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二十章 大仇得报

    萧狄离去之后,旁边的仆人忍不住说道:“老爷,萧狄回答的这么顺利,这么坦然,看来他真的没有说谎,看来他确实是被人陷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吧,现在土方一死,死无对证,公说公有理,婆说婆有理,算了,这事不管了,这种事不费点工夫是搞不灵清的。”卫教谕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爷时间宝贵,哪里能浪费在这种小事上面。”那个仆人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反话有没有起作用,在卫教谕的话里,他听不出卫教谕到底有没有在怀疑萧狄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卫教谕突然说道:“不好,我这里少了一钱灵石,一钱豆种灵石,你们谁拿了?现在交出来饶你们无罪。”

    听到卫教谕这么一说,屋里的仆人顿时跪了下来,信誓旦旦的说道:“老爷,小的没拿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不是小的拿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,小的不曾拿。”

    发现丢灵石了,卫教谕的脸上终于失去笑容了,没有了往日的淡定神怡,气急败坏的说道:“不是你们拿的,那是它自己飞走的?你们互相搜,找不出来谁也别想好过。”

    看到平时和善和气和蔼的卫教谕,因为丢了灵石而脸色大变,不顾形象了,可见这灵石对他来说有多么重要。

    被吓得静若寒蝉的仆人们,立刻互相搜起身来,但每个人都搜遍了,地上地下的角落也都找遍了,但还是没找到灵石的踪影。

    看着卫教谕脸上难得一见的阴沉脸,仆人们更害怕了,他们都害怕卫教谕因为丢了灵石而迁怒到他们,到时他们不死也脱层皮。

    只有那个告萧狄刁状的仆人心中有点兴奋,刚才突然福至心灵,明白了卫教谕的意思,只是有点不敢,还没有太大把握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下定了决心,出来说道:“老爷,刚才除了我们,还有萧狄在,既然灵石不在我们身上,那么只可能在他身上了,老爷,您看我们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去找,待在这里干什么?”卫教谕气急败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说完,几个仆人立刻爬起来离开,跑出门外,骑上马往仵作那里跑去。

    来到仵作那里的停尸房,这群仆人二话不说,抓住刚到这里的萧狄,就开始在他身上乱搜,果然,很快就在他衣服里搜出了一钱豆种灵石。

    找到找出赃物了,几个仆人顿时嚣张之极大声骂道:“萧狄,你这个混蛋东西,竟然敢偷老爷的灵石!你小子为了修真,果然是不择手段啊,竟然打起老爷灵石的主意来了。走,去县衙,待革去你县学学仆之职,把你压入大牢好好审审,你除了偷了老爷的灵石外,还偷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原来你千方百计的要来当卫教谕的私人学仆,是为了来偷灵石,难怪你之前散尽家财也要来。今天偷到的一钱灵石,可比你家几千斤粮票值钱多了。”另一个仆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冤枉啊,我没有偷灵石,是你们……你们陷害我的!”自从自己身上被搜出一片指甲盖大小的灵石后,萧狄不停的喊冤,不停的挣扎,可惜没人听他解释,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最后,萧狄被带到了县衙大堂,在赃物从他身上找到的,人证物证确凿的情况下,他被驱逐出县学,压入大牢,等候县令发落。

    自从萧狄被送入大牢后,那个在卫教谕面前陷害萧狄的仆人,在跟着回去回禀了卫教谕之后,就偷偷的又离了开卫教谕府邸,和一个县学学仆找了个秘密地方会谈了一会。

    等他出来的时候,满脸兴奋,同时他的兜里多了一些票子,里面是一叠粮票和布票。

    因为齐国是修真者统治的国家,一切东西都属于国家,所以在凡人世界里是没有钱这种东西,金银财宝在修真眼里是一堆废物,所以它们没能成为流通的钱财。

    因为粮食布匹等等生活生产物资都属于朝廷,所以市面上作为流通的一般等价物是官府发布的粮票布票等票据,手里有了粮票就能到官府开的牙行里换到等重量的粮食。

    修真者作为统治阶级,他们之间用来当做一般等价物的是灵石,在同一品级下,以重量为单位。

    灵石中价值最低的是豆种灵石,十钱等于一两,十两等于一斤,每块豆种灵石的价值按重量计算。

    县学的学费收的也是豆种灵石,一年的学费为一两豆种灵石,交了灵石才能入学学习修真功法。

    当然,朝廷给这些有官身或者为官府办事情的修士,他们发的也是灵石作为报酬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修士,国家也不会忘了他们,按照他们修为程度的不同,朝廷也会发给他们一定重量的原石作为福利。

    原石就是灵石没有切开之前的石头,里面到底有没有灵石,灵石的品质怎么样,大小怎么样,那就看运气了。

    至于灵石之外的其他福利,那当然还有粮食、衣物、房子、土地等等很多东西,总之这些不值灵石的东西绝对会让那些修士满意的。

    那个县学学仆在得知萧狄被压入死牢后,他回去立刻开始活动开了,准备抓住机会顶替萧狄留下来的位子。

    很快,三角眼也得知土方出意外死了,而萧狄被打入了死牢,于是他去县衙活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很快,县衙的捕快们查出了被萧狄掩盖掉的线索,他们查到土方的死因有很大一部分是萧狄造成的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到卫教谕耳里后,他微微一笑:果然不出自己所料,土方的死是萧狄杀人灭口,自己陷害他一下,把他送进大牢,也是为捕快们扫清了查案的障碍,否则萧狄顶着一个县学学仆和自己私人学仆的身份,如果没人去打招呼施压的话,捕快们还真无法对萧狄下手调查,反而会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一笔揭过。

    可惜当时萧狄身为自己的私人学仆,不能向捕快施压,让他们好好调查,如果自己不顾脸面去施压,大义灭亲的话,那以后谁还敢跟自己?

    于是自己只好用丢了灵石来陷害他一下,先剥了他作为自己私人学仆的皮,接下来的事,自然有人会帮自己去办。

    三角眼在搞定了何粮长背后的土方和萧狄后,他顺势把这个案件牵连到了姓何的身上。

    然后他对那些县衙小吏暗示,土方萧狄姓何的三人得罪卫教谕了,所以前面两人都倒了大霉,现在把姓何的整倒就能搏得卫教谕的欢心。

    很快,三角眼的目的达到了,那天,他带了好酒好菜,去坟头祭拜那他死去的一家人。

    “爹,娘,大哥,二哥,三姐,儿子终于为你们报仇了,姓何的已经家破人亡了,他们也快下去陪葬了。”

    三角眼在他那全家人的坟头上,一边歇斯底里的哭,一边歇斯底里的笑,今天是个好日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