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六章 仇人见面

    司马不识字,于是问旁边的衙役,装作不认识他们的那样问道:“那些人是什么人,他们的脸上写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一路上被司马拍马屁拍舒服了的那个同车衙役,他现在和司马熟了,告诉司马道:“这些人得罪人了,所以就犯事了,被抓了起来,要被送去夷方服苦役,他们脸上刺的字是“大齐武英县奴”这六个字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们和自己一样是去夷方的,于是司马说道:“他们也送去夷方挖矿的?那和我们岂不是一样,也没什么差别啊?都是苦力,我们还不如犯事的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们也能放开肚皮吃饭,想吃多少就吃多少,司马带有点不满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他们和你们干的活是差不多,在吃喝方面的待遇确实也一样,只不过就一点不同,就这一点差别,他们是永远比不上你们的。”那衙役拍拍司马肩膀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在这个世界,犯罪的待遇这么好,比没犯事的普通人都好,至少他昨天还吃不饱饭,于是司马有点妒忌的问道:“哪一点不一样?”

    衙役知道的不少,慢慢的告诉司马说道:“你们挖到原石后,拿着原石出来,在离开矿区的地方会进入朝廷的关卡。在那里,你们可以用原石换粮食,一斤原石换一百斤粮食。因此你们进去夷方挖矿是有报酬的,而他们没有,白替官家干活,一直干到死为止。”

    听到只有这点不同,司马更不高兴了,说道:“一斤原石换一百斤粮食,也没多大用,冒这么大危险进夷方挖矿,这价格真不值。大哥,我对你说,我们司家村近百年来,每年或多或少都有人去夷方,没见一个人回来,也没见一个人托人带粮食回来。这一斤原石换一百斤粮食,我看就是一个噱头,对我们没什么实际用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们是武英县人,这就是我们武英县人的悲哀。我们武英县五百年前出了个大人物,武毅公知道不?他现在可是元婴老祖,所以我们武英县人才会在夷方不受待见,挖不到原石,回不来……看我这张破嘴,不说了。”最后,衙役突然不说了。

    司马好奇的问道:“武英县人怎么了,还有武毅公是谁?为什么他在我们武英县的人就挖不到原石?”

    衙役坚决不再说武毅公的事情了,反而转移了话题,说道:“不说了,等你到夷方你就明白了,你知道太多也没用,好好挖矿石吧,希望你运气好点,不要在里面待太长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说拉到,你说,你们给犯事的待遇这么好干嘛?你说,我们这样的平民,一不作奸二不犯科,我昨天在家的时候还吃不饱犯,生活条件还不如他们这样犯事的人。”对此,司马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你们现在不是比他们强了么?”衙役说道。

    “强毛,还不是一样去夷方,一样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来,唯一不同的是我们挖到原石出来后可以换粮食,他们不能换粮食,但他们虽然不能换粮食,依然还能吃饱饭,结果还不是一样?”司马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不满的原因是他还记着萧狄和姓何的仇,要不是他们,自己和司徒司虎就不会被送去夷方,自己也许还能另找出路。

    现在他了解去夷方的危险性了,心中也很担心了,于是想方设法要从其他人嘴里多打听一些有关夷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一样,刚才我忘了说,你们要是挖到灵石的话,可以得到重量的十分之一作为你们的报酬。”衙役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司马大吃一惊,说道:“什么?难道挖到一斤灵石,还有上交九两,留给自己的只有一两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衙役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他妈的黑!”司马忍不住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司马看看周围没人,于是鬼鬼祟祟的问道:“对了,老哥,我悄悄问你一下,有没有人挖到原石或者灵石后不上交的,偷偷拿出来自己处理的?”

    听到司马有这个想法,衙役立刻劝道:“这个你就别想了通往夷方的出入口都是被修士把守住的,你们是不可能把原石或者灵石偷运出来的。而且,朝廷还在出入口的地方修了一座大城,叫做瓦城,那城就挡在出口上,你们我是无法绕过出来的。再者,我还听说每天都有修士老爷飞在夷方边界处的天上,要是你们敢从那里出来,尽收他们眼底,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个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司马和同车衙役躲在角落里正聊着,那边的萧狄总觉得有人在看自己,于是抬头四处看,仔细搜索,终于找到了躲在角落里的司马。

    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要不是自己双手被锁住,现在是带罪之身,傍边还被几个衙役被看着,他早就上去和司马拼命了。

    一想起这个司马干了那件损人不利己的事,把自己害成这样,萧狄就差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怒火,想找他同归于尽。

    萧狄这异样表情,被他周围的人都看到了,于是他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除了看到角落里一个衙役和一个去夷方的徭役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于是他们想当然的认为是萧狄想起了以前的事情,所以让他愤怒,这种事与自己无关,于是其他人回过头,自顾自的继续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有何粮长,哦,不,他现在不是粮长了,只是一个被送去夷方服苦役的阶下之囚——罪人何壁罢了。

    他也顺着萧狄的目光看去,他认出了司马,虽然他知道的事情不多,但他从同牢之人萧狄那里得到了一点消息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好几次听到萧狄对司马的咒骂之声,据萧狄所说,他们这次落难和司马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何壁虽然知道害了自己的真正幕后黑手是谁,就是那个突然攀上高枝,现在发达了的仇人——三角眼。

    但现在双方差距太大,自己是没希望报仇,不过无法找他报仇,把账都算在司马身上,找他报仇,自己还是有希望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