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49章 随时脱单

    这一晚上苏南都没睡好,期间还响了两次闹铃,就为了花钱多收点米,真心不容易。

    醒来后一看仓库,运气相当好,可以购买野猪肉了,十元一斤,妥妥的良心价。

    而上次神农氏也拿了好东西来交易,是一块极其罕见的何首乌,虽然只有巴掌大,却是人形的,黑得发亮,奈何售价比人参还要贵五万,是千年何首乌,无需处理,不含任何微毒,服用后号称能益寿延年,金枪不倒。

    苏南同样看着眼热,虽然他这才二十一,貌似用不上,但是好东西拿到手才能安心啊。

    打开门,没见到两女,估计还在睡,平时上班挺幸苦,礼拜天睡懒觉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正好没人打扰,苏南连忙购买了一大块野猪肉,从袋子里拧出来足有七八斤重,要的就是这种量足的感觉,几刀下去,把肉分了分,留下一小块在自家冰箱,剩下的过会拿到包子铺去。

    火速洗簌完,正准备出门,忽然有电话打来,一看是李雅美,不由笑了,总算从芽菜妹这里找到了点安慰。

    “南哥,你起床了吗,对不起,昨晚上我睡太早了。”

    看看这态度,就因为没及时回消息,专门打电话来道歉,若非呀呀的年龄确实太小,若非他现在也算事业起航,说不定就投身芽菜妹的家族企业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我起床了,过会就到铺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也在店里了。”李雅美蹙着眉头,懊恼无比,昨晚上怎么就那么早睡了呢,错失良机,不知道今天晚上平安夜会不会有机会。

    没说几句就挂了,反正过会就能见面,苏南忽然有惆怅起来,一觉起来,他心态恢复正常,又不知该怎么选择了。

    蒋甜甜、李淑梅、芽菜妹、安茜,甚至是把薛丽算上,恍然间,随时都可能脱单,又感觉过年还得孤身回家,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!”

    “苏南,不好意思,昨晚上你发消息过来我都睡了,今晚上的老乡聚会,你要去的吧!”安茜的声音中带着慵懒,指不定也是刚睡醒。

    “呃,那个,我要下午才能决定去不去,今天都有点忙。”苏南陷入了纠结,要说该直接拒绝的,但去去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,都是县里来的老乡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我下午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听安茜的语气,还是想让苏南一起去,就不知是否还有什么目的了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苏南正要出门,不料两女的房门开了,见蒋甜甜一脸睡眼朦胧的走出来,这次穿了件大号的毛绒睡衣,倒是不怎么显身材了。

    “甜甜,是不是有吵到你了?”他摇了摇手机,抱歉了。

    蒋甜甜摇头说:“没有呢,苏南,你是要出去吗?”

    “对,我送点东西到铺子里去,你们吃什么,我带早餐回来。”苏南确实要出门,不然今天就没肉粥供应,损失颇大。

    “随便什么的,稀饭就可以。”蒋甜甜勉强笑着,是还没睡够。

    等到苏南走后,她打了个哈欠,又回屋接着睡,外面天寒地冻的,周末懒在床上挺好。

    这边等苏南到了包子铺,忽然生出一种熟悉的陌生感,这个店子他用心了,却又不是太关心,主要是这里赚到的钱,顶不住充值啊!

    “老板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呃,是眼镜妹舒洁,帮工张阿姨的女儿,估计今天周末来帮忙。

    “嗯,带了点猪肉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会其实还不到上午九点,店里生意很一般,只有零散的顾客,与平日里这个点相差很大。

    苏南过来也正想谈工作时间的事,觉得有必要调整一下,变得更合理一些。

    舒洁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,今天她来看见店里已经枯萎的那几棵草,都不知道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那些草非常特殊,极其罕见,对普通人来说是杂草不假,可对懂行的人来说,就很有价值了。

    她当时拍了照片回去查资料,七棵草,四个品种,她花了很长时间,只查到一种,疑似生长在山林,非常罕见的一味药引,可治小儿夜啼。

    能治夜啼的药草有很多,她的草看似就没价值,但如果这种草的功效更强大呢?对制药研发来说,完全就不同了,出了成品药很可能抢占市场。

    当然这是最美好的情况,基本上有这种错觉时,最后研发都失败了,她拍照研究,更多的也是出于好奇。

    “张阿姨,猪肉我先放这里了,你过会再处理吧,先说点事。”

    他放下袋子后,就直说了,“那个以后周六周日的时间调整一下,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,就这四个小时,工资我在给你加五百,但是就不另外招人来兼职了。

    如果偶尔你周末有事来不了,那就另挑一天补回来,反正就是平时早晚加起来八个钟,周末两天各四个钟,法定节假日关门放假,每月工资给你开四千五。”

    苏南开的这个工资真不算低了,但就是没假期,平时要早出晚归,周末也要开工,再加上没有五险一金等等福利,也还好了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可以的,谢谢老板。”张阿姨只是稍稍想了一下,就同意了,对她来说也是好事。

    之前苏南说每月给她六天假,现在没有假期,但算起来已经给了四天假,另外多给五百元,她还赚了呢,并且法定节日也可以休息。

    再有她女儿舒洁周末可以来帮忙换班,如果真有急事,某天不开门,另找时间补,也是很好的,不用扣钱。

    舒洁也想清楚了,虽然她更倾向于之前找一个兼职的办法,但这样也很好,主要是怕招来的人不好相处,把店里弄得一团糟。

    所以舒洁这里也没问题,事情就这般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没什么事,我先走了,有事打我电话。”苏南没在店里多呆,现在差不多都是固定客源,他守着也不会多卖几碗稀饭出去。

    至于调整时间,是根据昨天的收款记录来推敲的,与其周末把时间分散在早晚,不如放在中间,营业额不会比没换之前差。

    早晨十点开门,针对那些晚起的,而下午两点关门,也是针对晚起的,早餐吃得晚,午餐时间自然就后移了。

    “南哥!”芽菜妹从店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走,进去,我买点东西,有事问你。”苏南瞄了一眼,呀呀的姑妈没在,他进超市就没什么了,不然总感觉有点心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