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七章 为了变强而努力

    于是,这两个人在看到司马后,不约而同的开始在心里琢磨开了,自己有没有机会在路上对司马下手,把他给做了?

    要是路上找不到机会,他们两人又开始思考起到了夷方后,又怎么在茫茫人海中盯住司马,等进了矿区里面后,那里没有修真者了,只要能找到他,就可以做了他。

    在他们琢磨着怎么对付司马的时候,司马也开始计划怎么锻炼身体,增强体魄。

    以前没吃的,所以前任司马给他留下了一具瘦小虚弱的身体,现在能放开肚皮,想吃多少就吃多少了,于是他开始抓紧时间提高自己的体质、力量、耐力、速度等各种身体素质。

    晚饭后,其他人都在聊天打屁,或者早早睡下了,只有司马在胡乱的锻炼肌肉力量,一会儿做俯卧撑,一会儿做仰卧起坐,一会儿做深蹲,手臂算了就锻炼大腿,大腿抬不动了他就锻炼腰肌,小腹疼了就又练手臂。

    因为不知道怎么科学、系统的进行锻炼,司马只好这样不停的循环往复,以增强自己手臂和腿部等关键地方的力量,虽然不知道效果怎样,但锻炼一下总比不锻炼的好。

    这么按照前世的记忆乱练,司马也有他的无奈,之前他也通过拍马屁,为那些衙役们吹嘘喝彩,趁他们被哄高兴了,怂恿他们表演一下他们的高强武艺。

    司马想好看看他们的本事,趁机偷学一些,或者找个最厉害的拜师学艺,增强自己在这个世界的生存能力。

    但看过他们的表演后,结果让他很失望,他们根本不懂什么招式和武功,只仗着本身的力气大,打架战斗时都是直来直去的,有一种看美国大片的感觉——嗯,就是那种**十年代以前拍的,两人开打前双方站好,然后你打我一拳,我打你一拳,谁胜谁败主要看谁更能挨揍,和谁的力气更大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司马大失所望,但还是抱了最后一丝希望,问那个和他关系不错的衙役,问他懂不懂打架或者杀人技巧,问他们中间谁有两下子本事,能教他几招的,可以让他在被人欺负时有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结果这个衙役摇摇头,先是没听明白他说的武功是什么,等司马说明白了,反而是他表示出了嗤之以鼻的笑容,什么花哨的技巧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点用处都没有,并告诉他一力降十会知道不。

    司马当然一力降十会的道理,但两个力量差不多或者差别不大的情况下,技巧就显得很重要了。

    最后,司马还是抱着多了解一点这里的情况,试着问了一下:“难道你们不会什么军体拳,军队枪术什么的?你们军队打仗,捕快抓贼,总要会点东西,装装样子也好啊。”

    听了司马的话,衙役不以为然的说道:“会那个干嘛?我们这边打仗从来不用我们凡人上场,也不需要我们去助阵,都是两边修士对轰,等他们分出了胜负,我们跟着胜利一方就行了。

    我们这边抓贼,要是凡人,去抓那种吃不饱饭,瘦不拉几,没力气的家伙,还需要武功?

    笑话,一脚踢上去,我还没用力,他就倒下了。

    要是对方很强,那也用不着我们出手,自有修士老爷会去料理。”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后,司马终于知道自己在成为修士之前,要先琢磨出几招杀人的招式,也许自己就可以不仅能应付其他人的竞争,还能称霸凡人界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算比其他凡人厉害又有什么用呢?就算再强的凡人还是凡人,终究比不上修士的一根小拇指。

    此刻,司马再次下定决心,自己一定要成为修士,不妄穿越到修真界一场。

    于是,经过这一番了解之后,司马只好开始自己锻炼,从早到晚,从睁开眼的那一刻起,他就开始锻炼,一直到晚上累了实在动不了才去睡觉。

    而在马车上,其他人都躺着坐着,只有他在蹲马步,或者做其他小范围的运动。

    这在奔跑着的马车上蹲马步,这不仅增强了司马的腿部力量,还大大提升了他的平衡能力,这让他受益不浅。

    司马除了吃饭睡觉,就是抓紧一切时间锻炼自己,努力让自己变强,以应付以后可能会遇到的危险。

    他的这些瞎折腾在其他人眼里,就是一致认为司马有病,而且病的不清,现在能好吃好睡过上人生的最后一段旅程,何必这么折磨自己呢?

    等到了夷方,你想睡个安稳觉,过上一段安稳日子估计都不行了,那没日没夜的挖矿生活,可以把你活活累死,那无处不在的危险,可能随时要了你的小命。

    由于大家都知道去夷方的一百个人里,基本上有九十九个都死在了那里,永远都回不了家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就算运气好,能或者从夷方回来,但他的身体也垮了,活不了几年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明白自己基本上没有前途了,自己接下来的人生一片灰暗,所以趁现在不要自己赶路,有吃有喝的,好好享受一下这生命中最后一段旅程才是正经事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在夷方运气好我,人品大爆发,挖到了灵石,自己的命运也无法改变,能改变的只是自己的家人,他们的生活会变好,也许能出一个修士。

    而且,坐马车这么累,要是再像司马这么折腾,这不是和自己过不去么?

    没过两天,司马又折腾出了新的幺蛾子,他在搞定了马车上的马夫后,在押送衙役的允许下,在坐车去夷方的一路上,他可以下车跟在马车后面跑了。

    由于司马以前营养不良,他一开始的速度不快,但好在两匹马拉这么大的四轮马车,上面还有十多个人,马车跑的不快,司马还能追上。

    司马一直跟着马车跑,直到跑不动了,他才上车休息一下,让马车载着自己走一段路。

    然后等自己休息好了,他就又自觉的下车跟着跑了。

    他这时不时的下车跑上一段,被其他马车的人看到后,衙役就用司马的例子来教育其他人:“你们看到没有,要是你们不听话,就像他一样,下车自己跑。”

    有司马的例子做榜样,其他马车的管理顿时好做多了,因此衙役们对这个主动出来做反面教材的人表示感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