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六章 包子铺新店主

    两个女孩默默地去盛了饭,第二碗就吃得要淑女很多了,还知道夹菜。

    苏南反而加快速度,吃完了好再来一碗,实在是这米饭太美味了,能让他感受到五重味蕾冲击,身体变暖,连带精神都变好了。

    这哪里是米饭,简直是补药啊,而且吃完后生津止渴,口齿留香,满满的都是自然力量。

    “南儿,你这个是什么米啊,真的太太好吃了,我已经大半年都没舀过第二碗饭了。”

    蒋甜甜嘴里细细咀嚼着米粒,越吃越香,好吃到她可以省下衣服钱去买这种香米。

    李淑梅点头赞同,她是少数民族的,只是家里沿用了汉姓,她家乡的米就已经很香了,但跟这碗饭相比,差距非常大。

    苏南沉吟了片刻,才回话说:“这是我一个好朋友培育的人参米,现在产量还很低,不对外出售,我也是刚拿到一些,你们算是有口服了。对了,我那个朋友名叫大山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个大山朋友肯定会发财,种的米也太好吃了。”蒋甜甜伸出大拇指,却也没有多问米的事,毕竟她才刚搬来,没那么熟。

    苏南在心中说,“借你吉言了。”

    聊着聊着,最后三人把米饭都给吃光了,好饱的感觉。

    下午两女要去采购一番,苏南便把多余的门禁卡钥匙什么的给了她们,至于他自己,就单独行动了。

    月底要交房租,有了两女一起分担,他只要预留两千就足够了,能动用的钱还有七千多,加上老妈给的五千,总共就一万多点。

    若非有原始世界的大米,就这点本钱,他说什么也不可能去做生意,看不到希望。

    现在当然不同了,他相信没人能抵挡原始米的味道,因为本金有限,苏南也不想跟家里要钱,所以就不舍近求远了。

    书楠小区因为属于安置房性质,地段偏僻,真正留居的户主很少,大多都是上班族租住户,而且整个小区有四千多户,消费群体还是很庞大的。

    毕竟愿意在家自己煮饭的年轻上班族,还真不多,至少不会每天在家吃。

    这让小区外面的餐饮店生意都还不错,主要集中在早餐和晚餐时间,中午这会反倒没什么人。

    当然,做生意自然有赚有赔,店面也分地段口岸,真想去做总能找到机会。

    苏南从正大门出去,一路观察各个餐饮店,以前路过多次,心中有底,就他这点资金,正大门这边是不用想了,即便有转租,那笔转让费也付不起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看餐饮店的数量以及种类,等一路走到底拐过弯,瞬间有一种萧条的感觉,这边是小区侧门,不通公交车,对面还是荒地,倒是共享单车停了不少。

    相比起正门那边多达四五十间餐饮店,这边加起来也没超过十间,且多是小面馆,再有就是烧烤店,是卖夜宵的,晚上这边倒是还行。

    没一会,苏南到了侧门外,左右两边各有一个小超市,左边那间还好一点,右边那间更偏僻,而他的目标正是这间超市的隔壁小店铺。

    以前是卖包子的,现在已经倒闭了,招牌还在,叫开心包子铺,但估计店老板不知在哪里哭呢。

    盖因左边超市隔壁也是包子店,那间店面比较大,顾客可以在店里用餐,而这边的店小,顾客只能买了包子就走人,加上不顺道,包子味道还不咋地,倒闭也就太正常了。

    苏南不嫌店面小,大了他也租不起啊!

    拨打了门上铺面转让的电话,好像贴了有半个月了吧,这年头,生意其实也难做。

    “喂,你那位?”电话那边传来大妈特有的大嗓门。

    苏南忙说:“你的包子铺怎么转租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租铺子啊,好说,当初我转过来花了六千,合同还有两年,租金我交到这月底。”

    苏南一听,还不算难以接受,“大妈,哦不对,大姐,每月租金多少,怎么付?”

    “租金八百,半年付,铺子只有十平米,通水电,不通气,没有卫生间。你如果要,我五千转给你,里面的桌椅也送你了。”大妈颇为爽快的主动降价。

    但苏南却觉得不对劲,没准大妈这五千也是白赚的,因为店铺里面根本就没装修,隔着玻璃门,他都能看清里面的陈设,两张旧桌子和几张破椅子,地面都还是水泥的。

    “大姐,押金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不多,两千,房东到期退还。”

    苏南马上计算了一下,如果转租过来,加上半年租金,他总共要给一万二,直接就爆肝了,分文不剩,那怎么行。

    “我出三千转让费,大姐你愿意就过来签合同,要把房东叫来,不行就算了,我就住这个小区里,你卖的包子味道很一般,这么个小店铺,也很难租出去。”

    他真的只能出这么多了,不行就算了,又不是等着米下锅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沉吟了片刻,竟然回话说:“好,就给你算三千了,你在店铺哪里吧!”

    “在呢。”苏南听到对方如此爽快,怎么突然有点后悔呢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现在叫房东过来,你直接和他签合同,把钱给房东就可以。很快的,他十几分钟就到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苏南颇有些莫名其妙,该不会是遇到骗子了吧,怎么跟原始游戏里一样,感觉好不真实。

    没让他等多久,也就一次入厕的工夫,便来了一个骑着电动车,灰衣灰裤,五十岁上下年纪,貌似老农的男子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就是你要租铺子吧!手续我都带了,房产土地证,电卡,物业水费收据。你是现金还是微信。”中年男子麻溜的从袋子里掏出各种证件。

    苏南终于反应过来,他好像被套路了,连忙脱口道:“叔,刚才接电话的大妈跟你是一家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都猜到了,她是我二姐,表姐。”中年男子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承认了。

    苏南无语了,这不是套路了他三千转让费吗。

    这时中年男子和气的说:“小伙子,看你也是刚出来做生意吧,我也不让你吃亏,合同跟你签三年,租金你给七百吧,从下个月一号开始算,免你十天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什么套路?

    苏南默默算了一下,三年能省下三千六的租金,看似赚回了转让费,其实是挖坑了,他年纪轻轻的,难道会在这里卖三年包子?

    如果中途倒闭或是想换地方,就得找下家转让才能收回两千押金,左右也是帮房东租铺子,不然押金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叔,三个月交一次租金,每个月七百,可以我就租,三千转让费照样给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就缺本钱,以后真挣钱了,也不差这点小数目,如果倒闭了,同样不差多亏一点,也就不在纠结。

    现在守着游戏中的原始世界,他相信能赚钱的机会很多,实在不行,冒险购买一张老虎皮子,没准就发财了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看着是老农形象,其实精明着呢,默默算了一下,只要签合同,一次就能收到七千一百。要是三个月内小伙子卖包子倒闭,他就退一千押金打发了,合着不到三个月赚六千,以后还能接着收转让费,不亏。

    “成,小兄弟就依你了,合同我都打印好了,你看看没什么问题就签吧,放心,我带你去物业那里交接了,你在给钱都可以,叔可是正经人,不是骗子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事情超级顺利,中年人掏出钥匙打开店铺门,苏南进去看了不到五分钟就签了合同,然后两人直奔物业,确认了房东身份,交接了水费气费。

    紧接着苏南用微信转账,拿了合同和钥匙以及收据,包括以后要办营业执照的复印件等,这就成为包子铺新店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