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六章 好,我忍了

    因此心有顾忌,中年修士虽然被他欺上门来,被他打成重伤,但他还是不敢动手报复。

    至于他的飞剑为什么会插在分界线上,一来是因为他的飞剑离夷方稍微比那个女修士的远了半米,给他多了一点点的反应距离。

    二来是因为他的修为稍微比女修士高了一点,所以他的飞剑在被年轻守门官突起偷袭后,能瞬间反应过来,用尽全身法力,把它压到了地上,堪堪在剑尖刺到夷方的土地上把它停住了。

    至于撞着它前进的那方翻天印仿品,它在飞剑改变放向后,来不及跟着改变,继续按照原来方向飞了进去,从一件法器变成了一块破石头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虽然把本命飞剑的大部分停在了夷方外面,但他本身并不好受。

    剑尖上的灵根已经全毁,那个地方已经成了废铁,至于剑身和剑柄上镌刻的灵根虽然还在,但飞剑上他附着的灵力已经全无。

    飞剑是储存灵气灵力的优良载体,也是传递灵气灵力的优良超导体,在剑尖进入夷方后,不仅这里的灵气灵力被夷方瞬间吸走,而且存储在剑身剑柄上的灵气灵力,随着前段出现灵力真空,瞬间补充过去被吸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正当中年修士忍住身体被重创后的不适,第一时间施法要把飞剑抓回来的时候,他的法术不灵了。

    不管是他的法力,还得灵力,只要一碰到飞剑,它们就像泥牛入海,通过飞剑本身这座桥梁,瞬间被夷方吸了个赶紧。

    所有他现在要想把飞剑拿回来的话,要么自己去捡,要么让别人去帮他捡,反正想通过隔空取物这样的法术把它弄回来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情况,中年修士处处受制,就连和刚刚出手重创他,攻击他的人动手翻脸,自卫反击的勇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年轻的守门官一出手就是断人前程的阴招,另外两个修士既不敢出来义正言辞的出来呵斥他,怕被他以后找机会报复。

    也不想助纣为虐,帮他一起对付中年修士,他们现在最不想的就是待在这里卷入他们两家人的恩怨。

    对,就是因为这个年轻的守门官和这个中年修士,他们身后都是有一个修真世家在支持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之间的争斗不是他们两个小修士能参与的,他们能做的是撇清关系,最好现在就能让他们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至于之前他们为什么会和中年修士他们一起来,那是因为他们在路上碰到了,他们非拉着自己去赌石(赌石:就是切原石,看看里面有没有灵石),所以这才迟到的,这才大家一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这个情况,他们避之不及,坚决不参与。

    现在年轻的守门官是大占上风,他不急,觉得这么对峙着也不错,反正那家伙的本命飞剑在分界线上,要是哪个凡人不长眼,走路时踢了他一脚,把它踢进了夷方,到时他就和那个倒在地上的女修士一样了。

    之前他们要算计自己,自己这么快就报仇了,他的心情格外的爽,并不介意让中年修士这么煎熬下去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中年修士,在权衡了一下得失之后,想通了,好汉不吃眼前亏,终究拿回本命飞剑才是最关键的,于是妥协的说道:“好,我相信你刚才不是故意的,只是偶然失手罢了,我们不用这么剑拔弩张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生生忍下了这个暗亏,承认这只是一个意外,于是年轻的守门官不仅心中没有放松,反而警惕性大增:本来还想放他一马,但他就这么隐忍了,这人放不得!

    于是年轻的守门官笑着说道:“好,我都说了我不是故意的,你能理解那是最好的了。那好,这事就这么过去了,你我互不相欠,大家收起法器,以后都是同僚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中年修士心里恨得牙痒痒,但形势不饶人,现在不是找他算账的时候,以后还有机会,大家走着瞧,于是他只好脸色铁青的答应道:“好,我们一起收起法器,化干戈为玉帛,一笑泯恩仇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话这么说,但中年修士和年轻的守门官都没收起法器和飞剑,他们依然全身心的戒备着对方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拿着法器小心翼翼,全神戒备的朝自己的本命飞剑走去,想把它捡回来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他始终保持高度戒备,以防这个做事不顾后果的年轻人暴起偷袭,做事不顾后果。

    虽然他可以拜托别人帮他捡本命飞剑,但这东西对他来说太重要了,他不敢冒这个险,把前途交到别人手上,于是只好自己去捡。

    看到中年修士自己去捡本命飞剑了,年轻的守门官不想这么放过他,毕竟他的城府太深了,这都能委曲求全,这样的人一定要把他打死,否则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但是他又不能这么光明正大的朝他动手,之前还能用自己学艺不精,失手了来推脱,现在朝他攻击把他推进夷方的话,也得找个正当理由啊。

    于是,当他看到夷方里面,夷方外面都还有线蛇在肆虐的时候,他立刻大喊起来:“凡人不是命吗?我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被线蛇毒死,放心,我来救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,年轻的守门官手指一指,催动法术,地上的石头纷纷飞起,射向远处的线蛇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动作,另外两个守门官修士也有样学样,用法术催动石头击杀线蛇。

    现在,他们可不敢放出自己的本命飞剑去杀线蛇了,要是这个年轻的守门官脑袋再次一热,再用法器去撞他们的飞剑,让他们的本命飞剑掉进夷方,他们的前途可就完了,他们可可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。

    由于这次没人闲的蛋疼,显示自己一下高超的控物能力了,所以在夷方外面的线蛇瞬间被屠杀个干净,包括钻进尸体体内的线蛇。

    至于夷方里面的线蛇嘛,三个修士还一时杀不干净,因为石子一飞进夷方,附在石头上的法力就瞬间被吸收干净了,它们只能靠着惯性继续飞行。

    因此他们击杀夷方那一侧的线蛇效率非常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