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32章 铁公鸡出价

    不多时,王峰端来了茶水,人却跟着先出去了,验资没问题,他这单业务就成了,而且看样子,如此丑陋的陶器,好像还不简单。

    不成,他得赶紧把这事汇报给经理,这是混脸熟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王峰倒是走得干脆,苏南却在云里雾里,没品出中华烟的味道,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!

    终于这三个专家说到正题了,那个中年人询问道:“小苏,方便说一下,这两个陶是出自那位民间高人的手笔?我刚刚仔细想了想,这种制陶手法有些似黎族的古老陶艺,但黎族没有削刀的习俗。

    这么说吧,你这个陶如果没有这几刀,验资通过不会有大问题,可以当作普通纪念品文化来出售,毕竟现在缺商户,但想要拿到好位置的店铺就难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有了这几刀,就有了艺术收藏价值,堪称鬼斧神工,换做是我来,都不敢下这几刀。”

    苏南又愣了一下,不是吧,他当时还以为有陶氏是在杀熟处理残次品,没想到陶器上的刀痕还真的不简单,可是为毛游戏仓库里没有提示?

    按照游戏氪金的尿性,如果真有价值,应该标价多少钱一刀啊,就跟坑爹的甲骨文,一字千金,他愣是一个字都不敢买,穷啊!

    想了想,他回话说:“首先要说下,这个陶不是我烧的,是我一个朋友家族里的女性们制的陶,那地方规矩很反常,制陶传女不传男,女制陶男不近,就我那朋友都不知道怎么烧的。

    还好我在那边有点名声,破例让我参观了一回,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不过我可以随时在那边购买陶器,只是量不会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女制陶男莫近,原来如此,传言果然是真的,最古老的制陶技艺,就没我们这些男人的事。”老人乐呵呵的,把所有男性都圈了进去。

    吴眼镜估计听着很有兴趣,追问说:“小苏,你当时都看到些什么了,方便透露一点吗?”

    苏南点头,他觉得说出来也没什么吧,都不在一个世界,何况也牵扯不到那几刀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“大概就是他们从山上找到红黏土,弄出来要放一百天,然后还要用水浸泡,最后搓成泥条盘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等他说完,三人都点头,老人说:“确实是最原始的陶艺,现在已经没人在醒泥了,除非是制作非常技巧的小陶件,像是陶壎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你说的关键地方,是那个秘制的植物液,很有讲解,应该是纯天然的冷却液,可以加固陶器的密度,很有研究价值,可惜你没看到削刀的步骤,但也很幸运了,像是这种古老陶艺,还是传女不传男的,非常难得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苏南觉得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其余关于陶器的事他都不了解,索性直接问:“三位老师,我这陶大概能值多少钱?”

    三人都是一笑,吴眼镜指着精美的陶罐说,“我能出五百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摇头说:“两百,不能再多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笑道:“小苏,你要是想走量,就按他们说的,标价两百到五百,要是想等土豪,就标两千到五千,左右也就隔壁一件普通皮衣的钱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谢谢老师们。”苏南估计两百是真实价值,按成本都有得赚,五百是大众价位,毕竟商家哪里不赚钱,最后那个两千到五千,就是杀生了,卖不了吃亏卖上当,反正陶器的价值仁者见仁智者见智。

    “那这个丑,呃,刀疤陶呢?”

    三人听到刀疤陶的称呼,俱都摇头苦笑,也算是看出苏南真是外行,但盖不住运气好,能搞到这种陶器。

    中年人似是想了想,居然说:“小苏,冒昧了,我个人出五千,想买你这个刀疤陶,你看怎么样,我想研究上面的刀技。”

    苏南一听这话,立马警觉,心想是不是这个丑陶真的老值钱,这位中年专家想捡漏?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应该不至于吧,如果真是那样,刚才就该使劲贬低丑陶了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我包里还有一个类似的,这个陶就卖给老师你拿去研究了。”他觉得还是到手的钱最现实,拿了钱立马冲进游戏,又能买好多陶了,大不了专门订制一批刀疤陶,又不是绝品。

    “什么,你还有一个,怎么不早说。”

    三人惊讶之余,连忙帮他把包拿过来,小心打开从中拿出两个陶,其中一个依旧精美,黑色打底,有绿色的繁星点缀,另一个是刀疤丑陶,不过要小很多,看起来更特么的丑,一双手就能捧过来,能装个三两面条吧。

    中年人拿在手里看了一眼,就叫道:“小苏,这个刀疤陶我能出一万。”

    正在此时,门忽然被推开了,陈新仁走了进来,问道:“王老师,什么东西你出一万,您可是有名的王老五铁公鸡啊。”

    “陈经理好。”苏南起身叫人,来人正是昨天见过的那位经理,感觉人很和气,他过来验资的事多少也有帮到忙,他自然也会待人客气。

    “小苏,坐,欢迎你加入陶艺品专区的大家庭!”

    陈新仁脸上满是笑容,因为他对这三个专家可以说已经很了解了,见到王老五肯出一万,那么这个陶器价值能飙升十倍不止,完全可以作为主打品之一了。

    这三人,年轻的小吴是个卡族,出价附合大部分青年人的标准,而老王是铁公鸡,出价只会比成本高个两三成,觉得商家有得赚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剩下一个李老,按理说该更加铁公鸡,偏生这位老人有点仗着老资格,手上的作品总是想宰杀土豪,开口都是豪价,奈何最后卖出去的还不少。

    论身家,李老头是个小富翁,老王家里藏品多,手上钱是真不多,小吴就不用说了,比月光族好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这两个月来,陈新仁对症下药,跟三人混得极熟,所以说话也随意,正因为了解,所以更明白苏南的价值,或者说是带来陶器的价值,可以列为主打产品之一,卖不卖得出去另说,关键要有底气喊价,炒热陶艺品专区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陈世美,一来就拆台是吧,晚了,别人小苏已经答应卖我一个陶了。”

    王老五开口就把话说死,却是担心买陶的事给搅黄了,他买陶真不是为了捡漏,而是为了收藏,他自己从不卖藏品,多用于研究和个人喜好,以及圈内好友聚会时拿出来涨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