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43章 厉害了老舅

    一时间,苏南犹豫了,因为他不想把工作也变成生活,觉得还是分开为好。

    但现在两女愿意投钱进来,即便生意不成,也不能把友情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斟酌了片刻,他才开口说:“你们这笔投资,是算比例分成,还是算固定收益?”

    李淑梅想了想说,“算固定收益好,每天算营业额好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蒋甜甜也说,“固定收益,不要低过某宝就可以了,南儿,我们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苏南笑了,打趣道:“你们投了钱,我可就是老板了,以后不许叫我南儿。”

    “切,那你想叫什么,南哥哥?苏弟弟?肉麻死了,还是南儿好听。”蒋甜甜给了一个白眼,自己去体会。

    这时,李淑梅竟说:“那就叫苏南好了,在外面别人听着我们叫你南儿也不好听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咱们梅姐人好。”苏南翘起大拇指,许是混熟了,说话比以前更随意。

    “切,梅梅比你年龄小,好不好。”蒋甜甜拆台了。

    打闹了一阵后,苏南与两女协商好,如果需要用到这笔钱,就按年利率八个点算固定收益,相当于是一笔投资理财,也比苏南动信用卡,利息要便宜三分之二左右。

    同时如果两女有事需要用钱,苏南也要尽快偿还,基本上大家都满意这笔投资了,同时也算不上是合伙人。

    随即苏南火速去洗簌完,三个人一起走,可外面的天是真的凉,骑小电驴扛不住。

    李淑梅干脆扫了一辆电动汽车,载着苏南和蒋甜甜出去转悠,呃,先找个地方吃早餐。

    因为已经在小区外面有一间店铺,时代广场那边也算有一间,苏南便决定找一个流动人口比较多,或是上班族集中的地方开店。

    想法是好,找店面却是相当麻烦,尤其是对于空铺出租,或是低价转让的,着实要碰运气。

    为此,苏南也是豁出去了,在他的厨师朋友圈子里狂发消息,或许会有点信息。

    他认识的厨师真不少,但自己开餐饮店的却是非常少见,还是只能碰运气。

    两女也是双眼一抹黑,她们只对上班以及逛街的地方熟悉,突然间要找店铺,真没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早餐也吃了,午饭也在外面吃了,愣是没遇到哪怕一间可以考虑的店面,苏南才知之前能在小区门口找到一间便宜的包子铺是有多幸运。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看电影去。”苏南觉得让两女跟着一起跑,着实不好意思,还是改天他自己一个人骑小电驴在逛逛吧!

    “别啊,都说找店铺的,不能半途而废。”看不出来,蒋甜甜还是一个执着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李淑梅也说不累,全当是在练车熟悉周围环境。

    好吧,那就继续找,同时苏南继续在朋友圈发消息,终于有了一条靠谱点的反馈。

    “行啊小苏,你都要自己开店了,我这边有一间店面,就快倒闭了,老板想转手,你要不要来看看,你拿下来,我给你打工。”

    发消息的是一个中年厨师,跟苏南算得上是一个师父,呃,老学长和新学弟,以前见过几次,算不上太熟。

    不管那么多了,他连忙回道:“老陈,你说的店在什么地方,多大面积,转让费多少?”

    “面积有一百平多点,在科技园里面,离食堂很近,就是租金有点高,一万二,转让费十八万,可以谈。老板是一个同行的亲戚,干了四个多月,坚持不住了,正打算转让出去。”

    陈兴国发来语音,到这个点他下班了,店里生意惨淡。

    “十八万,怎么不去抢,租金还要一万二,算了,我玩不转。”苏南是有心无力,他就卖个稀饭,别把老婆本给折腾进去了,何况是真拿不出来。

    加上两女的钱,最多凑个七万顶天了,相差太远啊!

    “别啊,小苏,科技园你是知道的吧,园区里上班的大几万人,客源不是问题,干好了,很挣钱的,我也是没钱,不然都打算盘下来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苏南摇头,那个园区他当然知道,以前他就在那附近上班,说是有几万人夸张了,但一万多人还是有的,可食堂和外卖,以及其它餐饮店也不是吃素的,况且别看那里面白领不少,物价却是真不高。

    尤其食堂的菜价,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程度,是真便宜。

    “老陈,谢了,我钱不够,想也没用。”苏南再次摇头,这铺子只能放弃了,不然有朋友关系在,确实比较好谈一些。

    “小苏,你等等,我帮你去问问,可能还有别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苏南愣了一下,什么别的办法,感觉以前老陈也不是那种热心肠啊,不过这老陈除了爱吹牛,人品还是过硬的,呃,聚会时喜欢抢着付钱。

    不多时,他们这边在一处学校附近停车,正打算去转转时,老陈突然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小苏,有没有兴趣试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试用,说人话。”苏南怎么感觉这事很反常呢。

    没想陈兴国竟说:“就是从我们老板手里来租店铺,租金一万五,还有店里五个工人你要按原来的工资接收,也包括我在内,合同可以半年一签,押一付三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怎么给你绕糊涂了。老陈,你给我说实话,到底什么个情况啊。”苏南觉得平时自个挺聪明的,怎么一到找店铺,就感觉会被别人套路。

    “小苏,我跟你说实话吧,那个,老板是我媳妇的表妹的老公那边的一个老舅舅,是那个老舅找了一个有钱女人给投的资,关系是挺复杂的,老舅就是老板,店铺是他租的,开了四个多月,按十八万转让出去都要亏血本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铺子转租了,转让费要退给老舅找的那个女朋友,所以我刚才问的时候,老舅就想到个办法,把铺子在租出来,每个月赚三千的差价,也能让我们几个继续有活干,有钱挣。

    至于转让费,反正铺子在,相当于存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小苏来吧,这地方经营好了每个月赚几万不是难事,我的厨艺你还能不放心。”

    苏南沉默了,听得出来,老陈差不多说的是实话,就是颇为复杂了点,好在他能听懂,可老陈都四十出头了吧,那个老舅得多大年纪了,还能找到女朋友投资,也是男人中的楷模。

    “老陈,你们五个人工资加起来多少?”他问出了关键,别被套路了啊。

    “那个,就我一个人工资高点,给的七千,其余有一个四千,再有都是三千,哦,还有房租两千,我们是包吃住。每个月开支两万五,加上租金,一个月四万你总拿得出来吧。

    我可以跟老舅说,你最开始先付一个月租金,以后在三个月一付,而且这个月剩下几天,免费给你用了,对了,小苏,你打算卖什么,中餐还是带小吃一起卖?”

    苏南怎么越听越觉得是在跟老陈谈呢,“我租来只卖稀饭!”

    “卖什么,你只卖稀饭?小苏,你可别冲动啊,我们现在卖的就是稀饭,亏惨了。”陈兴国原本是真想让苏南上车,可听到是卖稀饭,瞬间恢复了良知,劝说苏南赶紧下车,别成为第二个老舅,到时候血本无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