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十三章 老板回去睡觉了

    “呜,好好吃哦。”

    蒋甜甜只吃了一小口,便爱上了鸡米粥的味道,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李淑梅也说粥熬得很好吃,肯定会大卖。

    或许是借了两女的吉言,又或是店里有两个妹子在,忽然间前来询问的顾客多了起来,即便听到没包子,也几乎买了粥。

    甚至有在苏南这里买粥,然后再去旁边买包子,来上一顿组合早餐。

    苏南陷入了繁忙当中,他的粥都是现装现卖,为了保持新鲜和温度,当然也可以装好后放进泡沫盒子里,他只是不想那么做罢了,万一没卖出去,这不还得亏了盒子钱。

    “甜甜,你们快去上班吧,别耽误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女孩留下来也帮不上忙,等又留了一会,一人拿着一杯粥,然后去扫码骑单车走了,至于那辆电动汽车自然没租了,单车便宜。

    苏南的生意依旧还不错,就连隔壁超市的芽菜妹居然又来买了两碗鸡米粥,回头客啊。

    但让他郁闷的是,好像还真没有上桌喝粥的,都是买了就带走,顾客大多是年轻人,要赶去上班。

    在小区这个地段,离地铁比较远,所以出行要么就是电驴、单车、公交车,或是打车,当然也有自己开车的,在这清冷的早晨,尽显人生百态。

    九点过,他看了下收入,居然有三百元左右,粥也卖了一半多点,鸡肉粥也卖了一半多,情况很不错呢。

    不过客源渐渐变得稀稀拉拉,铺子前没有人气,三张小桌子上一个人也没有,新客源就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到这会,他有点犯困了,早晨五点就起床,要不回去补个觉,今天就到这里吧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的粥可以用盆子打包吗?”

    咦,来人穿着保安制服,这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小区保安是包吃包住的,一天包三餐,居然跑这里来打稀饭,太不正常。

    不过上门是客,他这个店铺也是小区的物业,便说:“当然可以,白粥给你装满,五元钱。”

    “那谢了。”

    保安道谢是因为他的盆特别大,五元钱是真便宜,也看得出来小伙子没打算赚他钱,顿时好感大增。

    苏南很快装好了粥,见保安已经扫码付款了,都是弄潮儿啊。

    这保安刚走,忽然来了十几辆三轮车,载客跑生意那种,可一般情况下,三轮车都是在正大门那边扎堆,因为侧门外停放着很多单车,扫码花个五毛钱就骑走了。

    叫三轮车还真不便宜,十来分钟路程至少收十元,起步价能赶上出租车,只适合短途应急。

    他还没弄明白之际,这群三轮车师傅居然全走了过来,纷纷要买粥,三元大盒那种。

    苏南意外的舀粥打包,这群人纷纷扫码付款,让他手机提示音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等他忙完想问问什么情况时,人已经纷纷走了,骑着三轮车飘然而去,简直莫名其妙的贡献了五六十元钱。

    不料还没等他歇口气,一群环卫工人突然上门了,也是飞快买了粥,拿了就走。

    好歹苏南找到机会拉着一个大叔询问缘由,却是这些人都是听说了他家的粥非常好吃,里面放了啥补药熬出来的,特驱寒,还能养生,就来试试。

    这让他想到了最早的顾客,那个环卫大妈,这消息传播的速度好突然啊,都快赶上原始人大山了。

    得了,又是几十元进账,转身时发现粥剩下不多了,鸡米粥倒是还有一些,但本来就煮得不多,剩下的,他中午和晚上两餐就能消化掉。

    莫名的,接连又来了十几个人,其中还有保安,有三轮车师傅,甚至有物业办公室的人跑来购买。

    前后不到二十分钟,他的粥就卖光光了,连带剩下的鸡米粥,也卖给了一群穿正装,像是做中介的男男女女。

    真的卖光了,最多还是收刮出那么几碗汤水,原本粥得熬得很稀,再卖剩下的就太糊弄人。

    他困意严重上头,也不怎么收拾了,把东西弄进铺子里,关门走人。

    经过超市时,往里面看了眼,没想就把芽菜妹给招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帅哥,你忙完了啊,加个微信吧,遇到检查什么的,我好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苏南一愣,难不成这小妹真看上他了,发现他是支潜力股,今后注定会成为做芽菜大包的男人?

    “好啊!”

    最终还是加了微信,他现在无照经营,万一真有什么事,也好通气。

    不过如果聊其他什么敏感话题,就不会回复了,除非用红包做敲门砖。

    “芽菜,哦不,小妹,我回去睡觉了,得起太早,犯困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去吧。对了,忘了说句,你煮的鸡米粥真好吃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然后苏南就真走了,回到家后,照例冲个凉,跟着就把自己扔床上,不到一分钟便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至于手机早就调成静音扔到一边去了,大白天就是这般任性,不打算接电话,反正又没女朋友找。

    “小妹,问个事,隔壁包子铺怎么关门了?”

    “老板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谢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拿包烟,对了,问个事,旁边卖稀饭的怎么关门了?”

    “老板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白天睡觉?那他什么时候开门,我媳妇吵着要喝他家的粥。”

    “不清楚了,他没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小妹,十万火急,你隔壁卖稀饭的怎么关门了,我妈躺病床上呢,就想喝他家的粥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妹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板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“呀呀,中午姑妈就不煮饭了,你到隔壁去买两盒粥,姑妈这就带菜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姑妈,他关门回去睡觉了。”

    芽菜妹挂了电话,然后在微信上狂发消息,但就是没人理,这都中午了,自苏南走了没多久,陆陆续续来了十几个人问包子铺怎么关门了,虽然有一半人在超市买了东西,增加了营业额。

    可她怎么感觉不是滋味,那人舒舒服服回去睡觉,她倒成了传声筒,偏偏发消息还不理会,睡得有那么沉吗。

    “喂,你好,跟你打听个事,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芽菜妹断然拒绝回答,都不用猜,来人肯定是问隔壁怎么关门了。

    她不否认那帅哥的粥是真好喝,但也没好到这种程度吧,一上午都多少人跑来想买粥了,还有人已经来问过三回,就是那个妈躺在医院的,说什么现在什么东西都吃不下,就想喝碗隔壁的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