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八章 是那不是我们能掺和的

    而倒在地上抽搐的司马,他趁现在还有一点时间,一边不停的抽搐,一边不停的远离他们修士之间的战场。

    没看到另外两个修士都站在一边,不敢掺和进来,甚至连劝架都不来,他们都不敢的事情,他一个凡人又有什么资格去介入呢?

    看到他们都不敢介入的情况后,司马就知道这事不是自己这种凡人能插手的。

    而最终让他放弃帮助中年修士的想法,假装发羊癫疯的躲开这个漩涡的原因,那是因为中年修士只对他提出了要求,提出了警告,提出了威胁,唯独没有给他一个事成之后的承诺,没有许诺给他一点好处。

    这样看来,自己在没帮助他之前,他都没正眼瞧自己,到时就算自己帮到了这个中年修士,他也不会对自己说声谢谢的,更不可能给自己好处。

    同时,这中年修士明显处于下风,自己又不是修真者,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,完全没有力量,凭什么去雪中送炭,去把宝压在一个弱势、颓势已现之人的身上?

    就算来成千上万个像他这种没法力没实力的人,也无法改变现在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自不量力,胆大妄为的去帮这个中年修士,反而平白让那个有仇必报的年轻守门官记恨上自己,到时死的可是自己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占上风的是这个中年修士,他到是可以考虑一下冒着生命危险,冒着得罪那个心狠手辣的年轻守门官去帮他一下。

    于是,司马审时度势,最终决定不趟这趟浑水,绝不去帮这个中年修士。

    做出这个决定后,司马立刻装作羊癫疯发作了,倒在地上一边抽搐,一边滚动,里这个是非之地远远的,他掺和不起,没资格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当他看到司虎撅着屁股去捡飞剑的时候,他就在心里骂司虎蠢:你既然决定去帮这个中年修士了,那么你们应该自己先进夷方,然后把飞剑踢出来。

    如果像你现在这样撅着屁股,要是万一那个年轻的守门官使坏,用法术在你屁股上推了一把,到时你和你手里的飞剑都进了夷方。

    那时你不仅得罪了年轻的守门官,还更加把这个中年修士得罪了,到时谁也救不了你。

    而你自己先进夷方,再把飞剑踢出来,这样的话,年轻守门官就想使坏,他的法力在进入夷方后也消失了,对你不起作用,你能成功的概率就大增。

    那样就算你被飞进夷方的石头打中,那你也只是完不成中年修士交给你的任务,不会出现意外坏了他的飞剑,不会同时得罪了两个修士。

    果然,如司马预料的那样,当司虎碰到飞剑后,年轻守门官的杀机迸出,铺天盖地的石头、法术朝司虎打去。

    他已经全力施展,一定要把这个凡人打进夷方去,让他手里的飞剑变成废铁。

    看到年轻守门官全力施展,他的诡计已经暴露出来了,早有预料的中年修士立刻挡在司虎身前,用自己所有的防御手段,用自己的身体,替司虎抗下来自年轻守门官的所有攻击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之间的再次交手突然爆发了,在年轻守门官的全力攻击下,中年修士的防御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关自己的前途,事关自己的小命,站在分界线前面,中年修士可以说是背水一战了,只要他后退一步,他不仅前途净毁,而且还性命不保。

    于是,在这种危机关头,爆发了他全部潜力,在连吐三口鲜血后,他竟然把年轻守门官的全部攻击都挡下了,他防守的滴水不漏,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尤其是来自地下,来自天空,年轻守门官绕了很远的距离,想方设法就想绕过中年修士,然后去小小的推一下司虎就够了,这些刁钻异常、不走寻常路的法术都被中年修士一一察觉了,所有的被他挡下。

    因此中年修士信心大增,只有自己再接下几波攻击,再等上半秒钟,自己的飞剑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只要司虎把飞剑再往外移动半毫米,它就离开夷方范围了,自己就能收回飞剑,到时他就可以和年轻守门官堂堂正正的打一场,把自己受到的伤害都还回去。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中年修士等到他的飞剑移动完那半毫米,年轻守门官大喊一声:“小心,你身下有蛇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司虎下意识的低头一看,然后他果真看到自己的肚子下面有一条线蛇,双眼盯着他,正在在朝他不停的吐着信子。

    受此惊吓,司虎的后背华丽丽的往上一拱,小腹一收,然后四肢伸展,身体在半空中转了一个圈,为了躲避身下的线蛇,他朝傍边翻滚过去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抓在他手里的飞剑,还没等它的剑尖离开夷方,顿时随着司虎伸展手臂,它的整个剑身就进入了夷方,瞬间变成一柄废铁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本来以为即将拿回自己的飞剑,但就在这前那一刻,中年修士遭受如此一击,顿时吐血而出,后退两步,差点因为昏迷而身亡。

    正事因为知道只要自己就此昏迷,就会被顺势飞来的石头法术推进夷方,自己瞬间被吸成人干。

    所以中年修士在本命飞剑被毁的那一刻,以强大的意志力,保住了他灵台的清醒,才没像那个女修士一样安心的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力,小宇宙大爆发,这才挡住了年轻守门官的攻击,只让自己后退了两步,堪堪在分界线之前一米处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不过他受本命飞剑被毁的影响,他的身体深受重创,快到油尽灯枯的时候了,再也无法继续这样坚持下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再打下去,他要么被年轻的守门官杀死,要么被他推进夷方被洗成人干。

    在这生死存亡的最后一刻,中年修士只求年轻的守门官能住手,放过他一命,于是说道:“住手,你想杀我?”

    杀害同僚,这个事情年轻的守门官当然不会承认,他于是辩解道:“没有啊,我只是想杀夷方里面的线蛇,你正好挡在我扔出的石头前面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你先停一下,我马上离开,不挡你击杀线蛇。”中年修士虚弱的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再也坚持不住,就要晕过去,然后被飞来的石头打进夷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