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39章 隔山买猫

    风萧萧兮易水寒,壮士一去兮不复还!

    苏南带着母亲大人交代的政治任务,颇有些悲壮上的骑上小电驴,在寒风中呼啸而去,没几分钟又转道回来,小电驴忘记充电了。

    听说过安步当车吗,苏南是跑着过去的,大约八公里路,按照在原始世界里学到的步伐动作,以及呼吸节奏,全当饭后消食,夜跑一回了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有那么点感觉,跑起来更轻松,没有那么大气喘,耐力也变强了。

    他读大学那会,千米大概要跑三分四十多秒,也就七八十分的成绩吧。

    后来荒废了,不定能跑进四分半的及格线,但此时此刻,苏南觉得如果全力冲刺,千米绝对能轻松跑进三分半,妥妥的奥运健儿。

    生命在于运动,有研究表明,喜欢运动的人,运气都不会太差,扯淡。

    他跑过八公里路,都没捡到哪怕一毛钱的钢板,不划算啊!

    约莫四十分钟后,还差七分钟到九点,苏南及时抵达约会地点,已经是头上冒汗,吃了羊肉的燥热感全出来了。

    八公里路云和月,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!

    传说在万恶的旧社会,那时没有婚姻自由。婚姻靠父母之命,媒说之言。男女相亲根本见不着面,就叫“隔山买猫”。

    而生意上的大忌是隔袋买猫,隔山买牛,一个“隔”字,就是问题的根源。

    苏南现在就感觉自己被隔山买猫了,事先都不知道女孩长啥模样,家世性情风评如何,结果就在夜里跑来相亲,忒不靠谱了,万一这女孩家里还有几个妹妹,以后可怎么吃得消啊!

    呃,有些想多了,这次来,就当是政治任务了,吃吃喝喝,然后走人,不过为了以防万一,他都把身份证带上了。

    “喂,是安茜吗?”

    “是我,你到了吗?”电话那边传来女孩柔柔弱弱的声音,感觉挺温柔啊。

    “嗯,刚到11路站台。”苏南心说这约的什么地方?十一路公交车站台,双十二都过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我很快就到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苏南看着公交车远去,这车他上不了。

    “咦,老板这么巧,你到哪儿,免费送你过去。”忽然来了辆三轮车停在站台外,师傅在跟他打招呼。

    苏南现在见到三轮车师傅,就感觉是顾客,这位是真顾客,笑着说:“谢了,我等人,不走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电话就响了,他刚掏出手机,又给挂了,然后就听到了叫喊声,“苏南,这里。”

    他一抬眼,只见一个身材丰腴的长发女子,拿着手机冲他挥手。

    好像还不错啊,苏南快步走了过去,八公里不能白跑。

    近了,才发现女子个头不高,一米六出头,脸上有些婴儿肥,眼睛很大,皮肤特别白,穿了件军色外套,黑色小脚裤,脚下是一双帆布鞋。

    给人的感觉是青春有活力,倒是附合他的择偶标准,但依旧觉得不靠谱,这什么年代了,婚姻大事,真的要靠相亲吗?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安茜。”女孩说着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苏南。”

    苏南自然也伸手握了一下,只感觉女孩的手非常细嫩,柔若无骨,相貌也很不错,至于身材看起来有些过于丰腴,但听同行那些老厨师说,段位到了,就会知道其实瘦不如肥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晚了,我们找个地方聊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我没问题。”苏南就是来完成任务,去哪儿无所谓,都带着身份证呢。

    安茜冲他笑了一下,居然招手叫道:“三轮车。”

    呃,正是刚刚那个老师傅,见苏南和安茜上了车,意味深长的冲他笑了笑,仿佛再说,小老板明天还能早期卖粥吗?

    “师傅,去前面假日饮品店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三轮车飞驰,霓虹灯在视线中不断后退,苏南想说点什么,又不知如何开口,他并不打算和旁边的安茜有过多交集,今晚过后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
    没想到安茜突然冒出一句不相干的话语,“苏南,我加你微信,怎么不回?”

    “你有加过我,没有吧!”他掏出手机,飞快点开微信,确定没有好友申请消息。

    “怎么没有,”安茜伸出如葱的手指划过手机屏幕,找到了一个叫“珍妮”的,说:“这个就是我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!”

    苏南凌乱了,有没有这么巧,还是他好像搞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薛丽难道没跟你说清楚?”安茜疑惑了,闺蜜说给她介绍男朋友,怎么好像中间出了点差错,没跟别人说明白的吗?

    苏南真的凌乱了,万万没想到薛丽会这么执着,见他不答应,一计不成,居然找了他老妈一起诓骗,如果早知相亲的是薛丽闺蜜,他说什么也会迟到,直接把这事给搅黄了。

    不对,是绝对不会过来!

    “那个,等会再说。”苏南指了指前面,他们说的话,三轮车师傅全程都能听到呢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,都不认识。”安茜有些不解,却也没有再多说。

    苏南却认识啊,如果冒出相亲两个字,他那包子铺说不定就真火了。

    还好,很快到了地方,就是一间水吧饮品店,环境倒是不错,有单独的空间。

    他们到了楼上一个隔间,有沙发茶几小桌,点了两杯饮料,正合适谈话。

    两人隔着茶几落座,面对面,这次苏南先开口,“那个,薛丽没跟你说清楚吗?她以前跟我相过亲,然后一直想给我介绍女朋友,大半年前的事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,她没说啊。”

    安茜很惊讶,却又说:“那你怎么还会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是她闺蜜啊,今晚上是我妈妈叫我来的。”苏南说这话时自己都觉得怪异,太不正常了,这安茜也是被隔山买猫了?

    “你妈妈,还可以和薛丽联系,你们不是相过亲吗?”安茜有些凌乱了,原本只是闺蜜给介绍男朋友,现在看来,好复杂。

    苏南也觉得好鸡儿复杂,所以更加不靠谱,那就这样吧,不约,我们不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