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三章 兄弟眼红了

    听到外面有人在拍门,司徒一边问了一声是谁,一边把背回来的粮食藏好。

    藏好粮食后,司徒这才开门让他爹司空,和他兄弟司冦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身后有一大票人在注视着自家的茅草房,这看来是全村人都来了,司徒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,然后立刻紧紧关上大门,陪自己的父亲和兄弟进屋了。

    家里小,没有坐的地方,他们就随便坐在了柴禾上。

    一进门,司冦就开始埋怨开了,说道:“大哥,你这事做的不地道,鼠目寸光,因小失大啊。当时你怎么能这么贪小便宜,让司马去顶替姓何的去夷方。现在好了,为了那一点粮食,就害了你自己和两个儿子,三个壮劳力都要去夷方了,剩下的孤儿寡母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面对这个现实的问题,司徒也很头痛,自己三人一走,这司家村里的村民也不是善男信女,自己刚得到的粮食也许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按照往常的潜规则,家里去夷方拿到五十斤的安家费,家里人可以留下四十斤粮食,多出来的就请村里大伙吃一顿,算是提前办丧事了。

    家里能留下四十斤粮食的前提条件是家里走了一个之后还有男人,守的住粮食,打的跑村里的小偷小摸。

    但想想昨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司牛,他当时的表现让司徒现在回忆起来,觉得不是太保险,这个儿子靠不住。

    看到司徒司冦和司空都把眼睛转向自己,看着自己,司牛顿时胸膛一挺,充满自信的说道:“爹,你就安心去吧,家里有我,我会守好粮食,照顾好娘和弟弟妹妹的。”

    再次得到司牛的保证,司徒不相信他也没得选择了,只能相信他了,除了相信他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看到司徒没接自己的话,司冦只好再次开口说道:“大哥,不是我说司牛侄儿的不好,我看他其他的都还算好,就是缺少血气。昨天他为了不去夷方,向大伙求饶,可是跪了一圈啊。不仅跪了我们这些当长辈,还跪了我儿子司猴那样的同辈人,甚至还跪了村里像司虫那种比他小一辈的人。大哥,司牛这么一跪早已把血气都跪完了,你还把一百多斤粮食留在家里,他能守得住吗?”

    听了司冦的话,司徒心中一凉,他说的不错,昨天自己是冲动了,要不是昨天自己只想着带两个儿子去夷方拼搏一次,为司牛司羊搏个修真的机会,一冲动之下,就一心想去夷方冒一次险。

    在当时情况下,自己完全没想到,自己三人走后,家里的人该怎么办啊。

    另一边,看到司冦否定自己的能力,司牛用愤怒的眼光盯着的,心里早就把这个来趁火打劫的二叔骂了上千遍。

    说什么自己向其他人下跪就丢了血气,要不是你也投了我们家一票,自己用得着去夷方,用得着下跪求人么?

    再说,当时自己都这么求你们了,你们看在我是你亲侄儿的份上,你放过我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,司牛心中充满了怒气,等爹和司虎司马挖到灵石,等自己成为高高在上的修士,一定要找昨天投自己一票的人报仇,让他们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。

    看到司徒忧虑的样子,看来他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,于是司冦继续说道:“大哥,我们兄弟一场,要是你信得过我,信得过我爹的话,我和我爹帮你保管粮食。”

    看到他终于把来这里的目的说出来了,司徒冷淡的说道:“怎么保管?”

    “我帮你保管四十斤,爹也能帮你保管四十斤,你家里放四十斤,等你家人把家里的吃完之后,再到我们那里拿。我们保证,你放在我们家里的我们一点都不吃,等你们家的人吃完了随时都可以来拿。”司冦信誓旦旦的保证道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司徒一家人顿时明白了,他现在说得好听,等司徒三人一走,粮食一到他们那里,怎么可能拿的回来?他们怎么可能保证不吃?

    幸好,他们还不知道司马的安家费是足秤的七十斤上好道米,要是被他们知道,按照他们一下子就要敲诈去三分之二,这么贪心的样子,在司徒三人走后,他们这是一斤米也不给自己留啊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。”所有司徒家的人都不能接受他们委婉的敲诈,直接拒绝道,除了司马。

    看到司徒一家人鼠目寸光,舍不得把粮食交给自己保管,司冦无奈的说道:“哎,看来大哥是不相信我啊。大哥你不相信我,也要相信爹啊。就说老三家吧,前几年老三被不幸选中去夷方,留下孤儿寡母。在老三走后,爹二话不说,一直兢兢业业的照顾老三留下的那几个娃,要不你把侄子侄女和粮食都托付给爹?爹把老三家的孩子照顾的这么好,你总该相信爹,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听到司冦这么说,司徒犹豫了,不知该怎么办才好,把粮食留下吧,怕司牛守不住。

    交给他们保管吧,怕这些粮食有去无回,进了老二老三家的孩子的肚子了,自己的子女依旧要挨饿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好好考虑考虑,一家人商量商量,我们先到门外,把外面饿疯了的村民拦住。做兄弟的只能帮你帮到这了,但你还不相信我,真是让我寒心啊。”说完,司冦好像吃定司徒了,拉着司空走出门外,在外面等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他们一走,心乱如麻的司徒阴沉着脸问大家。

    “爹,你放心,有我在,他们一粒米也休想拿走!”司牛作为他们走后家里唯一一个勉强称的上男人的人,抱着他之前的说法坚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司徒还是相信不了,要是他真有这能力,他也不用这么纠结了,可以安心的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气氛压抑,司马觉得自己虽然穿越过来没几天,和他们不熟,但还是出来说几句,培养一下感情为好。

    于是,他说道:“要不,我们答应司冦的话,分他们一点粮食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