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章 大宝箱

    当真就他一个男的去观看有陶氏的女人们制陶,名声在外的福利啊!

    先看选泥,烧陶的泥是红色的,绝对是黏土,而这个泥是从附近一处山上弄回来的,堆积了很多,按女人们说的,要放三个月圆,差不多一百天。

    说是什么让泥醒过来,这不是扯淡吧,泥巴难道也有绳命?

    更扯的是,等这些泥土彻底晒干后,还要用手搓揉,把里面混杂的石块硬物等挑出来扔掉。

    跟着把选好的红黏土浸泡在陶缸中,搅拌均匀,不要底部的泥,而是等到泥水沉淀,再取泥反复进行搓揉摔打。

    最后混合和干泥粉,如烹制面食一般,搓揉成条状,一圈圈的盘起来,过程中用一块竹片把里里外外给刮平,跟着放置晾晒,晒干后在进行烧制。

    烧也是露天大火烧,一边烧还要跳舞驱邪,不等陶罐完全冷却就给挑出来,在用树枝往陶罐上面洒上秘制的植物液,再次晾晒,陶罐才算是成了。

    这也太复杂了点吧,他即便想学,没个十天半个月,别想完全弄清楚流程。

    而且其中也有太多不合理的地方,他这个外行都觉得不靠谱。

    偏偏别人这样就把陶器给烧出来了,经久耐用,他部落里那些陶就没有一个是用坏的,好不真实。

    明明只是泥巴搓成的条,怎么就可以弄成陶,还有既不是埋着烧,也不是在窑里烧,最后不待冷却就开始往上面刷植物液,居然也不开裂。

    不管了,反正最后烧是制出来了,眼见为实耳听为虚,存在即是合理。

    看过之后,苏南心中对陶器也有了直观的认识,还有他选的陶至少没出现泡菜坛子的模样,拿出验资,应该问题不大吧。

    “长老,打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多逗留,毕竟制陶是别人的秘传,刨根问底的不好。

    随后,他回到山洞,老酋长已经准备好吃食了,无非就是一些烤肉、采摘的野果,还有块茎。

    苏南也不嫌弃,拿起一块烤肉就吃,味道比想象中要好,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原始世界里吃肉,分不清是什么兽,很劲道,感觉吃不了多少就能饱。

    见他大口吃喝,有陶氏的人都很高兴,这事传出去,会是美谈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苏南觉得要是用刚才吃的烤肉和水果去开店,说不定能火,奈何他即便买得起,也没有那么大的供应量。

    “黑子,那我们就先走了,过几天你们到有饭氏拿米。”

    随后没多停留,一行人拿着陶器和猎来长角兽,沿着熟悉的路线,一路安稳的回到部落中,其余外出采摘的族人也回来了。

    苏南才吃了食不久,肚子不饿,便嘱咐大山把猎来兽的角,以及一条兽腿放进仓库,最后就是准备收割稻谷,他必须要再花一次钱才能睡得着,都快有病了。

    “酋长,你好好歇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先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苏南直接裹着兽皮,拿着石矛就进了他的专属山洞,没出意外,下一刻视线就定格在手机屏幕上,早已经见怪不怪,习惯成自然了。

    身上穿的也是原来那一套衣服,没有任何变化,最多就是感觉嘴里还残留着果肉味,怕也只是心理因素作祟,并不是真实有味道。

    他大概是晚上九点半进的部落,这会已是快凌晨两点了,本该赶紧洗洗睡了。

    却因为可能刚刚在部落里倒过时差,这会反而精神奕奕,唯有使出花钱**,让念头通达,可能才睡得着。

    “咦!”

    苏南一惊,他发现游戏屏幕右下角又多了一个图标,而且还是魔性的宝箱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啊这是,宝箱怎么又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当初猎了一千头兽,抽了一百次奖的怨念还久久未散,难道又来了?

    手上动作不慢,等点中宝箱后,竟然弹出一个小界面,上面提示猎获了一头羚羊兽,然后还有一个1/10的数字。

    “不是吧!”

    苏南震惊,他明白是什么意思,这是要他集齐十头兽就可以开启宝箱,可关于怎么集齐就太不真实了。

    诚然今天队伍外出猎到了一头兽,但跟他好像没啥关系啊。

    如果说有关系,那为什么上次猎杀野猪时,没有宝箱出现呢,也没给他算数量。

    良久,他皱着眉头,觉得可能是必须得参与狩猎,或是有距离限制,才会给算在他的狩猎数量中。

    这可就坑人了,先不说要集齐十头猎物有多难,单是以他百中一的倒霉抽奖率,不会要再来猎千头兽吧,那还不得等到几年后才能再次中奖?

    苏南也算是玩有游戏的小高手,却仍然扛不住这款部落游戏的套路,恨欲狂!

    就如现在,哪怕明知很可能抽不中奖品,他也迫切想集齐十头兽抽上一次。

    “叮!”金币秒扣,稻米熟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传来大山熟悉的声音,“酋长,饭熟了……”

    苏南是忍了又忍,才控制住再进部落的冲动,以他现在的状态,以及大山等人的情况,今晚上真不适合再去狩猎了。

    还好花了钱,让心情渐渐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他又陷入了沉思,之前遇到豹子时,他的手指不停的轻触,跟最开始在手机上捕兽时的状态一样,莫非以后在外面遇到猛兽时就会有这种感觉?

    还是遇到豹子只是巧合,仅仅只是有猎物在附近才会触发?

    搞不明白的游戏规则啊,或者说是部落法则,就不能来一个新手引导,或是直接让他成为狩猎高手横着走吗?

    好不容冷静下来,又有些躁动了。

    赶紧的,点开仓库,看看里面的人参大萝卜、兽牙、象牙、兽皮、甲骨文、狗头金……都是好东西啊,陶罐也好,都很钟意,为毛带出来就要花钱。

    对待他这种穷人实在太不友好了,他赌五毛,这款部落游戏如果真上线,绝逼没几个人会玩,太坑!

    冷静,冷静,心若冰清,天塌不惊!

    点中兽角,是真不贵,一百元拿走,但好像买来没什么用,也不是亲手猎来的,并没有纪念意义。

    再看兽肉,还好只要二十元一斤,比野猪肉贵一倍也能理解,毕竟羚羊兽的肉少。

    当即他买了四个陶器,都不算大,两个丑陋的,两个他自觉最精美的,便不敢再耽搁,如果再不休息,明上午铁定崩溃。

    疲劳不开车,哪怕是小电驴,简单洗漱后就睡下了,这么晚也不好冲凉,希望明日陶器店的事能一切顺利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