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真从挖灵石开始

把本章加入书签

第十八章 弃车保帅

    于是萧狄接着问道:“事成之后,你还做了什么,有没有送东西给他?”

    听到萧狄问这个,土方觉得很奇怪,于是想了想,说道:“为了补偿一下他受伤的心灵,我给了他两斤粮票。”

    虽然土方嘴上是这么说的,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,要不是为了之后顺便帮一下何粮长的忙,那时要先和司马修复一下感情,这两斤粮票自己说什么都不会给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这才是土方当时的想法,但正是因为他贪心,想利用司马一人办成两家的事情,最后被司马有机可乘,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听土方说他给了夏侯两斤粮票,萧狄顿时知道问题出在哪了,那团烟雾看来是出自那张两斤粮票上面了,看来这次真是成也土方败也土方。

    而这两斤粮票就是自己之前送给土方,让他四处帮自己去活动一下关系的活动经费,没想到土方一时心软,送给那个司马一点补偿,最后反而成了证据,这既害了土方,也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也许有人知道了土方利用司马蒙蔽卫教谕这件事,于是他们就在卫教谕那里进了谗言,说自己为了当成他的私人学仆,故意通过土方找司马扮成反面人物,从而衬托出自己,三人一起在卫教谕面前演了一出戏,从而骗过了卫教谕,让自己得到了卫教谕的青睐。

    这件事自己虽然事先有点怀疑,但自己真的不知道,知道其中内幕的就只有土方和事后猜出一点端倪的司马。

    土方他自己知道欺骗卫教谕这种事的严重性,不可能说出去,能说出去的只有是司马,看来这事是司马找到了帮手,在向自己和土方报复,土方当时真不应该手软啊。

    同时粮票最后是交给司马的,而它现在落到卫教谕手里,那么陷害自己的人中间,司马肯定就是其中之一了。

    但是,司马这种乡野村夫,不可能接触到卫教谕的,靠他自己是没能力陷害自己的,那么又是谁在他背后,为他出谋划策,或者说帮他来陷害自己?

    萧狄想了想,自以为马上猜到了,肯定是那几个竞争失败的县学学仆,他们要把自己搞下去了,才能空出一个位置来,他们好趁机上位,他们有动机也有能力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自己改变卫教谕对自己的怀疑要紧,没功夫找他们麻烦了,关键是现在该怎么向卫教谕解释?

    要是老实说吧,土方做的这一切,确实有算计卫教谕的嫌疑,要是就这么说了,土方肯定会遭殃,同时还会连累到自己,怎么办呢?

    时间急迫,卫教谕还等着自己回去解释,于是萧狄带着土方上马,一边往卫教谕家走去,一边开动脑筋想办法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说卫教谕找我干嘛?”土方骑在马上问道。

    听到土方的问题,萧狄心中犹豫,在考虑要不要老实告诉他,正所谓一人计短,两人计长,你的事情发了,你还是赶快想想办法吧。

    萧狄正要说话,土方自以为猜到,迫不及待的,喜形于色的说道:“兄弟,不会是你刚当上卫教谕的学仆没几天,你就得到了他的青睐,于是你就向他推荐了我吧?”

    看到土方高兴的样子,萧狄心中一片烦躁,推荐个毛啊,不知死活的东西,你不仅自己要倒霉了,还要连累我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恼怒,之前向他告知详情的想法,萧狄瞬间没有了,反而试探起了土方,于是说道:“是啊,我推荐了你,于是卫教谕要见你。他见你的时候,也许会问道我以前的事情,那时你会不会帮我隐瞒,把责任自己一个人扛下来?”

    听到萧狄说推荐了自己,土方很高兴,但一听后面的话,他又有点摸不着头脑,于是不解的反问道:“以前的事?我们以前有什么事不能对卫教谕说的?”

    萧狄看他想不起来,于是提醒到:“比如说三年前的事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土方就差点翻脸了,三年前的那件事如果让卫教谕知道,确实会对自己和萧狄不利,但那事是萧狄做的,自己只是在傍边打了一个下手,而他现在要自己扛下来?

    对不起,休想!

    土方很想一把把这个好处他全拿,黑锅自己背的家伙拉下马揍一顿,但一想到他现在他贵为卫教谕的私人学仆,于是只好生生忍了下来,他这才发现自己交友不慎。

    土方虽然不说话,没表示答应,也没表示拒绝,但萧狄已经从他脸上看出他其实已经是拒绝了。

    要是三年前的那事,他也不帮自己扛,那么前两天戏耍卫教谕这事比三年前的事严重了十倍,土方肯定会把责任推到自己身上,那自己刚成为私人学仆,屁股都没坐热,就要滚蛋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,萧狄心中打定主意,绝不能让土方见到卫教谕,否则他到时把责任往自己身上一推,自己本来是不知道这事,一切都是土方揣摩清楚了卫教谕的心思,把准了他的脉搏,先像耍猴一样耍了他一下,然后利用了他的心里弱点推自己上位的。

    要是被卫教谕知道,自以为能掌控全局的他,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了,土方和自己绝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这一切虽然都是土方揣摩出来的,也都是他干的,但自己是最大的受益者,到时像他这么了解卫教谕的心思的人,要想把自己掰出去,肯定会反口一咬,把责任都推到自己头上,说这一切都是自己主使的,到时自己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不行,不能让他见到卫教谕,把责任都推卸到自己身上,必须把所有的罪责都让他一个人扛下,并且无法开口为自己狡辩。

    一路上,萧狄眼神闪烁,寒光四射,可怜身边的土方,为了帮萧狄得到私人学仆的位子,离修真大道更近一步,冒着天大的危险,去现在研究卫教谕的性情,揣摩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最终土方发现了他在一副笑脸之下的真面目,摸清了他的心思,从而为萧狄想出了用反衬的方法让他得到了卫教谕的青睐。

    为萧狄成为修真者跨出了另辟奚巧的一步,但他万万没想到,萧狄一遇到别人的陷害,他先想到的不是把事情告诉土方,大家一起想办法,而是想弃车保帅,先保住自己再说。

    (ps:本来是想写的就像严嵩摸准了嘉靖的心思,让他自以为能掌控全局,但事实上却被别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那种感觉。但回过头来一读,发现自己笔力不够,写不出来啊,伤心……)