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45章 老板好任性

    “米麒麟,这店名好任性。”

    蒋甜甜再次咂舌,山寨的嫌疑好重,而且光看店名,谁知道你卖的是稀饭,投入这么大,好任性的感觉。

    但想到小区外的那间包子铺,这次好歹苏南有换掉招牌,已经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陈兴国斜着眼,看着苏南,就仿佛看到了第二个老舅,现在反而不担心苏南上车了,别人能找到女朋友兜底,任性又怎么了。

    就说老舅哪怕这次投资失败,下次照样能继续拉到投资,都是男人来着,却真不能比啊!

    没过多久,房东来了,是一个中年大妈,身材严重发福,穿金戴银的,家底应该很丰厚,一来就和老舅聊了有十分钟,才谈到了正题。

    房东大妈完全同意老舅把铺面二次转租,别人还带了房产证过来帮忙证明,以及当初签约的合同。

    好家伙,那合同签了五年,优先续约,并且租金一直不变,还有一个重点是无押金,租金三个月一付,而且明显是老舅重新签订的合约,真不是一般人能谈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老舅,你真不打算干了?是不是资金上有困难?”房东大妈期期艾艾的,看老舅的眼神很不一般。

    老舅面带笑容,淡然说:“累了,先休息一阵,等有合适的项目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那感情好,有项目可别忘了叫上小妹。”房东大妈这把年纪,自称小妹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好在老舅没忘记苏南,租约很快签订好了,就在刚刚老舅去结算了物业,水电气卡都有结余,都不多,直接送给苏南了,相当干脆。

    其余工人的租房,还可以免费使用半个月多点,之后就要苏南承担租金,至于工资,这月底,老舅会把之前的结算了。

    一切都很顺利,等苏南支付了两万五,就拿到了钥匙,成了新店主。

    老舅走得很干脆,房东大妈亲自开车相送,两人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苏南目送老舅离去,忍不住说了句,“老舅现在的女朋友是做什么的,我感觉她有情敌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陈兴国重重点头,却说:“这个情敌虽然有钱,但还是差了点,老舅现在的女朋友是某银行副主任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人生赢家啊!”苏南真的学习了,原来他一直走错了路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差啊!”陈兴国莫名冒出这句,可怜他取了个好名字,媳妇即不漂亮也没钱,不过他也只是偶尔羡慕,自家媳妇老实本分,他在外面挣钱完全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“差远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心想,他单身二十一年,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这怎么能比,之前相亲两次还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租金付了,钥匙也到手了,他马上联系人换招牌,老陈有路子,之前换招牌那家,在电话里谈好了五百元搞定,那边要先按要求制作,明天上午过来更换。

    店里五个工人,有两个今天休息了,周末是全都放假,规矩照旧,不过明天都会过来收拾店里,为周一开业做准备。

    看似从稀饭庄变成米麒麟,店名变了,还是卖稀饭,但其实有很大的不同。

    苏南喝了口茶水,直说:“老陈,以后你来当店长,干好了,我给你发奖金,甚至是算分红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小苏,不对,老板多谢你看得起我老陈,是师兄弟我也信得过你,可是光卖稀饭不行啊,我们这四个多月想了很多办法,都没坚持下来。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老陈当然是希望店里生意好,不然他失业后能找到这个价位的工作,却不会有这般清闲,更别提有假期。

    苏南点头,“这我知道,所以我现在定一下,工作时间从早晨七点到下午三点,八个小时,中间包括吃饭和休息时间,当然还有打扫卫生。周末全部放假,周六轮班,也就是一个月休六天,之前的工资不变,如果生意好,等月底再发奖金,调高薪资都可以。

    先试营业一个月,如果有人来查,就用老舅的执照顶一下,这个我之前有和老舅说过。”

    他不急着办执照不是要偷税,而是怕一个月内就倒闭了,岂不是麻烦,所以等一个月后,和包子铺一起去办执照,该补交的税,他一分钱不会少,试营业也是不成文的规矩,一般不会有人来查。

    老陈说:“这些都没问题,那我们卖什么,你是知道我的,什么菜系都能来,口味算不上最好,也在中上了,招牌菜也会整几个。”

    苏南接话说:“早晨就卖稀饭,种类控制在五个,暂定南瓜、绿豆、白粥、肉粥,再加一个蔬菜粥,没时令南瓜就用八宝粥代替。不卖包子馒头,也不卖面条饺子,不要搞复杂了。

    但可以卖鸡蛋,泡菜免费,再加一些快菜凉盘,这个老陈你拿手的。”

    陈兴国一听,不能这么搞啊,之前他们可是卖十二种稀饭,还卖面条水粉包子馒头等,都没熬过来,现在苏南一来就给简化了,这简直比老舅还任性。

    却听苏南又说:“定价上变一下,你们之前是稀饭五元随便吃,现在改为三元一碗,肉粥八元一碗,其余凉盘价格不变。”

    陈兴国听了心中好慌张,这不仅种类简化,连价格都给降了,是要走薄利多销吗?可是真有那么多人愿意来喝稀饭?

    苏南继续说:“中午除了没卖完的粥,另外煮一些白粥,然后白米饭是两元一碗。对了,去购买一批大点的碗用来装稀饭,能装一两面条那种,白米饭的碗不变。

    其它的中午卖中餐,无论是热菜还是凉菜你看着办,按照七荤八素来配菜,走流水线,统一价,荤菜七元,素菜四元,米饭两元,白粥也是两元,中午的粥用小碗。”

    果然好任性,这个园区无论是食堂还是其它餐饮店,就没有走统一价的,而且米饭好贵,食堂一元钱的米饭随便添加,陈兴国感觉熬不到过年。

    “还有,店里的桌子摆设要变动一下,改成教室那种排列,尽量多弄一些座位出来,桌椅不够的,我会去采购一批。”

    听到苏南居然要降低用餐环境,陈兴国已经快扛不住了,连食堂的环境都不如,也不比食堂便宜,别人真的会来吗?

    要知食堂最便宜的素菜只要三元,荤菜只要六元,米饭一元钱随便吃,菜品种类繁多,用餐环境更好,这怎么去比?

    “差不多就这些了,店里五个人,顾客用餐的时候,一个人收钱,两个人打饭,剩下两个负责收拾碗筷,暂时就先这样安排吧,最后就是一定要注意卫生,我就这一条,不注重卫生的,也包括采购的食材一定要新鲜质量过关,不然我会把那人开除掉,其余都是小事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拍了拍手,最后补了句,“以后店里的采购老陈你来负责,大米由我提供,不能用外面购买的一粒米,还有煮粥和煮饭要用特定的纯净水,我会安排人送过来,不能用自来水。”

    用水的事是他临时想到的,这个倒是好办,他找芽菜妹订购一批水桶和封口设备,然后自己灌装,好吧,感觉有点作坊小黑店的架势,但却很有必要,自来水煮出来的米饭口感会差很多。

    但这样一来,他要弄辆车,弄一个小仓库了,钱啊,这样花下去,好心疼。

    陈兴国已经无力吐槽了,大米用苏南提供的没什么,可是煮粥煮饭要用纯净水,这特么的,是不是成本太高了点,自来水才多少钱一吨?纯净水便宜的也要十二元一桶,都不到二十升,相当于三毛钱一瓶的矿泉水,好贵。

    可别人是老板,能拉到人投资,就有资格任性啊!

    事情就这般定下来,苏南的一言堂,并且很快行动起来,陈兴国也把另外两个店员叫来,一起动手对店里进行调整,同时适应新的规矩,几乎没大的变化,相比以前还给简化了,减少了大家的工作量,休假还能有保证,按说这是好事,可怎么大家都觉得心里好慌张。

    苏南一下午挺忙的,跑二手市场定了一批相当一般,但外表看起来还不错的桌椅,一百八一套,定了十五套,加上店里原本的座位,一次性可以容纳最多九十人同时用餐,增加了三分之一的座位,用餐环境直线下降。

    另外改动了一下打饭时的流水线,从进门开始取餐盘,然后就可以选菜了,到最后一次性结账,收银台只要收钱就必须出票,有固定的收银员,之前干了四个多月,没有偷钱的记录,苏南也就继续用了。

    店里五个工人,或多或少都与老陈、老舅有点关系,可以说都是熟人,相比起来,比重新招人要好,至于以后如何,日久见人心了。

    忙活到傍晚,中途又置办了一些东西,集中在新的餐具上面,加上桌椅,总共花掉了苏南四千多点,加上招牌钱,五千就光光了。

    此外还留了五千的采购备用金放在老陈那里,亏得之前店里还剩了有一两千的备用食材,老舅免费送了,还有苏南要求每天采购新鲜菜品,简化了种类,不然五千采购金根本就不够,压两三万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当然真不够用,可以先压货,缓个十天半个月结账都行,再有都不知道到时生意如何,现在压货多了也不成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两女给他转了四万,租金交了两万五,置办用了五千,备用金五千,他手下就只剩下五千了,自己手上还有几千,合计一万多点,还要找仓库,弄一辆轮胎不会跑飞的二手车,创业真的好艰难啊。

    也难怪都说成功男人背后都有女人的身影,这话没毛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