,大哥,你认错人了吧,我们不认识!”

    苏南说这话时还真不敢确定,关键是酋长两个字,太不同寻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