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41章 十七字真义

    苏南刚进入原始世界,连忙捡了根树枝,蹲在地上写写画画,都顾不上去播种。

    他是绞尽脑汁,花了好长时间,才差不多把十七个甲骨文默写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了,开始播种,完了后一溜烟跑去山洞,正看到大山他们舂完米在收拾了,全都满头大汗,好在没人累倒。

    苏南忽然想到,今晚上有交易没脱壳的稻米给神农氏,这相当于大山他们少忙了一次,也是运气了,不然他一晚上秒四次,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“酋长,你回来了,饭熟了。”

    大山咧着嘴,自从来了有饭氏,他就再也没有挨过饿,天天守着稻米,这日子过得太美好了。

    “嗯,回来了,大家都跟我来一下。”

    已经很晚了,他不敢耽搁,把族人们叫出去,让大家认字,结果十个人全都目不识丁。

    没办法,只好先找块骨头临摹下来,不然过会等地上字迹破坏了,他不定还能默写出来。

    “大山,谁能认识这些字,有陶氏可以吗?”之前他的甲骨文就是从有陶氏换来的,没准能行。

    不料大山却说:“酋长,这些你说的字,是大部落的绳,有陶氏不知道,他们的骨也是从外面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青木等人也说大部落才懂这些,小部落的长老也不知是什么。

    苏南愕然,不是吧,这可是原始世界,部落原始人居然不认得甲骨文,莫非真要逼他花钱,不是不想花,是真的钱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“大山,那你们神农氏呢,或是哪个部落的人能认得这些字?”有事问大山,多少能提供点信息,总比自己瞎琢磨强。

    大山回说:“俺以前在的神农氏长老,认得一些,他不给我们讲的,只有去问问才知。在问问有陶氏从哪里换的骨,才知找哪个部落。

    酋长,你认这些绳作甚,又不能吃,等以后俺们部落人多了,找一个认字的人来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等以后太久远了,苏南是迫切想知道感叹号的含义,当即便说:“那这样,大山你去有陶氏,还有神农氏去问问,想办法帮我搞清楚,这些字上面说的是什么,用多少饭米去交易都可以。

    呃,这些字是天神写给我的,我必须要知道天神要跟我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天神大人。”大山等人立马引起了重视。

    而且当场就行动起来,把这些字刻成两份,一份让青木带着去有陶氏,一份由大山带去神农氏,等有了消息就会告诉苏南。

    得了,部落就这么几个男人,分成两拨出去了,苏南本打算顺便狩猎的事就泡汤了。

    现在也只有等消息,困意上来,他便跑去山洞,然后回到了现实中。

    打了个哈欠,把手机充好电,然后倒在床上,拉过被子,不到一分钟就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怎料早晨醒来,豁然大惊,差点以为尿了裤子,清醒后,才渐渐想明白是水满自溢了,这身体妥妥的没毛病,就差一个夜夜嘿咻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迷迷糊糊的,在梦里好像听见过大山还是青木的呼喊来着?

    糟糕,一定是睡得太沉错过了消息,之前就有过这种情况,大山呼喊时,如果不理会,过一会就没动静了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点开,屏幕比之前显得暗淡了一些,原始世界是晚上了,他点稻谷,点山洞都没反应,画面中也见不到有人活动。

    现在只能等到傍晚六点去了,感叹号依旧还在,看着那十七字甲骨文,着实蛋疼,有提示能不能干脆一点,为毛非得要是甲骨文,他如果有这学识,还用的着学厨吗?

    “酋长,你还在睡吗,俺们给你问到那些骨绳了。”

    “咦,是大山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苏南顿时一惊,什么情况,里面是夜晚也可以呼喊得到吗?

    “俺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他还从来没试过夜晚在原始世界里,当即凝神盯着手机屏幕,下一刻脚踏实地的感觉来了,他站在了稻田边上,田里的稻谷已经开始抽穗。

    天上挂着一轮明月,缺了一个角,特别明亮,能让他看清楚路的程度。

    耳边听到各种昆虫的叫声,隐约好像还有野兽的嘶吼,即便真有,那也是隔着非常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吗呀,哪怕知道部落山谷里很安全,他也忍不住一个哆嗦,连忙捡了根树枝,撒腿往山洞跑去,路途中经过一片小树林时,他几番想要呼救,但最后都给忍住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大山等人发现他胆子这么小,不对,这跟胆量无关,面对陌生的环境,尤其还是夜里,是个正常人,都会有双股发颤的时候吧。

    幸好,这条路跑过多次,按照惯性都能找到山洞,近了,山洞里点燃着篝火,就是最好的指引。

    苏南顺利抵达山洞,他才不会说出去,半道上差点被一只突出窜出的小动物吓尿,不对,他是真有点尿急。

    到了洞外,他解开裤子,先迎风尿个三丈,太真实了,连放水的感觉都分毫不差,如果不是能从山洞回到现实中,说是穿越了,他都信。

    “酋长,你咋从外面回来了,不是在洞里睡觉吗,夜里不能去外面的,还是酋长大人厉害,天黑了都敢出门。”

    大山等人一脸崇拜,他们从小就被告诫,晚上不能待在外面,如果遇到出去交易狩猎,无法赶回部落,那也要在天黑前提早找个山洞蹲着。

    现在亲眼见证了苏南夜里从外面回来,怎能不意外,怎能不惊喜,跟着这样强大的酋长,才能过上好日子。

    苏南颇有些脸红,别看他之前也算是夜跑了十几公里,但那是在灯火通明的城市里,换了在乡下,天黑他铁定就关门了。

    更别提刚刚从外面跑进来时的各种状况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山,你都问出什么了?”他没忘记正事,如果不是太想知道感叹号的意思,何至于如此冒险。

    “酋长,俺去了神农氏,还去了墟部落。青木去了有陶氏,俺们给你问到了,用了好多饭米,他们本来不说给俺们听的,后来知是酋长大人你问,才说了。”提起这个,大山又是一脸自豪。

    苏南连忙说,“其他的事过会再说,你先说说这些字到底啥意思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