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五章 在下学艺不精,得罪了

    不知是为了在凡人面前显示自己无所不能的力量,还是在为了锻炼自己精准的掌控能力,只有在线蛇快要咬到人的时候,才会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出现一道亮光,把为非作歹的线蛇斩杀于当场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况下,尽管修士将凡人的生命当做儿戏,但在夷方外面的土地上,自从第一道亮光出现后,还是没有一人因飞剑救援不及时而死亡。

    这时,又有四条不知死活的的线蛇,分别朝四个凡人扑去,其中两个凡人是在靠近分界线附近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着年轻的守门官出手了,于是没人和他抢怪,把里夷方稍远的两条线蛇留给了他,而他的两块印章也是本着它们去的。

    而在分界线附近的两条线蛇,它们正要把自己的毒液注入到这些身体那么大,却一无用处的人身体内时,不出意外,两道剑光出现了。

    但是剑光刚斩到两条线蛇,异变突然发生,之前那个年轻的守门官扔出的两枚印章这时也到了,狠狠打在飞剑之上。

    原来这四个人差不多两两在同一条直线上,他们以为这两方印章会打在里他们比较近的两条线蛇上。

    但他们的看错了,在线蛇快要咬到人身上的时候,两方印章并不管这两个人的死活,突然一个诡异的加速,生生朝离分界线附近的线蛇砸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情况的四个修士还极为鄙视这个连线蛇都砸不中,让两个凡人就要枉死的家伙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极为鄙视这个学艺不精的家伙,连救个凡人都救不到的时候,两方印章已经撞上了后面两把刚杀掉线蛇的飞剑。

    两个修士没有丝毫准备,他们的飞剑在击杀线蛇之时,印章也趁机狠狠撞上来。

    原来印章飞向之前那两条线蛇只是个幌子,年轻守门官的真正目标其实是后面的两把飞剑。

    当印章狠狠的撞在那两个修士的飞剑上之后,他们脸色剧变,顿时知道情况不妙,自己被人偷袭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印章完全不想它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软弱,虽然它们开始飞的不快,每秒也就几十米,但它们身上蕴涵的巨大力量,绝对是这个年轻守门官的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一顾势大力沉的巨力从飞剑上传来,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,给自己的飞剑加把力,那两柄飞剑就被印章硬推着往夷方方向飞了半米。

    本来离夷方比较近的那把飞剑和印章立刻飞过了分界线,进入了夷方上空。

    刚一进去,司马顿时看到包裹在飞剑身上的光芒消失了,露出了一柄铁制小剑。

    在光芒消失的瞬间,那小剑和印象顿时速度大减,以一种普通人扔出东西后的普通速度,做了一个平抛运动,飞了几米后,双双掉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同时,在飞剑进入夷方的那一刻,刚才和年轻守门官吵过架的女修士,立刻吐出一口气,昏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原来这柄飞剑是她的,而且这不是一柄普通飞剑,而是她的本命飞剑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本命飞剑飞进夷方,被瞬间吸干了上面的灵气灵力,和她祭练在飞剑上的一部分本命灵根。

    因此遭此一击之后,她深受重创,吐血晕倒,人事不醒。

    她今天经历了这一劫,本命灵根受损,估计她以后的修为再想提高,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就算她能找到办法补全灵根,她以后的战力想要恢复到现在水平,那也很难了。

    到此,年轻守门官扔出印章的目的昭然若揭,他不是为救那些凡人而去,只是为了偷袭他们,毁掉他们的本命飞剑。

    而他这么做的原因是为了报复,报复他们之前想陷害自己,想对自己不利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是个有仇必报的人,而且不想后果的人,所以看到有这个机会后,他就立刻决定动手报复了。

    想要算计自己,就得做好承受起自己怒火的准备。

    于是,他拿出了自己平时都舍不得用的两枚翻天印仿品,把自己所有灵力都注入进去,为的就是把他们的本命飞剑打进夷方,把他们的灵根搞残,废了他们以后继续提高修为的可能。

    为此,他不惜下血本,把自己心爱的两方翻天印仿品也拿出来当一次性消耗品了。

    飞剑在进入夷方后会被瞬间吸干上面的灵气灵力和灵根,成为一件废品,就算过后捡出来了,也完全没用了。

    同理,他的两方翻天印仿品进去夷方后,也被瞬间吸干了,成为一块破石头,再也不能存储灵气,成为法器了。

    嗯,之前说的是两方翻天印仿品砸的是两柄本命飞剑,除了女修士外,另一个被砸到本命飞剑的是那个之前来做和事佬的中年修士。

    刚才,他也吐了一口血,不过比女修士好的是他没有晕倒,现在他只是手上拿出法器握在手里,和飞在年轻守门官头上的本命飞剑对峙着。

    而对面的年轻守门官轻描淡写的说着:“不好意思,一时失手,没看准目标,没打到那两条畜牲,让它们要死两人了,给我们修士丢脸了。”

    但看他一脸嬉皮笑脸,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,就知道他在故意激怒自己,让自己出手,大家厮杀一场。

    面对年轻的守门官的挑衅,中年修士竟然奇迹般的忍住了,他没有出手,只是怒视着年轻的守门官,自己也就只做好了防备,防止他不要脸皮的再次偷袭。

    中年修士不是不想出手,而是对方本命飞剑还在,自己手里只有一件法器,再加上自己已经受伤了,这么打起来,自己一定不是他对手,会吃更大的亏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他的本命飞剑还在,或者说只是被毁了一半。

    现在,他的本命飞剑正插在夷方与外面的分界线上,飞剑的剑尖进入了夷方,剑身和剑柄还在外面。

    要是现在就和他撕破脸,大打出手的话,到时他扔出一颗石子就能把自己的本命飞剑给打进夷方。

    到时自己就和女修士一样了,哪里还会是这个年轻的守门官的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