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三十二章 走私

    在司马心中想着事情的时候,在出来的单独通道上,快要轮到那个唯一抱有两块大原石的大汉了。

    感觉到就要马上轮到这个找到两块原石的大汉了,坐在一旁的太师椅子上的一个年轻的守门官,微微睁开眼瞥了一眼这个大汉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有些闪烁,仿佛是因为看到他一个人能带出两块原石,这个年轻的守门官而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但就这样毫不在意的瞥了他一眼后,年轻的守门官就转移了视线,仿佛不愿意多看他一眼似的。

    年轻的守门官又朝旁边看了看,确定了傍边的四张太师椅子,它们依旧空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后,他自嘲的笑了一下,看来自己越来越胆小了,他们都没来,自己担心什么。

    笑了一下后,他还是微微一犹豫,然后就重新闭上眼睛,继续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守门官,虽然级别低,但他也是一个修真者,今天轮到他当值守门,于是坐在太师椅子上,等着从夷方出来的人,一个一个从他面前经过。

    看他在之前一直都是闭目养神,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看来他对这个工作并不上心,他的工作的态度并有问题,不是怎么认真负责啊。

    不过和旁边空着的四张太师椅子比起来,他还能算得上是一个劳动模范的,毕竟他没旷工,人还是到了。

    在守门官闭上眼睛后,那个抱着两块原石的大汉也终于走到了小吏面前,现在终于轮到他了。

    他有点忐忑的把他手里的两块原石交给看门小吏,紧张的看着他们先试试重量,又用小钉锤试试它们的硬度。

    大汉的那副紧张的样子,看起来他是生怕小吏为难他,等检查出来后说这原石是假的。

    好在小吏没有为难他,很快就确定了这两块原石是真的,然后小吏就把原石放到称上称重。

    同时奇怪的是,在小吏在确定完这两块原石是真的后,那个大汉的神情还是没放松下来,还是一脸紧张的盯着称,好像小吏又会为难他,故意对他的原石缺斤少两似的。

    直到小吏称好原石,把重量换算成等值的粮票交给他,那个大汉在拿到粮票后,还一脸的紧张,或者也可以理解成一脸的激动,他拿着粮票的手还在微微发抖。

    大汉也发现自己的问题了,自己真是没见过世面,太丢人现眼了,于是把粮票放到心口上,捂着它深吸了几口气,一副爱它如命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,他才变得微微恢复正常,一脸兴奋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小吏们看到他这副样子早已见怪不怪了,很多第一次拿到这么对粮票的人,他们也是激动成这个样子,当然还有比他更夸张的人。

    当大汉走过守门官面前时,大汉看到守门官依然没睁眼看自己,于是大汉微微松了一口气,但心还是悬着的。

    毕竟现实中有身份等级实力的差距,一个凡人被一个修士看上一眼,要是这个凡人胆子大还好,像司马那样,要是胆子不大的话,他总会心惊胆战,浑身不舒服的,同时动作变形,说不出话的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举动看起来,这个大汉块头虽大,但他的刚才的表现比之前那几个小个子都不如。

    大汉尽量放松心情,让自己缓缓的匀速的从守门官面前走过。

    在那个大汉走过去后,那个闭眼养神的年轻守门官突然睁开眼睛,转头看向那个走过去大汉的背影。

    他那专注认真的模样,仿佛要从背影中把这个人记住,要把大汉的样子深深的刻在心里。

    看到大汉即将走远,守门官嘴角露出一丝邪笑: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啊,看来先在他身上下一个标记,好晚上方便找到他。

    而大汉虽然走过了那道鬼门关,但他依然丝毫不敢放松下来,他虽然现在还是按照正常的状态在走着,但他感觉这短短几十步的距离已经耗尽了他一生的力量,全身上下都被冷汗打湿了。

    但他很高兴,没想到今天的冒死一搏,终于让他成功了,他终于成功了,终于从鬼门关下走过了!

    不过还没等大汉高兴多久,看着他背影的守门官正准备在他身上打上一个标记的时候,突然眉头一皱,发觉了不对。

    同时眼睛看向瓦城方向,然后年轻的守门官叹了一口气,还好自己刚才没有打上标记,否则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最后,年轻的守门官手指一点,立刻有一道剑光从他手指上飞出。

    接着,司马就看到了刚刚还在正常走路,被周围人羡慕嫉妒的注视着的大汉,被一道从身后而来的剑光从中间劈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情况后,周围的凡人正一脸惊惧于修真者对他们说杀就杀,感到自己的生命是如此渺小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正当他们为自己的命运悲哀时,从瓦城方向的天空上出现了四个小黑点,然后没过几秒,他们就从天边来到了北大门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北大门上空后,立刻从天而降,落到太师椅子上,坐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看到那边死了一个刚从夷方出来的凡人,新来四个人的面色都不好看,他们有点责怪的看着先前那个年轻的守门官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不善的目光,年轻守门官心中冷笑一声:你们竟然敢来陷害我,幸好你们自己沉不住气,提早过来,这才让自己发觉了,要不是这样,自己还真不知道这是你们设下的陷阱。

    看来这都是你们想陷害我,难怪你们四个不是迟到早退,就是有事借口不来,原来是等着抓我小把柄啊。

    真是人面兽心,四个混蛋。

    看到大家同仇敌忾,其中一个女修士忍不住责怪道:“你是怎么看门的,竟然让一个凡人把灵石吞进肚子里带过了北大门?你就这样做事的?你的责任心呢?”

    面对她的质问,年轻的守门官淡淡一笑:“我不就打了一个盹,没注意么?谁让我们五个人的活都让我一个人干了,小弟也是人,这么多工作,我也累啊,刚才就是累到冷却,抱歉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