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九章 不约,哥哥不约

    “要发了!”

    苏南一声大叫,狠狠挥了一下拳头,他不得不兴奋,因为在游戏仓库中多了几格物品。

    一格陶罐、一格河水、一格山鸡、以及三格果子,甚至还有一格草。

    颤抖着手指点中一格草,提示为无用杂草,购买价格为1个金币。

    苏南再次挥手,虽然杂草没用,却真的可以购买,一块钱你买不了吃亏,一块钱你买不了上当。

    郁闷的是,他之前充值的金币花光了,一块钱都不剩,等不及去充值。

    苏南点开了一格河水,提示为大河之水,孕育了远古文明,1个金币购买一吨,真是好便宜的感觉,比民用自来水还要便宜一半多,真是要发啊。

    点开陶罐,提示为有陶氏烧制的黑陶,大小不论,售价10金币,库存有两个。

    苏阳想了想,还真有两个,一个装着米,一个装着水,这两个都不能去购买,但为毛之前没有显示装米的大陶缸呢?想不明白,等下次再去实地看看仓库洞。

    再看果子有三种,羊奶果、青果、无核果,售价分别是5、8、10金币,而且是一个的价钱,这简直是坑人啊,贼鸡儿贵。

    反正他是不会买,真想吃,到时叫大山出去采摘就是了。

    最后,苏南才点中了山鸡,除了河水,最想要的就是这只鸡。

    提示为跑山鸡,大小不论,一口价,100金币,库存也只有一只。

    这些可都是他亲手放进仓库洞的,现在却通通需要花钱购买,恨欲狂啊!

    抓狂之后还是得乖乖花钱充值,这次苏南霸气的充了五百,长痛不如短痛。

    秒到账,扣钱的速度太快了,从来没出现过卡顿,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苏南先去点一格杂草,选择购买时却提示仓库已经满了,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他跟着去点河水,同样提示仓库满了,购买不了。

    难道布袋中只能装一种东西,他连忙试着购买了十斤大米,这次成了,金币秒扣。

    还真是这样,可现在布袋中有110斤大米,他往哪里放呢,不把布袋清空就买不了别的东西,其它都好说,那只鸡不能久放啊,原始世界中天气那么热,变质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悲剧了,家里没装米的地方,之前就不该买这么多,这下郁闷了吧,米多也是烦恼。

    没办法,鸡必须得弄出来,至于大米,只好放到铺子里去了,反正明天早晨要用到。

    苏南没有慌张出门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,仔细观看手指,没伤口,是真没受伤,而睡衣穿在身上好好的,脚上没有泥泞。

    再看墙上的挂钟,晚上七点四十三分,他是六点进原始世界,算算,时间的流逝很正常,没问题。

    随即,他颤抖着手,好吧,自从下载了这款原始崛起,他的手就经常抖,香火都买了三把,付出的代价真不小。

    苏南点开电脑,找到用摄像头录制的视频,点开后就怔住了,视频按了快进,在他离开的这一个多小时中,一直都好好的坐在床边玩手机,不对,中途他竟然还出去了一趟,也就两三分钟,回来时提了提裤子,然后又抓起手机继续坐在那里。

    他当然懂“自己”的习惯,入厕之后必提裤子,这简直了,在无意识的状态下,竟然可以依靠本能去解决内需,好鸡儿不靠谱。

    但也证明了之前的一些猜想,他的身体并没有穿到原始世界,大概或许可能应该是意识进去了吧,所以在里面受了伤,外面好好的。

    可在原始世界中发生的一切实在太真实了,都把里面的东西带出来了,能不真吗?

    以苏南的知识储备,无法解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,也不打算寻求帮助,这是一个大秘密,不能被任何人知晓,就是亲妈也不能说。

    愣了一会,他点开手机中的应用商店,居然搜索不到原始崛起这款游戏了,是一点痕迹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不信邪的在电脑浏览器上搜索,最后只找到一本同名小说,苏南耐着性子看了几章,还行吧,却与他现在发生的一切毫无关系。

    挠了挠头,他解开了一些猜想,却又多了很多疑惑,没时间多去纠结,此时先收藏了原始崛起那本书,然后飞快换了衣服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两个女孩还没回来,他也没打电话去问,毕竟只是合租的室友,真要扯上关系,最多也就是蒋甜甜的姐姐与他的表嫂是闺蜜。

    他直接出了小区侧门,进了超市,还是那个收银小妹,他买了三个大桶,摇了摇手机,还是不约,只是扫码付款。

    “帅哥,你要做包子了啊,有芽菜馅的吗,做好了记得过来叫我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卖包子。”

    不约,妹子,哥哥不约。

    苏南扭头走了,自己的长相比谁都清楚,跟帅不沾边,再多算是眉清目秀吧,个子还行,毕竟穿鞋有一七八。

    但因为长期缺乏锻炼,又喜欢做菜,不出意外有点小肚腩,所以即不是型男,也不是帅哥,更不是小鲜肉,不会被人叫几句好听的就昏了头。

    打开门进了店里,又把门锁上,拉上帘子,用干净的帕子把桶擦拭了一遍,跟着就拉开仓布袋,对准桶口,哗啦啦,大米倾泻而出,不一会就装满了一个。

    他如法炮制,装了两个桶多点,总算是把米给倒完了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选择购买了那只鸡,一百金币秒扣,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,他从仓布袋中抓出了那只肥山鸡。

    再看布袋,可以翻转过来,里面干干净净的,闻起来也没有丝毫异味,好奇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这只鸡早已经挂掉了,但还是要处理,在家弄这些不太方便,两女回来碰到了,也懒得解释,索性就在店里清理好。

    厨具什么的一应俱全,他烧了些开水,把鸡毛烫了一会就开始拔毛,接着在火上把绒毛烧了一下,精准下刀,取出鸡下水,连带一起处理了,晚餐就吃鸡杂了。

    正觉得肚子有些饿了,耳边就听到了大山的呼唤,饭煮好了。

    可他这会正忙呢,专门进部落吃顿稀饭,好像犯不着,就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大山接连叫了七八次,或是见他没反应,便嘀咕了句,“酋长肯定是去祭祀天神,那俺自己先吃了。”

    苏南在心中大叫,他祭祀个毛啊,正在包子铺干活呢,你说这叫什么事,人前好歹是个大酋长,人后却在操持小店。

    终于把肥鸡处理好了,他用保鲜袋装好,先带回家放冰箱里,明早倒是可以熬一锅鸡肉粥出售,卖不掉就自己吃,好歹花了一百元钱,都可以出去吃顿牛排自助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