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三章 见血封喉

    听他满不在乎的口气,女修士顿时气急,生气的说道:“你……你要是这么不负责任,看个门都看不好,还能让凡人把灵石夹带走,你真是个蠢货。万一他要是被巡检逮到,你自己受罚不要紧,还有连累我们,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年轻的守门官心中一阵冷笑:连累?要不是你们设计我,你们会出现的这么巧?

    要不是我抢先一步把他杀了,你们可就要去告发我了,或者抓着我这个小把柄威胁我了。

    到时你们可不是像现在一样指责我玩忽职守,而是诬陷我和那人串通,偷盗灵石了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打盹了总比你们不在这里盯着,旷工的好,要是真发生不幸,到时你们的处罚比我重。

    再说他不是最后没躲过我的法眼么?让他走到那里,我只不想多造杀孽,给他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,没想到他冥顽不灵,一条道走到黑,死不知悔改。”年轻的守门官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但在他心里,也在狠狠的告诫自己,以后千万不能鼠目寸光,见利忘义,贪小便宜了,否则迟早要被人设计陷害,或者被人抓住小把柄,被人利用被人威胁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女修士还想再说,被另一中年修士阻止下来了,笑呵呵的打圆场道:“好了,大家都是同僚,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都消消气,不用有这么大的意见。大家稍安勿躁,平心静气的谈谈,这事就这么过去了,以后谁也不要再提前了,毕竟传出去对大家都不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朝那个大汉的尸体一指,然后从他的肠子里飞出一块冒着黄光的石头来,这块石头就是金属性灵石。

    然后这块石头就自动的飞进中年修士的手里,接到灵石后,那个中年修士微微一皱眉头,有点不满意,然后就把灵石扔到了小吏手上,让他去入库。

    至于他皱眉的原因嘛,他倒不是对这灵石的品质不满意,而是没发现别的证据,心里有点失望罢了。

    原来,中年修士趁从尸体上拿灵石的机会,在使用控物法术时,用它做掩护下,同时偷偷给那个大汉的尸体丢了一个探测法术,探测一下他的身上有没有被人下过标记法术的痕迹。

    但结果让他失望,大汉的尸体上没有标记法术,也没有被施展过标记法术,现在已经被抹去后残留下来的痕迹。

    略微一思索,中年修士也明白了,看来自己是错过机会了,这家伙还没在他身上下标记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样,他现在才这坦然自若,满不在乎的样子,而且刚才也不着急把灵石拿出来,故意让自己去检查尸体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能从谁对那尸体比较关心的态度上,从有没有人使用探测术检测尸体的行为上,看出是谁在打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看来自己刚才那一翻举动,很可能让他察觉到自己不怀好意了,看来他这人不简单,之前是自己小瞧他,今天让自己在他那里连续吃了两次小亏。

    想到这点后,尽管中年修士内心有点失望,也有点郁闷,但脸上没有表现出一点失望的表情,还一脸和事佬的样子,劝着女修士和年轻的守门官不要斤斤计较,大家不要伤和气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周围的小老百姓在看到大汉肚子里飞出一块灵石后,他们顿时都明白了,原来他是搞走私的啊。

    看来这大汉的胆子不小,不过他吞下肚子的灵石还是被这些修真者看穿了,看来他们火眼金睛,没法骗过他们的眼睛啊。

    这个情况给在场的人都提了个醒,要想偷带灵石出来,还得另想办法,靠吞进肚子里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在中年修士的劝说下,那女修士和年轻的守门官停止了争吵,他们都不再理对方,气呼呼的坐在太师椅上。

    而那个被劈成两半的大汉尸体,在被几个军士割下脑袋后,抬出去随便找个地方埋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身上的粮票,重新被朝廷收了回去,并没有便宜那些军士或者小吏。

    至于大汉的人头,则被高高的挂在烽火台下面,警示所有从下面经过的人,警告想从夷方偷偷夹带出灵石或者原石的人,他就是你们的榜样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处理下,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司马他们继续跟着人群前进,当跨过北大门后,司马看到前面十来米的地方有一条线。

    这条线是由一些野草长在地上形成的,是纯天然的。

    在靠近自己这边,地上长了一些野草,在靠近夷方那边,寸草不生。

    这些草长的地方很有规律,把最外面的野草连在一起,它就是一条直线,把两个世界分割开了。

    司马抬头望去,发现夷方里面,那里整个世界都是光秃秃,一点绿色都没有,尽是黄土和砂石。

    看来那野草自然长成的那条直线,就是夷方和外面世界的分界线了,外面还能长一些东西,里面连草都长不出来。

    司马走在司徒和司虎的前面,他一脚跨过了那条代表充满危机也充满机遇的直线。

    正当夏侯跨过这条线后,异变突然发生,他看到前面以及旁边的地上,突然出现一个个小洞,然后一条条粗细不同,长短不同,像线一样的东西从小洞里弹射出来。

    瞬间,这些长长短短的小东西就射到了前面那些人身上,然后挂在了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当这些小东西弹射到人身上后,被它们攻击到的人,身体立刻开始摇摆,脸色还是发黑,然后一头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同时那些挂在他们身上的小东西开始钻进他们的身体里面,它们留在外面的尾巴越来越短,直到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线蛇!

    看到有东西从小洞中弹射出来,司马的脑海里瞬间出现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在司马刚看到线蛇从地上突然冒出来的时候,其中一条线蛇是对着他而来,张开它的嘴巴,露出里面的獠牙。

    线蛇的獠牙是中空的,只要一要到人,里面的毒液就立刻注入进去,见血封喉,根本不给你吃解药的时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