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十七章 第一次狩猎

    “酋长,俺们去五个男人,没多远,很快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现在部落十个人,六男三女一小孩,大山说带五个,也正合苏南心意,应该可以保护他了吧!

    仓库里的陶罐,大小不论,每个售价10元,他还能承受,可以的话,就买几个来用,怎么感觉刚赚了点钱就控制不住了,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。

    当即,几个男人各带了些米,加起来也就一百多斤吧,另外带了十几张兽皮,这玩意仓库里太多,他暂时也买不起,拿出一些去换东西正好。

    “酋长,给,俺给你打磨的石矛。”

    临行前,扛着大骨棒子的大山,变戏法似的给他弄了一根石矛,超级原始那种,木棒顶端用藤条绑了一个石制的矛头。

    苏南接过手,重量不轻啊,可他不会用啊,不管了,拿着多少有点安全感。

    其余几个男子也都有武器在手,不是骨器就是石器,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很强壮,可与苏南这般白白净净相比,高下立判,如果单挑的话,苏南觉得走不了一个回合,他就会怒跪!

    他穿着轻便运动装,脚下踩着运动鞋,腰挂种子袋,手持一根石矛,带着五个原始人,居然没有违和感,只因他是酋长。

    大山领头,钻进了林子,那速度就跟猎豹似的,落地无声,眨眼间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苏南傻眼了,他虽然跟强健不沾边,但好歹也是棒小伙,无论短跑长跑都在及格线上,结果现在愣是跟不上节奏,这还没出部落石山范围呢。

    “大山,你等等,慢点走,我有重伤还没好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呼喊,大山转眼跑了回来,脚步也慢了下来,跟其他四人一起,照顾苏南这个拖后腿的。

    可苏南发誓,他连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,只能这么快了,好在人年轻,体力耐力都不错,没有哭喊着要休息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阵,他反正是迷路了,终于到了石山脚下,在那里有一个不大的缺口,也是通往外面唯一的出入口。

    在手机游戏界面上,山外面的画面是固定的,用蓝天白云和茫茫森林替代,无法移动过去。

    而此时,苏南踏出了部落山谷,去到了外面,已经分不清哪个才是现实了。

    山外的世界依旧,一花一木一草,都无比真实,就连他流下的汗水,尝了尝,都有淡淡的咸味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突然,有兽吼声传来,感觉很近,又似很远,吼声如雷,震得他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小区养的泰迪,哈士奇,也不是动物园关在笼子里,骨瘦如柴的宠物兽,而是真正的野兽在嘶吼,

    一时间,苏南想转身就跑,至少在部落范围内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却听几个原始人兴奋的说:“酋长,你听到了吗,是野猪的吼声,我们运气来了,去猎一头野猪,能吃好多天。”

    苏南一愣,野猪的叫声有这么可怕吗?他几乎每天都在跟猪肉打交道,却从来都不知道猪也这么能吼吧。

    “酋长,留他保护你,你慢点过来,俺们先去追猪群,你吃了肉好养伤。”

    大山非常兴奋,带上三个人,无声的冲进了外面的森林中,留下苏南站在风口凌乱,他下定决心,回头一定要多练练跑步,遇到危险好保命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。”他问剩下的一个原始人,好歹有一个保镖。

    “酋长,我叫青木。”

    这人身材偏瘦,也使一根石矛,身高体重都不如苏南,但战斗力应该不差吧。

    “好,青木,你一定要跟着我,千万别乱跑,明白了吗?”苏南认真嘱咐,猪跑了还可以再找,人没了,后果难料。

    “是,酋长。”

    青木很是听话,紧跟在苏南身边,一同追下去,去和大山几人汇合。

    苏南忽然发现他常常在地上踩出声音,而青木就跟影子似的,同样的路途,跑起来没有一丝动静,这种人在丛林里才活得久啊。

    哪像他,如果独自一人,怕是很快就会被猛兽寻到,差距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此刻,苏南来不及细细打量周围环境,唯有在青木的指引下,尽可能快的追下去。

    结果没跑一会,就听见了大动静,有之前听到过的吼叫声,也有大山几人的咆哮,这是打起来了吗。

    然而等苏南赶到地方时,战斗已经结束了,几个原始人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,守着一头倒地的大野猪,周围一片凌乱,大树都断了两棵,血迹斑斑。

    这场面有点夸张了啊,野猪可是保护动物,真有这么大的杀伤力?

    “酋长,俺们猎到一头猪,遇到头厉害的猪王,已经跑了。”大山咧着嘴,牙齿上有血迹,不过只是嘴唇破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受什么伤吧!”

    苏南闻着浓烈的血腥味,很是后怕,部落外面危险指数也忒高了,原始的狩猎比想象中更残酷啊。

    “没呢,都是小伤,那猪王很强大,发起狂来,树都撞断了,后来不知道咋的,突然就带着猪群跑了。啊,俺明白了,肯定是猪王察觉到酋长你过来,就给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大山觉得找到了缘由,顿时自毫无比,大声道:“青木,你们几个可听好了,俺们酋长独自一人猎到过上百头兽,洞里那些兽皮都是酋长一个人打到的,俺们酋长是最强大的战士,以后和俺一起跟着酋长好好学。”

    跟着他又说了下苏南现在是重伤之躯,所以表现得连小孩都不如,但这只是暂时的,酋长就是酋长,是最强战士!

    “吼,有饭氏,酋长大人。”几个原始人大声叫喊,也纷纷跟着自豪起来。

    苏南却觉得大山有点吹过头了,洞里的兽皮是他猎到的不假,可打猎的方式完全不一样,他那会靠的是手速,仅仅只是用手指疯狂去点手机屏幕,与实战半点关系都没。

    “咳咳,本酋长受伤太重,唉,不多说了,这头猪怎么处理,我们还要去有陶氏,要不要先把猪扛回部落。”

    他转移视线,蹲下身子去看地上的野猪,好家伙,个头好大啊,嘴里还有獠牙,皮毛裹着厚厚的污泥,就跟盔甲似的,可还是被大山几人给猎杀了,这让他重新估算了原始人的战斗力,能轻松吊打十个他这样的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