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四章 物资匮乏的年代

    没等司马说完,司牛打断了他的话,怒吼道:“司马,你住口,把粮食交给他们保管,我们还拿的回来吗?做人不能这么自私,你倒是走了,走之前把粮食一分,留下一个好名声,但你想过弟弟妹妹挨饿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,我还没说完呢?你住嘴,等我说完。”看到司牛朝自己吼,司马立刻回吼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还吵,司徒心情极差的说道:“好了,都什么时候了,你们还吵?司牛你给我住嘴,听司马说完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办法也很简单,我们可以给他们十斤或者二十斤的粮食,但是他们必须答应我们一个条件。那就是他们必须当着全村人的面拿走,并且让他们告诉全村人,他们从我们家拿走一百二十斤粮食。这样,村民们知道粮食都在他们那里,我们家就可以过上安稳日子了。当然,为了装的逼真一点,他们拿走时的袋子确实是有一百二十斤的份量的,装粮的袋子份量不够的话我们可以用沙子替代。”

    听到司马这么一说,司徒眼睛一亮:要是让全村人知道粮食都在他们那里,自己家里的孤儿寡母就不会再被骚扰了,不过这样的条件,自己的二弟和老爹能答应吗?

    正当司徒考虑司马这个办法的得失时,司牛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:“爹,我不同意,我有能力保住粮食,不需要听司马的馊主意,他这么做,白白便宜了二叔和三叔家的孩子。而且这些粮食是爹和二弟的卖命钱,我绝不同意就这么白白便宜了别人的肚子。爹,相信我,我有能力守住粮食,一粒米都不会少,我发誓!”

    “不用说了,先按司马的办法试一试。”司徒没听司牛的,反而采纳了司马的办法。

    想做就做,司徒准备打开门去找司冦司空进来详谈,但当他真的打开门时,看到外面一双双饿狼一样的眼睛时,他发现家里一下子多了一百多斤的粮食,也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让司冦司空进来后,司徒立刻关上门,这才让他稍稍心安了一点。

    来到屋里后,司冦大摇大摆的往柴垛上一坐,说道:“大哥,没想到一天不见,你做事比以前果断多了,这么快就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,二弟,我有点事情和你们商量。”司徒有点吞吞吐吐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司冦心中有点小激动,自家终于能搞到一点粮食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你们替我们保管粮食,可以分别给你们十斤粮食,但有一个条件,希望你们能答应,帮我这一次。”司徒说道。

    听到只给自己十斤粮食,司冦不满的皱了皱眉头,他可是定下最低要拿到三十斤的小目标的,十斤不够啊。

    司空这次来是很不好意思的,本来是不想拿司徒家粮食,不想来趁人之危的,要不是被司冦拉着,被他那句“就算我们不去拿,老大家的粮食也会便宜了别人”这样的话劝来的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你尽管说,能帮上的,我一定帮忙。”没等司徒开口,司空一口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司徒还没说什么要求呢,自己的老爹就一口答应了,司冦有点不满的瞧了他一眼,但没说什么,想听听司徒的要求再说。

    司徒先道谢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那就多谢爹了,多谢二弟了。我是这么想的,我们三人走后,司牛也不争气,家里没什么男人了,这一百多斤粮食放在家里也不安全。我是这样想的,我送给爹,送给二弟各十斤,但你们家里都有男人,不怕其他人欺负,所以你们就号称从我家分别拿了六十斤。这样,大伙听到我家没多少粮食了之后,就不会找我老婆和子女的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司徒一口气把自己的要求说完了,紧张的等待着司空和司冦的反应。

    司空先叹了口气,答应了下来,说道:“老三家的几个孩子也还没完全长大,家里也就我一个男人。六十斤多了,我一把老骨头最多对外号称拿了四十斤,再多就吓唬不住其他饿红眼了的村民,其他的就交给老二吧。”

    但出乎大家的意料,司冦一开口就撕下了之前的假面具,露出了他的真面目,直接拒绝了司徒的条件:“大哥,这就没意思了,你这是想让我替你扛雷啊,这是挖坑让我跳啊。哎,谁让我是你兄弟呢。这样吧,你给我六十斤粮食,我对外号称拿了八十斤,怎么样,我这样够意思了吧?”

    说完,司冦斜眼看着司徒,有恃无恐的等待他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听他狮子大开口,司空很震惊,但手心手背都是肉,他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司徒很无奈,看来自己的兄弟果然是看上了自家的安家费,是直接来分粮来了。

    听了司冦的话,司牛第一个不答应,立刻出来反对,还要他滚,他们家不欢迎他,不滚就给他好看。

    司徒本来还想讨价还价,把比例往下压一压,但司冦仿佛吃定了他们,咬住这个价格不放,最后大家谈崩了,大家一拍两散。

    对此,司冦毫不在意,拉着司空扬长而去,司空只好留下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走了。

    这次司徒在他们没谈成,等他们一走,剩下孤儿寡母,几个小孩子,到时他办事就更容易了。

    他们走出门外后,他们也不回家,直接走到其他村民中间,和他们一样往地上一坐,直接守在在司徒家门外。

    看到这,司徒的神情更忧郁了,把门一关,靠在门上不语。

    把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司马,又过来向司徒建议道:“爹,一百五六十斤粮食目标太大的话,那不如换成粮票?粮票体积小,容易藏,如果真有有贼人潜入,他们也不容易找到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办法,司徒肉疼的说道:“哎,换成粮票有火耗啊,而且今天拿回来的九十多斤,一百斤不到的陈米,品相太差,官府不收,无法换成粮票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土方送来的六十多斤道米呢?”司马问道。

    这几天过去了,这些道米被司马一家人吃掉了一点,所以不到七十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