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十五章 关门打游戏

    一直等到苏南打开店铺门,精神恍惚地装了三盒几乎不见米粒的稀粥汤,最后见到那瘦子放下了一百元钱,才终于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唉唉,那个谁,钱给多了。汤水送你,只收盒子钱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剩下的,留着下次扣。”瘦子跑向路边一辆国产轿车,然后飞速驶离了。

    苏南在风中凌乱,都什么情况啊这是,更不对劲的是刚才超市门口那些人,现在居然围拢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会也是来买粥的吧!”

    “老板你才发现啊,快去煮吧,我们的不那么急。”有人开着玩笑,但这人确实是来买粥的。

    苏南再次愣了一下,怎么一觉起来发现世界都变了,贼鸡儿不真实。

    得了,那就煮了,鸡米粥和白粥各来一锅,不管卖没卖完,六点前都会收工,因为部落里来了新成员,他这个大酋长应该去接见一下,顺便到部落外面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煮,你们一个小时后再来吧!”

    他打了声招呼便忙活起来,刷锅、淘米,动作娴熟,流程简单,就是灶具的火小了点,导致水烧开的时间有点长,这也是没办法,等赚到钱再换更高级点的来用。

    约莫十斤米,两口锅,都煮上后就没他什么事了,折叠小桌子什么的也都没拿出去,省得过会还要收回来。

    到这会,还有三个人没走,他索性到隔壁超市买了包烟,没见到芽菜妹,换成了一个中年大妈,想了想,他还是在微信上给芽菜妹回了消息,人已归,没有包子。

    跟着从店里拿了几根小板凳出来,发了圈烟,剩下的三人都接烟了,好家伙,他一支烟能顶一杯白粥呢,亏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这是什么情况,买个粥至于吗,有这时间,自己在家都煮多少锅粥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一言难尽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老板,我们也不想的,但为了以后的幸福,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买你的粥比买花管用。”

    这三人大吐苦水,到让苏南更加莫名其妙,听口气,大伙都不是自己想喝粥是吗?

    半支烟吸完,苏南算是明白了,这几个跟他的身份一样都是单身狗,不过别人是有目标的,而且舍得下本钱。

    遭遇也大抵相同,目标女神或是在他这儿买过粥,或是从别的途径听到喝到过粥,结果没吃够,念道还想吃。

    这些狼友就动了心思,班也不上了,活也不忙了,专门跑来买粥,上午没买到,干脆下午就来等着了。

    苏南只能说,这简直就是矫情,追女人用得着这么麻烦吗,买稀饭,不如自己做芽菜大包啊。

    当然这些人也有例外,有人是为了老婆孩子,有人是自己嘴馋,倒是最开始那个瘦子最例外。

    瘦子的老妈好像病得挺重,在医院躺着吃不下任何东西,今早晨无意中喝了他的粥,结果吵着还要吃,偏偏他关门走人了,可把瘦子给急的,一直就等在这里,最为迫切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孝子啊,大家都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苏南想着,等他发达了,就把老妈接过来,或是直接回家去常住,现在倒是不急,因为老妈在帮姐姐带孩子,没个三五年别想脱身。

    闲聊间,没想到那边包子铺的人来了,这是真卖包子的,老板是个中年大叔,个子不高,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开店,是客家人。

    中年人一过来就发了圈烟,才出声问:“小伙子,你什么时候开始卖包子。”

    苏南摇头,“暂时没有做包子的打算,我一个人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我也没别的意思,你要做包子了,价格上通通气。”中年人倒是挺客气的,估计是听到两家店业务不冲突。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

    苏南没多说什么,和气生财嘛,但他也不是怕事的人,单就是学厨时那些师兄弟各个都很讲义气,他以前也是参加过团战的人,真有什么事,叫来二三十人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再说了,他开店,正常竞争,只要把税务交给国家,哪管同行如何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芽菜妹回消息了,让他留三碗粥,她要晚些过来。

    临近下午四点,粥好了,等着的三人各买了两份粥,都是大份,一人花了十三元,最开始等着的人也几乎回来买了粥,单就这些人,就贡献了上百元。

    还有保安们组团来买了几大盆,这个没什么赚头,到让苏南与物业的关系搞好了。

    三轮车大部队又来了,这次来得更猛,等这些师傅们走后,他的一锅粥差不多快没了。

    这让苏南犹豫要不要再煮一锅,感觉还能卖出去,上班族都还没回来呢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最开始那瘦子又来了,脸上带着笑意,“老板谢谢你了,我妈吃饱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也是难为你了。”苏南对于孝子很有好感,这是正能量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想每天在你这儿预定十碗白粥,这是六百元,先定一个月。”瘦子说着就掏出钱来,买个粥直接花六百,也是土豪了。

    苏南自然高兴了,但坚持只收了五百,之前还有一百放这儿呢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妈是个什么情况?”他多了句,毕竟是大客户。

    “癌症,医生说最多还有三个月,我今早晨过来是登记卖房子的,就这个小区,当初赔的两套安置房,没有证,集体产权不好卖。

    走的时候在这里买了杯粥,想着对付一口,在车上忘了吃,给带医院去了,然后我妈试着喝了一口,居然一杯都给喝光了,还吵着要……别家的粥她都吃不下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苏南颇为感动,能卖房给老妈治病,相当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房价他之前有了解过,如果有产权,即便地段偏僻,卖到一万三四绝对没问题,可安置房就难说了,买家拿不到房产证,不能上户,也没办法转手,甚至今后还可能面临归属纠纷,除非打算买来住一辈子,胆子也大才敢下手,而且给不起价钱,因为不能办理贷款。

    不想了,反正他是买不起,此时收了瘦子的钱,约定每天早晨九点左右瘦子过来拿粥,他就想收拾店铺关门了。

    钱是赚不完的,他急着回去沐浴更衣,等着进原始世界,得养足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帅哥,给我留饭了吗。”正巧,芽菜妹这时候来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留了,热乎着呢。”

    苏南拿出装好的三盒鸡米粥,又说:“你再不来,我都要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吧,这个点你关门,晚上不做生意了?”

    芽菜妹很想说帅哥你也太任性了吧,她姑妈家的超市从清晨一直到晚上十点都开着门,风雨无阻,就怕影响到回头客的好感。

    “晚上不开门,我约了人打游戏,不过明天早晨会照常营业。”

    苏南自然也爱钱,但赚钱是为了提高生活质量,而不是为了把自己累倒,该休息就得休息,他还有青春可以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