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36章 传播正能量

    苏南对外卖小哥这个职业,一直都颇有好感,毕竟都是搞餐饮的同行,所以但凡点外卖,他都是给好评。

    可今天这位,怎么眼神很不对劲,这是在警惕什么吗?那目光从他身上挪到门外小拖车,在到地上的空桶,在越过他看向里面侧着身子的芽菜妹。

    小哥心说,小伙,哥有关注到你了,随时可能报警,传播正能量。

    苏南不明觉厉,晃了晃手机道谢,表示他懂,五星好评少不了。

    怎料小哥的眼神更警惕了,小伙,别想用差评来威胁哥,当即小哥把手机贴在耳边,叫着,喂,是幺幺零吗?对对,我就快到一栋,你在一楼,零号房对吧!

    最终小哥急着送餐走了,苏南本能关门的瞬间,才反应过来,有个毛的1栋1楼0号房啊,这小哥,太不靠谱了,居然用这种方法来警告。

    可警告他什么?愣了三秒,终于想明白了,小哥怕是误会他拘禁送水的小女孩了?

    果真不能约,都还没怎么着呢,就差点中招了,若是真那啥时,万一突然有人破门查表,那画面太惨,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呀呀,你吃了没,这会不忙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早吃了,不忙啊!”

    “那要不下午跟我一起去采购。”怎么回事,不是不约吗,他为毛要提出邀请,可能是随口一说,别人不定有时间。

    果然,李雅美为难的说:“下午不行的,超市和送水站都要月底结算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你忙你的,下午我会到包子铺。”

    也聊了几句,李雅美有电话打来,送水站座机转接的,见苏南准备吃饭,她也只好先告辞了。

    “南哥,那下午店里见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送走芽菜妹,苏南忽然有些惆怅,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不对,是下一句,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

    饿了,先吃饭,点了一份特色菜豆腐皮,切成了丝与肉丝烹煮勾芡,味道还行吧!

    苏南很擅长做豆腐菜,只是平时很少亲自操刀,属于私房菜了。

    胡乱吃了个半饱,把家里收拾了一下,跟着就出门了,买了一个五金落地灶,换了一个大点的煤气罐,以及一个家用型的冰箱。

    冰箱主要是用来放肉,确保每天能有肉粥供应,不然营业额会大大缩水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现在这儿有肉粥吗?”

    “呃,廖哥,你怎么来了,早上给你留了粥吧!”

    苏南前脚刚到店里,没想到包月的客户廖强来了,就是那个母亲病重的瘦子。

    “留了,之前我妈都是喝白粥,今天我多买了盒肉粥,我妈妈居然也吃得下,一盒吃完还想吃,医生说这是好事,只要能吃下东西,就可能有多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,不过现在肉粥好像没了,晚上给你留,我这会要换新灶,没办法马上就煮粥。”

    苏南对这位VIP包月客户很佩服,是个孝子,传播正能量那种。

    廖强说:“好的老板,那晚上一定要给我留肉粥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都这么熟,绝对不会忘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当即把这事给写了下来,晚些时候好交代一下招来的帮工阿姨。

    等差不多有工人来换好灶具,摆放好冰箱时,芽菜妹来了,又聊了一阵。

    趁着有时间,也是试新灶,苏南亲自熬了一大锅白粥,至于肉粥还是用小灶台小锅,这样就两不耽误了。

    包子铺是真的很火,自打他前来开了店门,就陆续有人来问现在有没有粥卖,看来短短三天,就让附近客源知晓了他这家古怪的包子铺,只卖粥!

    “南哥,你只卖粥,干嘛不开间稀饭庄,生意肯定会好。”李雅美可以说是见证者,见过之前包子铺从开张到倒闭,也见到了苏南开店半天就火了。

    “是有这个想法,就是没钱,以后再说吧!”

    巧妇难为无米之炊,他是有米没钱,还欠着有陶氏的债,马上还要购买一百个陶,继续欠着,莫非游戏中成为好友的条件就是需要欠债?

    欠得越多,友好度越高?到底那十七个甲骨文是什么意思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忽然灵机一动,有些坐不住了,他虽然不认识甲骨文,却可以手绘出来发到网上,没准万能的网友能给出解释呢,一字千金啊,试试又不用花钱。

    “那个,呀呀,你先帮我照看一下,半个小时后我回来,锅里不用管,我开小火。”

    “南哥,你身体没事吧!”李雅美露出一丝担忧,蹲个坑都要半小时,不正常。

    “什么身体没事,你想什么呢,我是忽然想到有事要处理。”

    苏南郁闷了,肿么今儿老是被误会,就他这精气神,这脸庞,这身段,妥妥的好市民形象,再说半个小时能干啥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快去快回,买粥的客人催得好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一溜烟跑了,急忙回到住处,找出纸笔,点开游戏,击中感叹号,便开始临摹甲骨文,他可不傻,每个字都是单独的,没有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同时为了保险,还可临摹了十个其它甲骨上的字型,一共二十七个字。

    他动手能力还不错,画出来有七分神似,速度却不快,先弄了十个字,拍好照先保存了,过会用手机查找合适的论坛什么的发出去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了,等他回到店里时,还差二十分钟到下午四点,没想到请的帮工阿姨就来了,

    “老板,我想跟你谈谈做早晚工的事。”妇人已经想清楚了,要全职,这附近一个月四千的工不好找,普遍是二千八左右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欢迎,昨天你女儿在电话里大概提了一下,阿姨你要是全职,就早晚各四个钟,一月工资四千,每月五号发工资。

    可你这样就没有休息日了,时间长了不好。这样吧,你帮我留意招一个兼职的,每个月六天,工资给一千元,招来给你换班,这样你每月就有六天假期,工资不变。”

    苏南是经过考虑的,每天起早贪黑,虽然有人可以扛得住,可他不想当黑心老板,现在虽然多出一千成本,其实还是赚了。

    “老板,谢谢你,我会好好做工的,长久做工。”妇人很高兴,她提出全职也有考虑过是不是能长期不休息,现在这事解决了,这份工就能稳定下去。

    “谢什么,你帮我做了事,我给工钱是天经地义的。”

    见店里有人,苏南就没多呆,在拿了店里结余的现金,以及支付了昨天单算的工钱后,做工的事就定下来了,至于招兼职的人倒是不急,有合适的再聘用吧。

    走之前特意嘱咐了给廖强留肉粥,以及新购的灶具冰箱等物,都是些小事,很快说完。

    就在他回家的路上,突然接到了母亲大人的电话,顿时打乱了他晚餐小肥羊加韭菜饺子的计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