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十四章 真的火了

    这一觉,苏南睡得昏天暗地,醒来时都不知道是几点了,他房间里的窗帘遮光。

    摸到手机点开一看,居然已经下午两点过,果然比平时早起了多久,回头就能给睡回来。

    条件反射般点开游戏,居然有新的图标闪动,在屏幕右下角两个布袋旁边多了个布袋,上面写着一个店字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还带自动更新的吗?”

    怀着激动的心情,连忙点开新的布袋,里面竟然是一列卡片,第一张卡片上面有几个蒸笼,背景是游戏界面,上面写着红色小字。

    “部落包子店,300金币,增加人口:九。”

    苏南目瞪口呆,还能有这种操作,梦想照进现实,不对,应该是反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在现实中开了间包子铺,居然可以更新进游戏中,而包子铺居然成了部落增加人口的关键。

    是呢,当时他先是租了包子铺,然后大山才说再找几个人来部落。

    再接着,他就开始氪金又充五百元,花掉了其中一百多,总共加起来,一共花了三百多。

    然后现在点开游戏,就多了一个包子铺的卡片,这张卡片只能点出来看见,无论怎么点都不会反应。

    在这种卡片后面是一排空白卡,什么提示都没有。

    那为什么之前他花够了三百元,包子铺也已经开业,中途在店里玩过游戏,并没有提示卡片出现呢。

    苏南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,这种开放式的玩法,全靠去猜的真人游戏,太伤脑筋了。

    半响,他稍稍总结了一下,一是充值花掉的钱,这游戏都有统计在内,在满足条件后,就会主动再次花掉,比如现在的包子铺。

    二则,包子铺是增加人口,也是部落升级的关键,再联想到那些空白卡片,下次想升级就需要开设新的店铺,或是在现实中做出其他什么事才有可能触发。

    最后,不是说做了事就能满足条件,而是要出点成绩才行,就如包子铺是真的赚到钱了,按今早晨那情况,短时间应该不会倒闭,至于火爆,他心中依旧没底。

    主要是包子铺的口岸与规模,包括卖的东西太过单一,就买粥,就是再好吃也不可能顿顿都喝粥吧,他从早忙到黑也买不起房。

    目光挪回游戏画面上,这说到底就是要他不断的充钱、花钱、赚钱,然后再充钱,再花钱……典型的恶性循环啊!

    偏偏他有点停不下来了,手一抖,差点就想去购买兽皮,稳住,稳住了,卡里余额不多,要克制。

    强迫自己收回手,默默划掉了游戏界面,这游戏有毒,花钱的毒。

    关了之后,总算好了一点,这才有时间拿出钱包清点起来,不错,真是不错,现金都收了两百多元呢。

    微信收款更多,还没看,估摸三四百,甚至还多点,主要是最后卖了很多出去,鸡米粥都卖光了,赚的钱加起来怎么也有六七百元。

    至于成本价他算了算,今早晨的粥大概花了一百元多点,利润能有六七倍,非常可观,照这样下去,月入过万不是梦,要是全充进游戏,那得种出多少大米啊!

    咦,怎么微信图标显示了一个夸张的未读消息数字,苏南点开后才发现消息几乎都是芽菜妹发来的,这也太积极了点吧。

    “帅哥,你在吗,有人找,问你怎么关门了。”

    “帅哥,又来人问你了,快回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你别睡了,真有人找,十万火急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来三回了,要买你的粥,快来啊,我都烦死了。”

    最近的一条消息是在九分钟前发来的,这得是有多执着啊,还是真有那么多人想买粥,不可能啊!

    苏南揉了揉眼睛,没看错,人也是清醒的,难不成包子铺真的火了?

    他有些将信将疑,觉得是不是芽菜妹故意开玩笑骗人。

    不管了,既然醒了就起来洗簌,然后拿了些剩下的鸡肉,关门走人。

    下午这会,小区里流动人口很少,在的都是些遛狗带娃的主妇或是老年人,他一个都不认识,快步去往侧门,没想还没走近,突然冒出一个保安帮着刷了门禁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可算是出来了,这是去煮粥吧!”

    苏南摇头,“不一定煮粥,晚上喝粥的人少,我早晨走得冲忙,现在是去收拾餐具。大哥,你早晨也来买过粥。”

    “买过,当然买过,你家那粥味道太好了。老板,你快去煮吧,好多人都来问过,你煮了,肯定能卖出去,记得给我留几碗。”

    保安说着居然主动掏出烟来发,不是什么好烟,可这态度,相当反常。

    苏南道谢,没接烟,他不是不会吸,而是担心吸烟过多影响味觉,所以除非心情特别好才会来上一根,现在还是算了吧,马上进店里,不想吸的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继续往前走,走出大门,本以为这个点不会有人逗留,却不料超市外面的一排凳子上居然都坐满了,甚至还有站着的,十几个人吧,这是干啥呢,等公交车走错了地儿?

    “就是你,总算找到你人了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子冲了上来,一把抓住苏南的胳膊,非常用力,生怕他跑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大哥,有话好好说,别冲动。”

    苏南给吓了一跳,这是什么情况,难道这群人都是来寻仇的,不对劲,他一没外债,二没女朋友,三没干过违法的事,最多就是无证营业,可这也是符合规定的,谁都有试营业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也没打算偷税,就他这小店的规模,办个执照,申请个固定税额,杂七杂八加起来,顶天了一个月也不会超过两百元,谁家给不起啊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叫你大哥,你还有剩下的粥吗?我妈他躺床上等着你的粥救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你妈妈是谁啊。”苏南蒙圈,难道是睡迷糊断片了,忘记了什么重要的片段?

    瘦子急了,忙说:“老板,稍后在跟你解释,你现在还有粥吗?”

    “粥,没了,早晨就卖光了,就只剩下点汤水还没收拾,放心,我不会糊弄人的,那点汤水不会卖给顾客。”苏南义正辞严,他即做生意也是做人,品德不能忘。

    “什么,还有剩汤,太好了,老板,快卖给我,都等你几个小时了。”瘦子激动无比,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。

    苏南却愣住了,不会是真火了吧,剩了点稀饭的汤水都有人等几个小时来买,好不靠谱的感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