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章52章 酋长不好当

    “苏南,你在科技园里吗?”

    是安茜来电话了,苏南连忙回话说:“在呢,三号楼一层,肯德基附近,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
    “就快到了,我大概知道你说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苏南看着飘落在地上的礼花,这次总该是好的预兆了吧。

    “老陈,我出去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他到了外面大路口,背后就是星巴克,然后给安茜打了个电话过去,说好他在这里等着,也就几分钟的工夫,人到了。

    大白天这边三轮车过不来,安茜叫的出租,下车后就瞧见了他。

    而苏南先是看到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,略微停顿,就把目光放到了安茜身上,怪只怪那晚夜色太朦胧,今天才看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灰色牛仔裤紧绷着浑圆笔直的大腿,浅色呢子中长款外套,内衬格子毛衣,胸前怒山海啸,犹如高楼拔地而起,一山还有一山高。

    近了,她有一双大大的眼睛,脸蛋稍稍有些婴儿肥,但皮肤非常好,软乎乎的。

    “苏南,这是我表哥周俊。”安茜出声给双方介绍。

    苏南也不知怎的,鬼使神差的伸手,竟说了句,“表哥好。”

    怎么都有大表哥,一天遇到两个老表,是好事还是坏事。

    “苏南,你好。”周俊伸出手与他握了一下,他也是南部过来的,老乡。

    “安茜、表哥,先到店里看看吧,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邀请两人到了店里,说实话,环境真不算好,至多就是不错的园区食堂,不过胜在交通便利,地段好,今晚上用餐相当于包场,价格也便宜。

    大表哥也觉得这里不错,安茜大概看了看,就说:“苏南你可以啊,盘下这么大的店,没少花钱吧!”

    她之前真不知道苏南是做什么的,一直以为也是上班族,没想到会是自己做生意,薛丽好像也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花钱,从一个朋友那里转过来的。”苏南还真不好多说,真论起来,盘这个店用的钱都是蒋甜甜和李淑梅出的,他自己那点本钱,购买外面那辆二手面包车都还差点。

    “那也很厉害了。”安茜就在附近写字楼上班,离这里并不远。

    “才刚开始创业。”

    苏南说着就转移话题,询问晚上的用餐要求,也把老陈叫过来商议定菜单,没有的食材也还有时间去购买。

    不多时,用餐的事就定下了,开三桌,收两千五,酒水全包,当然包的是啤酒和饮料,至于白酒,安茜他们会自带。

    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苏南这会差不多没事可忙了,正纠结着要不要约安茜一起去玩。

    “苏南,我和表哥先走了,晚点再过来。”安茜居然就要走了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苏南脸上挂着笑容,但怎么看都很勉强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是吧,逃脱不掉的预兆?他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安茜有事先走,蒋甜甜和李淑梅逛街去了,别人晚上公司还有活动,他这下午时光,又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大白天的,原始世界也进不去,算了,去陶器店看看,仓库里还有一些陶罐,正好先送过去。

    本着让自己忙起来,才不会感觉到孤单的想法,苏南跟着就出发了,路上找了个地方,购买了十几个陶,从布袋中拧出来放车上。

    等到了时代广场,又中了停车费的枪,同样的这里可以包月卡,今天周末依旧办不了。

    他开着车小心翼翼进了地下室,运气不错,找到一个临近电梯口的位置,却突然发现没有运输工具,一次只能拿两个陶,这得跑多少趟,电梯上下等待时间太长了点。

    应该是有货运电梯的,那边或许可以借用工具,算了,现在去找地方太麻烦。

    苏南索性就拧着两个陶罐,电梯到了,一路上去停了五次,才终于到了七楼,且所有进电梯的都会看他一眼,确切的说是看陶罐。

    到了陶艺品区,人还挺多的,都是商家在整理店面,也有开始铺货的,别人家的陶怎么看都好,他这个主打实用复古,风格不同。

    再看他的店,不错,招牌已经换好了,有陶氏,其余地方都没动,他有钥匙,开门后先把两个陶放好,跟着就打电话联系王峰。

    “胖哥,你今天在上班吗,我到店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南你来了,正好,有事找你,我很快过来。”

    果然很快王峰就到了,主要是跟他谈店员的事,眼看就要开业,主办方需要对店员进行统一培训两天,所以苏南这边要抓紧了。

    这还真是一个问题,苏南之前没急这事,不过经理都说了可以推荐店员。

    “胖哥,我这边没合适的人选,你们给推荐两个吧,暂时两个应该够了,可以换班。”不是他舍不得钱请员工,而是真没钱,万一陶器店不开张,到时发不出工资就悲剧了。

    王峰点头,“两个人是够了,如果忙不过来再找也不迟。要说人选,我们这里还真有,以前在外面跑的业务员,现在不需要那么多了,这些人对陶器多少都有了解,转为固定店员很合适,我以前也是业务员。”

    “好,胖哥你给我推荐两个人来,工资大概怎么算的?”苏南不是很了解行情。

    王峰直说:“三千底薪加三个点的提成吧,另外补助五百元的保险,上班十个钟,一个月轮休两天或是四天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在心里算了算,这工资还真是便宜,他想了想说:“这样吧,一般的陶算五个点的提成,高端陶算三个点。”

    按一般陶器售价最低一千起,卖一个提成也就五十而已,陶器可不是快消品,没办法走量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能卖出高端搞,售价最低十万起,一次提成至少都有三千,呃,好像也不多,算了,如果真的生意好,发奖金也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“苏南你倒是舍得,你这会不赶时间吧,我现在就叫人过来,你觉得可以就先试用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把人叫来吧!”

    也就十几分钟,来了两个年岁看起来二十七八的女子,到让苏南诧异了,他还以为是男性呢,即便是女性,也应该年龄比较小吧,不然这工资,能有什么钱途?

    “苏南,她是张丽,她是王英,都有销售经验,你觉得怎么样。”王峰大概说了下情况。

    而苏南稍稍打量了一下两女,没一直盯着看,那样不礼貌,两女都属相貌中等,气质也都还可以,他也没什么好挑的。

    “嗯,没问题,工资待遇她们都清楚了吗?”

    王峰接话说:“刚才在电话里已经讲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都知道待遇。”两女跟着出声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就没问题了,先试用,等到店里注册手续等办完后在签用工合同。

    苏南说:“你们要是没什么问题,就从今天开始算上班吧,没有试用期,另外暂时没有店长,你们要是做得好,就从你们之中选一个店长,到时直接加底薪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老板。”两女倒是适应得很快,对这份工的待遇也是满意的,陶器店上班会比较清闲,如果卖得好,提成也高,再加上没有试用期,又有升职的希望,没什么可挑剔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现在你们跟我都楼下去拿下陶器,胖哥也一起来下吧。”

    人多力量大,苏南抓住机会找到搬运工了。

    一行四人乘电梯到了地下室,王峰和两女见到老旧的面包车时,都相当惊讶,不过转念一想就正常了,拉货用面包车或是五菱,属标配了。

    可对于标价一千元起的陶器,就这么随意放在面包车里,都没点防护包装,这老板也太粗心了。

    四个人,八只手,前后跑了两趟,总算是把陶器都放进店里了。

    这时王峰才忍不住说:“苏南,下次你量大的时候可以走货运电梯,那边能随时找工人搬运货物,价钱也便宜。还有,你的陶器最好还是包装一下再运输吧,弄点泡沫盒子也好,磕碰坏了,到时说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下了。”苏南这不是以前没经验吗,慢慢来,时间长了,业务就熟练了。

    随后王峰另外有事先走了,苏南留下来给两女简单说了下以后陶器的售价,四个字核心,以丑为美,越丑越值钱,当然给顾客就不提丑了,要提刀痕艺术。

    他说了一通假设的古老陶艺文化等,虚构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,然后让两女自己在多思考一下,到时候看怎么忽悠,不对,是让顾客卖到钟意的高价陶。

    “张丽、王英,店里情况暂时就这些了,这几天你们配合一下主办方搞培训什么的,如果没什么事就当休假吧,但是月底最后一天都要来上班,准备一号开业。”

    他加了两女的手机和微信,没多待,给了钥匙后,又叮嘱了片刻,便走人了。

    苏南走得是干脆,两女拿着钥匙,看着价格高昂的陶器,都有点心慌,尤其那个标价五十万的丑陶,老板还真是放心交给她们了。

    “丽丽,这个小老板有些不一样啊,感觉挺好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一样,这里也挺好的,希望能干长久吧!”

    却说苏南在电梯里琢磨着今后的开支,仅是房租,水电气物业什么的,三间店一个月下来没有两万,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然后还有工资,这个才是大头,四万元没跑了,还没算上他自个的花费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个月至少要准备六万元才能顶得住,还要加上之前冲动之下,充了那一万,以及欠了四万外债,下个月纯利润没十万,就是失败。

    怎么一算,顿觉亚历山大,回头想想,没玩原始游戏之前,他不说生活无忧无虑,却也可以宅在家里,如今才多久,肿么就背负巨额开支,手里的钱也花光了?

    苏南感觉掉进了一个大坑,还是欲罢不能那种,酋长不好当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