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八章 好鸡吓人

    苏南很想说,本酋长一点都不敢骄傲啊,貌似有饭氏有些太过声明在外了。

    天知道,有饭氏这个名号,是他随便临时取用的,因为按照以往玩游戏的套路,称呼什么的,后面都可以改,哪成想现在会是这么个结果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至少传闻也并非都是假的,他的部落真的有饭,拿到外面可是硬通货,只要肯欠债,啥都能换,就是买不起而已。

    “大山,你听过的全对,等本酋长恢复状态,再去猎百兽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心里却想着有机会养上百只鸡,由他亲自宰杀,不就可以完成百兽斩了吗,这事靠谱。

    想到养鸡,他不免多问了句,“大山、青木,这外面的部落有谁养过家畜吗,呃,就是部落自己喂养兽?”

    “俺不知道,俺以前在的神农氏没人养兽,酋长,你糊涂了,养兽干什么,要吃肉,出去狩猎就是了。”大山这思维,没毛病,部落里男人狩猎,女人采集,一直都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青木几人也表示没听说谁养过兽,最多就是抓活的兽回来,很快也会用来宰杀吃肉或是祭祀。

    苏南惊讶之余,又问起了种植,“那其它的部落有谁种粮食吗,就像是我们有饭氏种大米来吃。”

    几人都摇头,“酋长,外面的部落可没有饭,只有俺们有饭。”

    苏南算是明白了,这个世界的部落文明中,居然都没出现过种植和养殖,难不成他要成为原始弄潮儿,在种植之后,又开养殖。

    “大山,你觉得我们养鸡怎么样,把山口封了,在部落里放养野鸡什么的,养大了就抓来吃肉。”

    他的想法绝对是很好的,部落中安全,地方开阔,实在太适合养殖跑山鸡,走地鸡了。

    不料,大山竟说:“酋长,你说的可以,可是俺们部落就这几个人,抓不到几只鸡,还是等人多了再说吧!”

    苏南顿时抓住了关键点,人口,莫非大山又在提示什么,还是证明他之前的猜测为真,部落要升级就需要人口,而人口需要出现第二张卡片。

    特么的,刚刚还觉得这世界无比真实,可突然又感觉不靠谱了。

    “大山,人口不够,那我们就招人,你不是说外面很多人都想来我们部落吗?”他主动提到了招人,而上次是大山提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酋长,现在不行的,俺们没那么多吃食,还欠着有陶氏好多饭呢。”

    苏南追问,“那要是把欠债还了呢,就可以招人了吗?”

    结果大山还是摇头,其余几个人也一起摇头,纷纷说:“酋长,不行的,现在外面都传遍了,大家都知道我们部落好,要是再招人,会来很多的,我们的饭就不够吃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好像觉得又抓住了关键点,下次会来很多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觉得什么时候再招人来,可以。”他这次是听取大家的意见,靠谱的酋长不好当啊。

    “等俺们的饭多了就可以。”大山直接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可苏南却纠结了,如果按大山说的关键是余粮,那每天种一次大米,收获两百斤,其实剩不下多少,而花钱秒种每天也有限度,次数多了,大山这些人会累坏。

    偏偏他现在开着包子铺卖粥,又不得不拿大米出去交易东西,怎么算都存不下粮食来,那么招人的事岂不是遥遥无期?

    罢了,还是等出去后,拿着手机在好好研究下吧。

    再有如果事情顺利,他很快就会开间陶艺品店铺,到时候就知是不是有用了。

    想明白后,他便不再纠结这事,收敛心神,叫嚷着可以让他试试怎么狩猎了,主要是别看他这会精神好,其实是在熬夜,估计再过一会,就会犯困倒时差。

    现实与原始世界,黑白颠倒,有好处也有坏处啊。

    好处是在时间上不冲突,白天他可以尽情去做自己的事,可坏处也很明显,晚上得熬夜,唯有靠午觉来弥补,看来还要继续招工,月底免不了要发工资,心好累啊!

    相比起来还是原始人好,卖力干活还不要工钱,招人来就是赚到了。

    沙沙沙,一行人跑动起来,耳边只听到风吹落叶的声响,很轻微,与大自然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苏南夹杂在队伍中间,带着莫名的兴奋,作为现代人,能亲自参与狩猎的机会,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突然,前行的大山低下身子,动作也慢了下来,其余人也同样如此,苏南基本算是滥竽充数,跟着学还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以这种姿势前行,真的很累,也让他明白狩猎没那么容易,不是提着石矛往前冲就行了。

    前面有灌木丛,渐渐的,大山几乎是趴在草丛中,那姿势犹如提线木偶,仅以手肘和一双膝盖作为支撑,而且一双小臂是往上的,一只手拨开草丛,一只手拿着武器。

    苏南很想学,却实在难以做到,他改成了侧躺式,山寨版的匍匐前进,军训那会没有白练。

    猎物呢,前进方式搞得这么复杂,他都没见到哪里有猎物,何时该吹响号角。

    突然,苏南仿佛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,让他心悸,不对,是兴奋,右手食指不受控制的轻触矛杆。

    “不好,有危险!”

    他本能的提醒,却没忘记压低声音。

    队伍闻声而停,宛如被定格住了,他身旁的青木低声问:“酋长,怎么了,我们快见到猎物了,前面。”

    苏南现在也说不上来,心中越来越兴奋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,却又本能的觉得该跑路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在他们左前方忽然传出一点动静,沙沙声,什么东西在快速穿过草丛的动静,瞬间,又有密集的跑动声传来,落蹄。

    大山低沉的叫道:“是云豹在猎食!”

    说着大山已经弓身站了起来,苏南吓了一跳,等他站起来时,视线中,正好见到一头雄壮的豹子扑倒了一只长角的蹄兽。

    “酋长,你好厉害,都知道刚才前面有云豹蹲着。”大山回过头来,一脸崇拜,其余人也纷纷拜服,果然传言中无比强大的有饭氏酋长,真是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哪怕现在酋长身受重伤,弱到连小孩都不如,依旧可以准确知晓猛兽藏身的位置,让他们避开了危险。

    苏南却正在懵逼中,我靠,好鸡儿吓人啊,差点他们就自己赶着在草丛中摸到豹子,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,他怎么也不可能跑得过豹子的速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