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二章 不靠谱的老板

    “老板,你这个是兼职吗?”

    “呃,兼职全职都可以,可我招的是小工,你这样的怕是做不来。”

    苏南看着来人是个戴眼镜的妹子,顿觉不靠谱,他这里不是啃吃鸡和卖当劳,工作环境全程吹寒风,冬冷夏热。

    更何况这妹子还穿了件长款白色羽绒服,一尘不染的,十指白净,怕用电饭煲都不知道加多少水,怎么可能来这里煮粥卖稀饭。

    不料眼镜妹却说:“不是我做,是我妈妈想找份工,我不放心她去外面太远的地方,刚好我今天休息,就在附近转转。对了,我住在这个小区。”

    苏南一听,才知是误会了,他原本也是想找年龄稍微大点的,男女都无所谓,只要肯踏踏实实干活就好。

    “你妈妈那应该没问题,上班时间上面写着,早晨或傍晚挑四个小时,我招两个人,内部自己换班,工资也写了。

    具体就是煮粥和卖粥,你觉得可以接受,就叫你妈妈现在过来试试吧。”

    他还真急着招人,因为晚上答应了与蒋甜甜她们出去吃饭,自然就无法营业,直接损失几百元收入,没准就错失充值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吗?”眼镜妹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没等苏南回答,一旁芽菜妹倒是先说了,“是要现在来,晚了,他就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顿时一阵恶寒,然而别人说的是事实,他正准备关门走人呢。

    “嗯,好,那我这就叫妈妈过来。”眼镜妹很干脆,估计都找到小区侧面来了,怕是之前没碰到合适的招工。

    眼镜妹说很快就回来,便拿出手机进了小区。

    苏南这边也终于等到了包月的瘦子顾客,拿走了五杯以及五盒白粥,正好二十元,一月六百,没优惠,却可以每天都留粥,如果他店门关了,粥会放在旁边超市柜台。

    “南哥,你的生意好火爆啊!”芽菜妹还认得瘦子,没想到都已经包月了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!”

    苏南没有自吹自擂,因为如果不是靠着原始世界的米和肉,还有河水,他自己真开个店只卖稀饭,怕是惨淡无比,没几天就会倒闭。

    又聊了会,粥真的是全卖光了,苏南没了事做,就有些犯困,想着回去睡一觉,等着傍晚把有陶氏的债还了,然后还要去赶饭局,日程安排得很满啊!

    “老板,我妈妈来了。”

    眼镜妹带着一个中年妇人来了,约莫四十多岁,身材有些发胖,皮肤不白,看着倒是能干活的。

    “来了就好,多的我也不说了,正好有你们两人在,现在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苏南急着回去补觉,当即就带着母女俩介绍店里情况,以及怎么煮粥卖粥,都没什么技术含量,煮粥时无非就是大火煮开,中火熬一会,最后用小火,甚至也可以用自己常用的习惯去煮都无所谓。

    他这个白粥里面啥都不放,今天要用的猪肉也已经准备好了,剁碎了放进去就行了,都很简单。

    出售的价格定了,另有团购和半价续杯的活动,付款争取微信扫码,不行就付现金,帮他收着就是了。

    用人不疑疑人不用,每天收到的现金最多不超过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这是个一元钱购物也可以不花现金的时代!

    “好了,就这些了,你们煮好了就开卖吧,不管卖没卖完,到了中午一点,你们就关门好了。

    然后下午四点到八点,你们看情况煮粥买粥,今天就先这样干着,给你们一起算三百元工钱吧,店里的米饭随便吃,卖不完的粥可以全拿走。

    再有,如果有人来应聘,你们觉得合适,也让他一起帮忙做事,我估计要明天早晨再来了,晚上有事出去,下午要睡觉。”

    苏南交代完放下备用钥匙,以及一些零钱,就这样走了,当然,同时也拿走了妇人的身份证复印件,还有母女俩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他这小店没值钱的东西,又在小区门口旁边,完全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苏南倒是走得匆忙,只留下母女俩站在风中凌乱,第一次遇到这么不靠谱的老板,才刚招了人,就当起了甩手掌柜,还让她们直接收钱,而且好像这是开业第二天,包子铺还只卖稀粥。

    真的感觉这老板好不靠谱啊!

    “舒洁,我们就这样开始卖粥了?”妇人到现在都有些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眼镜妹也好不了多少,她明明是来帮妈妈问工作,怎么把自己也搭进去了,留在这里陪妈妈兼职。

    “老板,咦,怎么换人了,请问还有粥卖吗?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有生意上门了,而且一来就停不下来,每过一会就有人来问,听到粥还在煮后,一些不赶时间的,居然留下来等着买粥。

    店外那十几张劣质塑料小板凳,以及旁边超市外的一排座椅都成了抢手货,被等粥的人坐满了。

    母女俩如临大敌,眼镜妹学历高,读书时一直是学霸,然而从来没自己卖过东西;至于妇人操持家务是个能手,干活麻利,却也同样没有做生意的经历。

    亏得母女俩凑一块了,有人商量,再加上芽菜妹自发跑过来帮忙,总算是没出什么乱子。

    等到粥熬好后,不到十分钟,全都卖光光,快到母女俩只是在煮的时候尝了尝味道,超级好吃,可最后都没能剩下哪怕一杯。

    “生意这么火爆,老板还能回去睡着觉?”眼镜妹舒洁有些难以相信,偏偏却真的发生了。

    芽菜妹在旁边一听,附和说:“可不是吗,南哥他就是个怪人。对了舒洁,你们刚刚煮粥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秘方?

    你不要多想,我不是要打听秘法,就是纯粹好奇而已,你也不要跟我说秘方具体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眼镜妹仔细回忆了一下,最后摇头说:“真没有秘方,白粥就是米和水,猪肉粥只是多了点碎猪肉,还有一大块老姜,连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没秘方也能卖这么火爆,煮成这么好吃,我刚刚尝了一下,味道跟之前他卖的一样。”芽菜妹感觉自己有些凌乱了,都什么情况啊这是。

    眼镜妹却没把话说完,秘方虽然没有,但苏南严肃交代了煮粥的水,必须用里面大缸里装着的,米也必须用店里的,外面的米和水都不能用,也不能往里面乱加东西。

    聪明的学霸,猜测店里用的米肯定是好米,但秘方绝对是有的,是缸里的水,肯定提前浸泡过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甚至舒洁都有了线索,角落里有一把看似杂草的植物,她以前都没见过,过会空了一定要好好查查。

    舒洁不是要窃取秘方自己用,纯粹只是好奇,想搞清楚一碗白粥为什么也能煮成这么好吃,卖到这么火爆,还有那个不靠谱的老板,也让她很好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