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九章 女制陶男不近

    苏南惊魂未定,默默想着这段经历够他吹嘘十年,经久不衰。

    大山等人却是兴奋莫名,如果说突然摸到云豹身边会很危险,但现在提前避开了,云豹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扑食成功,惊得兽群四下逃散,正是绝佳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几个原始人嚎叫着冲出,去猎杀长角蹄兽,唯独苏南没动,幸好青木一直跟在他身边,有人保护。

    “那个,豹子不会突然冲出来咬人吗?”苏南总算是回过神来了。

    青木回说:“云豹有食了,不会攻击我们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但苏南也只是稍稍安心,站在原地没动,盯着那边已经在撕扯肉食的豹子,每分每秒都在锻炼胆量。

    不多时,伴随着有兽的惨叫,大山几人回来了,扛着一头不大的长角兽,似鹿又不是鹿。

    “酋长,俺们只猎到一头小的。”这次几人没有受伤,却也不轻松。

    “有收获就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颤抖着手指,好像在催促他攻击远处的豹子,这可不是闹着玩啊,就算在原始世界里受伤没事,但疼痛感可丝毫不减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去有陶氏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愿多停留,是谁说的部落附近没有猛兽来着,这不就遇到豹子了吗,好鸡儿危险。

    众人快速离去,没有招惹那头豹子,不是没有一战之力,而是犯不着啊。

    等走出好远,苏南才有心思观看猎到的兽,这好像是一头羊,品种就搞不清楚了,看着不小,其实也就几十斤而已,宰杀出来估计也就十几斤肉吧。

    如果部落纯靠狩猎,还真是难以吃饱,因为不是每次都能有收获,弄不好就会丢命。

    这算是他第二次参与狩猎了吧,其实一次都没真正动过手,慢慢来,这次不行还有下次,今晚上最要紧的是把陶器选好,关乎到免费店面,以及部落升级的大事。

    故此,路上没有再耽搁,回到了上次走过的路线,速度比上次快了不少,是苏南快了。

    最后算是有惊无险的抵达了有陶氏所在的小山谷,一回生二回熟,仅仅时隔一天,欠债的又来了,呃,这回依旧还是赊账,就凭他大酋长的名声。

    “苏,喜你到来。”老酋长满脸笑容,非常热情。

    而对于苏南今天的新装扮,不由引来阵阵议论,放眼整个部落的八卦圈子,从来没听说过如此白净的人,女人都没有,呃,连小孩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黑子,我这次是来赊,不对,是来换陶器。”他直奔主题,迫不及待要去挑选,同时也想参观一下制陶的工艺,毕竟有打算混陶艺品圈子,要是什么都不懂,关键时刻可就掉链子了。

    “好事啊,用你的饭,什么东西都可以换。”老酋长舔了舔嘴唇,他很喜欢饭的味道,好吃,抗饿。

    说着他们就去了山洞,见到洞内大几百个陶器,苏南还真分辨不出好坏来,什么才叫艺术品,他不确定自己是否有这方面的细胞。

    做菜他门清,外人也知色香味俱全,选陶是真难,感觉每一个都差不多,放进仓库里都是十元钱拿走,都不知道给他点提示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黑子,我要挑几个用来祭祀天神,你觉得哪个陶最好。”他斟酌着询问,希望可以给点建议。

    不料老酋长摇头说:“我也不懂,女做陶男不近,部落里只有女人会烧陶器,我把长老叫来问问,祭祀天神是大事。”

    苏南愕然,还有这种说法,如果他没记错,在外面现实中,会制陶的基本是男性吧,肿么到了原始世界就变成女的了,男人还不能靠近?

    还好,他把虚无缥缈的天神搬出来,有好的借口选陶,这次一定得挑出几个好点的,不然上次就换了二十个陶,都没必要跑这一趟。

    没等多久,来了一个头发白了的老妇人,有着一双粗糙的手,额头上满是皱纹,看着都有点吓人。

    人倒是很和蔼,甚至对苏南很是尊敬,传言最骗人啊,有饭氏哪来的无比强大,只是部落初丁而已。

    “饭酋长,你要陶祭天神,我给你好好选几个。”

    当即老人就在几百个陶器中挑选,也就几分钟吧,拿出了三个大小不一的陶,苏南被惊到了,如果以他的眼光来看,这三个陶差不多是里面最丑陋的了。

    就拿最小的那个来说,感觉被人随意削了几刀,一点都不圆润。

    这确定听懂了是用来祭神,而不是想杀熟,处理残次品?

    欺负本酋长不懂艺术是不是?

    他平时也算没少用艺术的眼光打望,美女!

    “饭酋长,神会喜这些陶。”老妇人作为制陶的长老,不会胡乱说话,更不会诓骗有饭氏酋长。

    苏南却真的相信不了,偏偏现在也不好多说什么了,只能装着欣然接下,然后找借口说另外再找几个,留着他自己用。

    这次他亲自挑选,就跟普通人进了菜市场买菜,挑一些品相好的吧,先不管里面加没加农药了。

    一口气选了七个陶,凑足了十个,再次赊账五十斤大米,倒是真便宜。

    “就这些了,过几天你们到有饭氏找大山拿米。”欠账始终要还,其实今天就可以结清,拖上几天,他是担心部落突然升级,人口多了没饭吃。

    老酋长忙说:“苏,不急,我们还有吃食。”

    交易达成,老酋长客气的留他吃食,苏南也真有点饿了,加上生物钟的关系,开始有点犯困,正好休息一下,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。

    顺便乘机提出想参观一下怎么制陶,主要是为了增长见识,临时恶补一下,没有什么比眼见为实更为直观了。

    老酋长顿时为难了,“苏,女做陶男不近,我都不知陶是怎么烧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苏南郁闷,来之前他还在广场上见过现场教学制陶呢,还是免费,人来人往的,怎么到这里,他作为男人连看都不能看一下了?

    不料事情很快就有了转机,那个老妇人长老开口说:“饭酋长要看就行,强大的有饭氏不会学走我们的陶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我只看不学,以后要陶都从你们这儿换。”话虽如此,他真不敢保证以后有饭氏不会自己烧陶,但却可以肯定,真要自己烧,也会改用现代工艺了吧,别忘了,他也可以在外面学。

    老酋长听了这话,就点头了,“苏,你一个人看,我都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就我一个人。”苏南脸上满是喜色,当下就坐不住了,食可以过会吃,先看原始时期是怎么制陶的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