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五章 他们怎么也在这

    想到这六十多斤上好的道米,送到官府的粮站换成粮票,到时火耗一扣,能换回六十斤粮票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而且,更加糟糕的是,等自己要吃的时候,在去粮站把粮票换成道米的时候,像他们这种无权无势的凡人,能换出来的只能是发霉的陈米,份量不足不说,里面还有沙子。

    这一来一回,重量直接缩水一成,至于质量嘛,直接从上品道米,变成喂马都不吃的陈米,按物品价值来说,那就是直接蒸发了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司徒就心疼的要命,不过为了保住这点粮食,他也只有这个办法了。

    在司马他们离开司家村之前,他们家被全村人盯上,被堵在家里,直到被迫请全村人吃了一顿告别饭才好点,这顿饭算是给他们仨提前办的丧宴,因为这几百年来,司家村去夷方的没一个人活着回来过。

    离开家之前,司徒忍痛偷偷把土方送来的上品道米换成了粮票,而陈米只好挖了几个洞,藏到家里的不同地方,希望它们能保住,最终能进自己子女的肚子吧。

    这天,司马他们父子三人告别了家人,离开了司家村,来到了武英县县里,向官府报到,由统一带他们去夷方。

    一进入官府为他们准备的临时集中营地后,他们就吃上了生平第一次饱饭。

    在这里,因为都是要去夷方的,所以随便他们吃,想吃多少就吃多少,而且都是上好的道米,伙食不错。

    武英县每个月都要送一批人去夷方,这次和司马他们同一批送去夷方挖灵石的一共有一百多人,都是穷苦人家出身,一辈子没吃过饱饭,一来到这不限制他们口粮的地方,他们一个个都吃撑了。

    至于官府为什么放开粮食让他们吃,司马估计官府怎么着也要先把这群皮包骨头的人养壮了,这样他们到了夷方后才有力气挖矿。

    当司马他们吃完一顿饱饭后,营地里来了十辆四轮马车,衙役们把他们赶上了马车,然后马夫挥鞭抽了一下,前面的马开始跑动起来,带他们上路了。

    是的,你没看错,司马他们去夷方是坐马车去的,不用自己的双腿走去。

    坐上马车后,知道夷方一些事情的人开始吐嘈了,他们本来还想路上走的慢点,在路上多吃点,多走几天,迟一天到夷方就多活一天。

    结果算盘落空,官府竟然让他们这群泥腿子坐马车去夷方,可见朝廷的国库富余到了何种程度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拉十多个人,这十两马车拉着司马这一百多个徭役,和压送他们的十多个衙役上路了。

    一上马车,司马就开始对衙役拍起马屁,说起好话来,没几分钟,就把他哄的开开心心的了。

    出集中营不久,在司马他们这十辆马车后面,又来了一辆,这辆马车不是从集中营出来的,而是从县牢方向过来的。

    出了武英县,马车就上了齐国的弛道,看到这五米宽的弛道,司马这才知道齐国的基础设施修建的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就说马车下面的弛道吧,它是由一块块二十米长,五米宽的巨石铺起来的,这么大这么完整的青石块可是很难找的。

    要用这一块块大小一样的青石块铺成一条路,那得耗费多少财力物力啊。

    青石块表面打磨的很光滑,因此地面非常平整,马车跑在上面非常平稳,看来这工程造的丝毫不比他前世的高速公路差。

    一路上,司马看到了许多前世没见过的景象,尤其是有时候路过的官府农场,看到了传说中那道米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道米长的不高,有一米高的样子,整片土地都种满了道米,让司马看了吃惊的是,拇指粗的道米从下往上长,挂满了整棵道米杆子,它们一个挨一个往上垒,周围几乎没有什么有空隙的地方。

    向身边的衙役一打听,司马这才知道,就算是最差的农田,亩产道米都在五万斤以上,全国的平家亩产是十万斤。

    听说道米这是修士用仙家手段培育出来的,要是它没这个产量,他们也不好意思用“道”来命名这种农作物。

    和它一对比,司马想起前世那些亩产才千斤的转基因农作物,它们都弱爆了,看来这修真者也不是只注重自己的力量,也把力量用在改良生产力上了。

    至此,看到这些后,司马总算知道,以前的苦难,生活困难全都是官府故意造成的,为的是逼大家自愿去夷方为朝廷挖矿。

    你从夷方为官府挖到了灵石,那么你才能过上富足的生活,否则就算你再勤劳再努力,想靠自己的劳力换取一点生活物质,那也不可以,官府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,为官府挖矿是唯一出路。

    朝廷并不是小气,视万民为邹狗,而是担心你们吃好了,生活好了,谁愿意给他们去挖灵石啊。

    跑了半天后,天快黑了,司马他们来到了弛道旁边的一个驿站,今晚就在这里留宿。

    马车进了驿站,里面早就准备好了馒头和米饭,任他们随便吃,争取在这一路上把这些营养不良、皮包骨头的家伙都养壮了,好有力气去夷方挖矿。

    米饭是道米直接蒸出来的,馒头是道米磨成粉后蒸出来的,这道米就是神奇,既可以当米,也可以成为小麦,兼具两种口味。

    在下车的时候,司马发现了和出发时的十辆马车比起来,现在多了一辆,而且这一辆还比较特别。

    包括他坐的在内,这九辆马车基本只有一个或者两个衙役看守他们,但这多出来的第十一辆马车上偏偏有七八个衙役在看守。

    随着上面的人下来,夏侯看到了两个熟人,一个是萧狄,一个是姓何的粮长,他们怎么也在这?

    和他们在同一马车上的除了几个带刀的衙役,还有一个女的,和几个半大的少年。

    萧狄他们的长手上都带着铁链,而且他们的脸上都被刺了一行字,看来他们是犯事了,还被官府给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