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七章 进击的酋长

    终于把人给背回家了,苏南如释重负,说好的不会喘气呢,为毛感觉好累,就像是刚刚跑了十公里,虽然从来没跑过那么远。

    “南儿,谢谢你了。”李淑梅神色如常,却也知闺蜜的身材杀伤力有多大,苏南的表现已经很好了。

    “小事,那个,我要去店里一趟,你看着她点,有事打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就想在风中凌乱一会,冷静冷静,加上店里的米估计会不够用,是该去一下。

    “嗯,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苏南还真就出门了,到了店里时,旁边超市还没关门,芽菜妹不在。

    无人打扰,他火速买了些米,又把缸里的水加满,见店里收拾得很干净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现在店里就差一个冰箱和专业落地灶具了,这事明天在办,都是要花钱的,心疼自己半秒,然后就振作起来。

    关了店门,围着小区转了一圈,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身体也得到了锻炼,便回到家中,发现两女的房门关着,应该是睡了吧。

    他这么爱干净的人,今晚上也没急着洗澡,赶忙回到房间,关好门,让自己舒服的坐着靠好,手机接上电源线,一切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金币秒扣,这是唯一能即时进入原始世界的办法,不花也得花。

    “酋长,饭熟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俺来也!”

    脚踏实地的感觉又来了,现实中已经入夜,这里却还是上午,阳光洒落,映在身上暖洋洋的,他想脱,脱掉,通通脱掉。

    苏南还穿着冬天的衣服,当即就给脱了,且这次很彻底,只留下一条秋裤,鞋子都扔到一边,因为只要穿鞋,无论走路多么小心,随时都可有会有动静。

    部落外面的世界好危险,他要学会融入环境,做一个合格的跑路酋长。

    秒撒谷种,跟着撒丫子跑去山洞,这条路已经很熟了,等到了山洞,发现只有几个男人在,女人和小孩去采摘果子了。

    “酋长,你好……白啊!”

    大山有些愣愣的看着苏南,呃,那一身白花花的肉,怎么看都不像是最强战士。

    “重伤后遗症,病态,明白吧!”

    他这可是标准身材,仅仅有一点肚腩而已,等找个媳妇回来嘿咻,锻炼腰力,不用多久就会轻减下来。

    “酋长,俺去把地精炖了,你吃了养伤。”大山说着就要去仓库洞。

    “不要动地精,我这个伤一时半会好不了,不过也没关系,我们有饭氏有天神庇护,不缺吃食。”

    苏南连忙阻止,他正在想办法挣钱呢,怎能现在把人参大萝卜给祸害了,再说他好着呢,小感冒都没有,哪来的伤可养。

    他没忘记今晚上的正事,陶器,当即就说:“大山,青木,你们几个跟我走,还是到有陶氏去,顺便去打猎。那个,你们把我当成新手,就是不会狩猎那种,从头开始辅助我恢复状态。”

    本以为要多费唇舌才能让大家明白意思,不料话一落,大山就恍然大悟了。

    “俺听说摔过的鸟儿才能飞得高,酋长,你是想要靠自己慢慢恢复战斗力吧,俺们帮你。”

    苏南笑了,“对,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他就鸟枪换炮了,腰间裹上虎皮,手持一根石矛,赤着脚,却穿着现代秋裤,倒也有模有样了。

    只是与青木等原始人站在一起,简直黑白分明,就苏南这样的了,单独去外面,活不过俩小时。

    “出发!”

    他挥舞着石矛,催眠自己曾经是千兽斩的高手,勇敢的进击,向着森林出发。

    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,今儿亲手猎到一只兔子什么的小动物,打牢基础,等个一年半载的,再向山羊等食草动物发起冲击,最后十年磨一剑,应该就可以找初中生们约架了。

    这次出行,大家都放慢了脚步,但却是相对的,苏南依旧在卖力跑动,别的都可以缓一缓,跑步速度要早些练出来。

    轻车熟路的到了部落石山出入口,当再次站在这里时,他依旧觉得神奇,因为外面的世界在手机游戏界面上看不见,可却真实的有很多其他部落存在,偏偏那些部落都听说过“强大的有饭氏”,他也是声名远播。

    唉,年纪轻轻就被名声所累,这种好事,为毛现实中遇不到,单身了二十一年。

    今晚上他有足够的时间,在这里上呆上七八个小时都不成问题,所以就不急了,放慢脚步,有心思好好探索观察这个不那么靠谱的原始世界。

    “酋长,你走路的姿势不对,背太直了。”大山出声提醒,他是最早来投靠部落的人,跟苏南也最熟,有话就直说。

    苏南一愣,他这是美男子标配的走资,抬头挺胸,腰背如标枪,目不斜视,只用余光看路,龙行虎步,走路带风,怎么就不对劲了?

    “大山,那你说该怎么走?”

    “酋长,要这样,你看着我走,不累。”

    大山连忙过来亲自演示,青木等人在一旁协助,也就花了半个小时吧,终于把苏南给纠正了过来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等再次上路时,苏南看起来跟之前没什么变化,但速度却快了不少,呼吸上有了既定的节奏,头微微有些往下低,身子却稍稍往后弓着,仿佛随时都准备干架似的,挥臂都不用调整姿势。

    随后,苏南跟着学了很多有用的知识,如何辨别动物痕迹,观察植物生长等等,好像懂了,又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这里面的植物都好生奇怪,差不多都没见过,同时危险性也很大,有不少毒物,至于动物就更不用说了,随时都可能冲出一头猛兽。

    在有饭氏周围还算好的,厉害的兽,在流传中都被“他”给猎杀了,但这事他真不知道啊,

    不要老虎,不要豹子,随便来一头青皮狼,他就只能啊呜叫着套近乎,以和为贵。

    “那个大山,俺们,不对,是我们有饭氏存在多久了,一直都很强大吗?”

    大山愣了,反问:“你是酋长,你都不知道这些?”

    苏南面不改色,“我当然知道,我是想问外面是怎么说有饭氏的。”

    “俺们有饭氏一直都在,是很强大的部落,以前封山的,后来听说酋长你出来了,一人狩了上百兽,还会种饭,很好吃的饭,所有人都想来有饭氏。”大山说起这个,那是一脸的骄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