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八章 要想抢到灵石就要跑的快

    在司马开始跟着马车跑的第一天晚上,来到驿站下车后,司徒趁没人注意,司徒就偷偷把他拉到一边,说道:“小马,你是不是得罪那个负责押送的衙役了?要是你真得罪了,不管是不是你的错,快点向他去赔礼道歉,否则你明天继续被罚跑,这多累人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司徒还是关心自己的,于是司马也想劝他一下,说道:“爹,这个我没得罪衙役,要不是我和他的关系好,他还不放心我在后面跑呢。他们当衙役的,负责押送我们去夷方,也怕我们趁机逃跑,让他无法交差,所以想下车跑跑步也需要过硬的关系的,要不你也跟我跑几天?”

    司徒没领情,反而说道:“那你瞎跑什么,吃撑了没地方花力气?我可不跑,本来就没多少日子好活了,趁现在有吃有喝,好不容易过上几天好日子,享受一下才是正事。”

    司马可不愿意像他们这样,就这么认命了,他还想修真呢,于是说道:“不是啊,爹,你想啊,要是我们跑步比别人快,看到灵石后去抢,跑的快的不是有优势?

    而且在进入矿区后,要是看到别人挖到灵石了,爹,你说我们是不是可以趁他们不备,拿了就跑。要是我们跑得快,他们追不上我们也就没办法了,这灵石就能到我们手里了,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司马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他心里其实还有一句没说,要是看到别人挖到灵石了,自己就可以在背后敲他们闷棍,然后拿上灵石就跑,要是跑不快,自己可就完了。

    夏侯刚说完这个,本以为司徒会同意他的主意,但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,司徒在听到他这个主意后,脸色顿时变了,黑着脸,对司马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然后他很严肃,很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司马,从小我是怎么教你的?我们是清白人家,好好的做人,堂堂正正的做人,怎么能去抢别人挖到的灵石呢?

    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?我警告你,只要我活着一天,这种事情你绝对不能干,想都不能想。

    你敢这么去做,我就打断你的腿,不认你这个儿子,就当没生过你!你记住了,明天不准下车练习跑步,好好的待在马车上,哪都不能动!”

    司徒阻止司马这个抢人家灵石的念头,一方面他品德好,不能做突破他道德底线的事情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他也害怕司马因为抢别人的灵石而被打死,做这种事风险太大,不是自己这种小老百姓能干的。

    司马听到司徒不仅反对自己的主意,还不让自己下车练习逃跑速度,锻炼耐力了,于是他只好换一种说法,用它来改变司徒的想法。

    司马说道:“爹,这既然是你的意思,好,我答应你,我不会去抢别人挖到的灵石了,我保证以后不会生出这个念头了。

    但是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    要是我们幸运的挖到灵石了,到时别人来抢,怎么办?

    我们现在练好耐力,能跑的快,跑的掉,到时就能安全的带回灵石了,爹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,防范万一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司马这么一说,司徒想想也对,于是同意了司马继续练习耐力和逃跑技能。

    但当司马想说服他,让他和司虎跟自己一起练习逃跑步时,司徒拒绝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要是我们都跑了,谁留下来阻挡抢灵石的人,到时你怎么跑?逃跑这种事,总要留下几个人断后的,我老了也跑不动了,活命的机会就交给你们了,司虎那我会去问问他的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们的这次谈话不了了之,等到第二天,司马继续跟着马车跑,但他没看到司虎下来跟着跑,看来他并不相信他们能有那么好的运气能挖到灵石,需要有逃跑这个技能。

    跑了几天后,司马的速度就比马车快了,于是他就不满足于跟在马车后面,超过马车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看到司马突然加速,把同车押送的那个衙役吓了一跳,还以为他这是要跑。

    但想到他如果想跑的话应该是转头往后跑,这样马车要掉头追,或者他们衙役要下车追,这样他可以多跑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虽然司马逃跑的可能性不大,但同车衙役还是不放心,立刻把他喊了回来,要是他一有不对,自己就跳下马车追。

    然而,这真是衙役多虑了,司马在听到喊声后,他很听话,立刻转头回来,在马车旁边跑,不离开衙役的视线。

    但等衙役不留意的时候,司马又不老实了,开始加快速度,往前跑去,等追上第一辆马车后,他有掉头跑回来。

    司马知道如果自己跑远了会引起衙役的担心,于是在跑回自己这辆马车后,不再继续往后跑了,转身继续往前跑。

    这样来来回回的跑了几趟,看到司马没有逃跑的意思,车上的衙役也就对他的关注少了一些。

    除了不停的锻炼自己,司马在停下来休息的时候,不停的打探这个世界的消息,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哎,没有前任留下来的记忆就是这点不好,想当初自己刚穿越来的那一天,司羊告诉自己爷爷要来家里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硬着头皮朝一个干瘦的,看起来比较老的一个家伙喊了一声“爷爷,我饿了”,想趁机要点东西,填饱一下饿惨了的肚子。

    结果他一叫,对面的人立刻对他吼了一句:“我是你爹,你饿昏了头吧?”

    听到前面有点老的人是这具身体的爹,司马感觉承认下来自己确实是饿昏了头了,看在父子一场的份上,给点吃的吧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司马怎么要,他都没要到吃的,直到他家里继续进来一个比司徒还要老的人,这下司马没叫错了,这人确实是他爷爷司空。

    但任凭他叫破了嘴皮子,他也没要到一点吃的,大家都饿着肚子呢,怎么会单独给你这小子吃的?

    还好这个世界是有灵气的,所以尽管大家缺衣少食,半饥半饱,没医没药,大家还是能活下来,而且还活的没病没灾,长命一点的还能熬过百岁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没去过夷方的人才能活过百岁,没病没灾,去过夷方后,身体就被掏空了,没这个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