屋里原始人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四章 合租的女孩

    当场,苏南就想继续充值,才一元钱一斤的超级大米,这种好事到哪里去找。

    但很快却反应过来,他一个人能吃多少米,多了纯属浪费,还是先放着吧,反正随时可以购买。

    随即,他找来一个崭新的脸盆,试着把仓布袋倒过来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,白花花的大米倾斜而出,全流进了盆里,目测十斤左右。

    然后苏南突然跑去翻箱倒柜,找出一部以前用过的旧手机,充了会电就开机了,还没等他去点应用商店,就蓦地发现在这部旧手机上面也有游戏,原始崛起。

    “这功能好强大,自动就能安装。”

    等苏南点开旧手机上的游戏图标,进入画面后,一切正常,终于放心了,以后不怕手机突然坏掉。

    今晚情绪波动实在过大,强迫自己先冷静下来,又去冲了个澡,便躺床上乖乖睡觉了,手机就放在床头,没有再去碰。

    即便觉得原始游戏中还有很多秘密可挖,今天也该休息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苏南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,亲妈打来的,不能不接。

    “南南,吃早饭了吗,忙不忙啊。”

    “钱够不够花,妈刚给你转了五千,你用那个微信收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钱,苏南瞬间清醒了许多,忙说:“妈,都说了别给我打钱,我自己能挣钱。”

    “南南,妈这不是担心吗,你说你一个人在外面,工作也辞了,要不你回家吧,妈去找你舅给安排个工作,怎么也比外面强,还能住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找到事情做了,就这样了,我先忙,以后你别给我打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妈的钱还不都是你的,妈也不问你忙什么事了,下个月你找个时间回家一趟,妈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,别又是相亲吧,到时候再说。”

    苏南连忙挂了电话,他就知道,老妈说到最后,绝对会绕到相亲上去。

    他才刚二十一岁啊,老妈实在太急了,不过也能理解,因为他是小儿子,上面有个姐姐已经结婚,女儿都三岁了。

    而爸妈年龄都过了五十,能理解想早点抱孙子,可他结婚这事,得看缘分,哪有才二十一岁刚毕业就着急婚姻大事的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,还是点开了微信,收了五千元转账,他确实想做点事了,需要本钱。

    苏南不是专业学厨,而是在读大专期间兼顾去学的,之前在一家公司实习了大半年,结果拿到毕业证后,他反而放飞了自我,辞职不干了,觉得没意思。

    如今待业已经快三个月,那点积蓄也差不多快用光了。

    现在住的一套两居室,是之前表哥与一个女子在这里合租,结果两人碰撞出了火花,那女子成了表嫂,回老家养胎去了,表哥工作变动,被调到了外地,房子就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但因为房租便宜,合同签了五年,如今还剩下两年多,月租才一千二,同小区同户型,如今都涨到了近两千,退房实在太亏。

    机缘巧合,他就搬了过来,住了有一个多月了吧。

    正想着,表嫂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南儿,你在家吧。”

    “在呢,嫂子你在老家咋样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我了,你在家就好,上次跟你说过的,嫂子的闺蜜有个妹妹要来跟你合租,她马上就到了,你现在到小区门口接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到了,来得真早啊。”苏南看了看墙上的挂钟,还不到九点呢。

    “早点来,好收拾收拾,嫂子跟你说啊,那个妹妹长得很不错,你可别乱来啊。不过量你也不敢,就你那小胆子,别被欺负了。”

    “嫂子,我可是男子汉好不好。”苏南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,男子汉,你快去接人吧,电话号码给你发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后,苏南正经起来,抓紧时间点开原始游戏,竟然发现游戏中是晚上,月亮高挂,稻谷看起来成熟了,剩余时间为零,却不见大山来收割。

    还能这样啊?还分白天黑夜,而且好像与现实中是颠倒的,外面是白天,里面是黑夜。

    来不及多看,赶紧收拾了一下,换上了一身运动装,在镜子前照了照,还算人模狗样的,随即拿了钥匙钱包门禁卡,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他住二十二楼,刚来时往楼下看,有些眼晕,如今已经适应了。

    房东人在外地,每三个月转账过去就成了,他喜欢这种简单的租住关系。

    下了楼,走了好一会才到正门,这是一个大型小区,环境还不错。

    大门口,人来人往,很是热闹,他左右张望片刻,没发现有拖着很多行李的年轻女孩,便拿出手机点开嫂子发来的短信,拨打了里面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响了一阵才接通,立时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,“你是南儿吧,我们刚在路口走错了道,现在快到了,是到正大门吗。”

    等等,南儿这个称呼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叫的,还有她说的“我们”是什么意思,不会是情侣上门吧,那怎么可以,单身狗不想每天被虐。

    “南儿,你在听吗?”

    “哦哦,我刚到大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哒,一会见,我认得你,娜姐发了你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说完,电话就挂了,留下苏南在寒风中凌乱,有心想打电话跟嫂子质问,但最终还是忍住了,等见面再说吧,多个人分担房租物业,他才能省下本钱。

    有了从原始世界中带出来的超级大米,他想先自己弄个小摊或是小店,总比之前枯燥的上班强吧,至于以后做什么,等挣到钱再去考虑。

    “滴滴!”

    忽然有一辆白色小轿车驶来,还按了下喇叭。

    苏南就站在大路边上,那车正好开过来停在他身旁,透过摇下的车窗,他见是一个漂亮的短发女孩,隐约还看到驾驶座一双女人的腿,也是个妹子。

    “南儿,是你吧,快上车。”短发妹子冲他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关于称呼,苏南也来不及去纠正,下意识上前拉开了后车门,入眼好多东西,余下的空间刚好能坐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嗯,我是苏南。”

    他刚关好车门,就见前座的短发妹子转过头来,大胸脯压在座椅侧面,甜甜的说:“南儿你来指路,我们去地下室,方便搬东西,麻烦你了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驾驶座的女子也转过头来,长头发瓜子脸,却带着点异域风情,也跟着出声说:“南儿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好。往前面右转进了地下室直接左转,一直走到底。”他没有被迷花眼,因为现在还搞不清这两个女孩到底是谁要合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