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31章 我不鸡啊

    翌日,当苏南睡醒时,摸出手机一看,好家伙,差一分钟九点,而闹钟正好是九点,生物钟精准发力了。

    开门出去,果然两女都已经上班去了。

    他赶紧冲了个凉,换上一身稍微正式点的衣裤,以前参加表妹婚礼时买的,有个早早结婚的表妹,也不怪他老妈没事就张罗着相亲!

    此时他找了个包,装了两个陶,在用纸箱子装了两个,锁门下楼,小电驴已经充好电了。

    随骑随走随便放,环保出行,但为毛都这个点了,雾气还很大,伤不起的冬天。

    没敢耽搁,紧赶慢赶,路上顺道去吃了碗热汤拉面,终于在十点前赶到了时代广场。

    抹了把被冷风吹得僵硬的脸庞,争取早点换坐骑,或是先买个头盔,熬过冬天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喂,兄弟,哎婆普拉丝要吗?”

    忽然冒出一个中年男子,神神秘秘的拉开了皮衣,里面不就放着山寨水果机吗。

    苏南摇头,还是回了句,“不用了,我喜欢用粗粮。”

    吗蛋,刚刚还纠结换坐骑的事,却不知何时才能换手机啊!

    努力,奋斗,疯狂打,打打嘿,洞打擦!

    他抱着纸箱,满怀斗志的快速走进大楼,临时找个地方先放好后,连忙拨通了胖哥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苏南,你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来了,在一楼大厅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直接上七楼,我在电梯口等你。”王峰一早上别的事没干,就专门等着苏南来呢。

    很快苏南到了七楼,一出电梯就见到了等候的王峰,感觉还不错,如果来了都没人理会,他不说直接走人,至少心也就淡了。

    “苏南,我帮你拿,现在过去就可以查验,如果没有大问题,店面就能申请下来,我都帮你看了几个不错的区域。”王峰是做销售的,也算能说会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最怕麻烦。”苏南说的是大实话。

    王峰抱着纸箱,从重量以及从缝隙里见到的情况,确实是陶器,就看验资结果了。

    因为事先有过汇报,经理也打过招呼,王峰此时带着苏南直接去了办公区,在哪里正有三个专家等着,老中青三代人,但凡只要有一个说可以,就能通过。

    看似好像很简单,可通过的比例很低,若不然免费的店面也不会招不够商家了。

    “三位老师,这是苏南,个人申请,他带陶器来了。”进到办公区里面,王峰极为客气的跟里面的人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老师好。”

    苏南也跟着叫了一句,这间屋子不算大,像是会议室,里面三个人,年龄差距很大,老的感觉有七十了吧,中年的有四五十岁,还有一个比较年轻,也有三十岁左右,他开口跟着叫老师,没毛病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是男的,老的那位在看书,另外两个在用笔记本电脑,见到来人,都放下手下的事,点头打招呼。

    最年轻那位戴着眼镜,干瘦身材,主动起身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王峰已经把纸箱放在桌上,先一步打开,然后明显愣了一下,里面两个陶器怎么说呢,可以说是朴实无华吗?他也不懂艺术。

    正当王峰想要伸手去拿时,眼镜男忽然叫道:“别动,让我先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着这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,在灯光的折射下,似有精芒闪过,直愣愣的盯着纸箱中的陶罐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摸出白手套戴上,然后才小心伸手拿起了那个丑陋的陶罐。

    见此情形,苏南很是惊讶,难不成丑才叫艺术,还是别人也惊讶会有如此丑陋的陶器送来验资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另外两个专家也走了过来,先是瞄了一眼纸箱,跟着都把目光放在了眼镜男手中的丑陶。

    “老师们,是不是有什么问题?”王峰开口问了句,他其实比苏南更紧张,这单业务他上报了经理,也是在赌一把。

    这会丑陶已经在三人手中传递,最后放在桌上,三个人围着观看,又过了好一会,眼镜男才先一步开口说:“老传统手艺,泥盘法制的黑陶,早就淘汰的手法,但怪就怪在这个陶不一般。”

    三人之间已经有默契了,话一落,中年人接话说:“陶罐外面的几个刀痕,看着很丑陋,是人为削掉的,我只看出三刀,寓意好复杂。”

    最后老专家才摇头开口道:“非常原始的制陶技艺,陶罐外的痕迹是一种古老的祭祀,我以前好像见到过一点记载,这个陶很有研究价值。”

    苏南愕然,感觉这三人还是很厉害的,第一个看出是泥巴条盘出来的陶,第二个好像没说什么,却直接点出刀痕,最后的老头就很厉害了,把刀痕牵扯到什么祭祀,这个连他都不鸡啊!

    这时老人拿出了纸箱中那个他亲自挑选的精美陶,里里外外都很光滑,虽然上面有些斑点,正因为如此看着才精美如繁星点缀。

    不料老人摇头说:“相比之下,这个陶也是原始手法,价值就很低了,只是批量的普通品,不过放在外面,有钱的外行倒是更喜欢。”

    胖子王峰忍不住插话说:“老师,验资的事是不是通过了?”

    老人愣了一下,笑道:“你这个胖小伙,都没听明白吧,验资从陶器上手就过了,懒得跟你这个外行多说,去,倒几杯茶水进来,我要跟这位小兄弟好好聊聊。”

    “对,是要好好聊聊。”眼镜男说着上前发名片,一发就是三张,连带另外两人的一起发了。

    苏南接过手一看,名片上主要是写得姓名和联系电话,眼镜男跟着也大概介绍了一下,三人都是省陶瓷协会的,平时有各自的工作,当然老人已经退休,这次是受邀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苏南也简单的自我介绍说:“苏南,名字你们都知道了,那个,我今年刚大学毕业,之前在公司实习,目前经营着一间包子铺。”

    “包子铺?小苏,你这个职业好跳跃啊,跨界了,我还以为你是非物资文化传承人呢,最起码也该是手艺人吧!”眼镜男的名字很出名,叫吴刚,外表看着斯文,其实性子很逗。

    都落座了,老人居然主动摸出烟盒发了一圈,四个人都点上了,吞云吐雾,这感觉好不靠谱。

    苏南虽然听明白验资是过了,但却不知他这两个陶,不对,包里还有两个呢,这到底是好是坏,能卖得出价钱来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